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PH 露加】QA混更

Q:假如你的本命CP在很久很久一段時間被強制隔開,那麼相見後誰會比較哭得死去活來?誰會安慰對方?還是抱著互哭呢?

  覺得國家見面次數應該都不多,然後這兩人會認識感覺多半有很糟的開頭(……)惡性綁架或打架,溫馨也行,但可能只是給彼此留下好印象,好印象是類似這種的:

  「你的眼球好漂亮,有兩只,能給我一只當紀念嗎^L^?」

  馬修一開始會很害怕,但幾次相處後也習慣了。畢竟國家是這麼多人的意志、歷史和血攪和成的存在,有點異常反倒是正常。

  就算確認關係後,一年能私下見面也只不過幾;有時遇到災難甚至戰爭,間隔的時間就要以年來計算了。

  又是一次長時間的分離,他們在某國際會議上見到彼...

【APH 法加】QA混更

Q:假如你的本命CP在很久很久一段時間被強制隔開,那麼相見後誰會比較哭得死去活來?誰會安慰對方?還是抱著互哭呢?

  法蘭西斯去打仗時小時候的馬修抱著他嚎啕大哭;後來法蘭西斯把馬修帶到亞瑟家,只大一點的馬修低頭小聲抽噎;長大後馬修送已是戀人關係的法蘭西斯到機場,就已經不會哭了,淡淡笑著,天生有些下垂的眉眼總給人感覺很寂寞。

  法蘭西斯想,現在看起來更寂寞了。

  「——這是先生的機票、護照,啊,水壺裡的液體還沒倒掉,我待會拿去……」

  「馬修。」

  「是,先生?」

  「親愛的、」

  「先、先生?」

  「小蜜糖、寶貝、法朗索爾家的小蜜蜂——」

  「先先先生?怎麼了...

【APH 露加】文字創作四十題1-20

※本文CP為APH的俄羅斯(伊凡·布拉金斯基)×加拿大(馬修·威廉姆斯)。

※多篇架空,有惡搞向也有血腥描述,請自行避雷。


01. Prologue(序言;序詩;開端;序幕)

  一切源自他對遮住雙耳雙目的逃避者發出第一聲嗤笑。

  「再這樣下去的話,什麼都抓不住哦。」他望進那對比自己更淺一點的紫色眼睛,「反正最壞的結果也只是兩手空空,何不抱著被砍斷雙手的覺悟瘋狂一次?」


02. Xanthe(桑席)

  「X……桑席……」伊凡垂著眼,將舌輕咬在兩齒之間,手指劃過影印紙上X開頭的名字,「新角色?」

  「希臘人。」馬修頭也不抬地打著...

【APH 架空 米加】短打四則

明明沒寫什麼一直被說有敏感詞XDDD


【APH 米加】短打兩則

※本文是APH延伸文,CP為美/國×加/拿/大(阿爾弗雷德‧F‧瓊斯×馬修‧威廉姆斯)。

※四、五年前的舊文,兩篇合成一篇。


1-馬修,你爲什麼要戴眼鏡?


  「我不了解你想問什麼。

  「我不認爲眼鏡這種話題有什麼好談的……不就是一件工具嗎?

  「阿爾,我沒時間和你耗……不、我沒有要忙什麼,只是,我不喜歡這樣的談話方式。

  「嗯,是不習慣沒錯。

  「如、如果你認爲我戴上眼鏡是爲了與你相似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阿爾,我不懂你在想什麼,一直以來都是!這只是副眼鏡,僅次而已。

  「並沒有!如果你想與我談話,我願意,但請你不要咄咄逼人好嗎……你到底在暴...

【APH 露加】二十字微小說

※本文是APH延伸文,CP為俄/羅/斯×加/拿/大(伊凡‧布拉金斯基×馬修‧威廉姆斯)。

※四年前的舊文,我把兩篇合成一篇了。

以下是二十字微小說規則: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大功告成,發文。


Adventure(冒險)

他們的交往是場冒險,如履薄冰——在依凡輕舔他斷裂的手指時他猛...

【APH 架空 法加】暖暖‧04

※本文是APH架空延伸文,CP為法加。

※12年ALL加合本的稿子。

04繽紛之歌

   Love in your eyes 
  (你眼中充滿愛意)

  Sitting silent by my side 
  (靜靜的坐在我身旁)

  Going on Holding hand 
  (沿途牽著你的手)

  Walking through the nights 
  (漫步整個晚上)

  ……

  《Proud Of You》(作詞/曲:陳光榮)

  似乎只是筆尖撫過紙面的瞬間,很快的,星期六的約定已經來臨。

  馬修如往常一樣提早到了約定的地點,事實上他是很容易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