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黑水晶中心】「我」

※黑水晶中心,小片段、無劇情。

※或許會捏到68話的劇情。


「我到底是誰?」

在安靜的時候,一個人的時候,內心總可能浮出這個問題吧?對於自我的定位,追求的目標,和一點一點累積起來重視的一切,構成了現在的「我」。於是當問出「我是誰」時,這些答案就會同時間湧現出來了。

我是誰?

我是……

「我是郭斯特。」

他聽見自己說,外面的自己。嗓音輕柔拖沓,像下一瞬就會消失在風中。他們這些寶石人從沒搞清楚自己說話是如何發聲,但或許是透過某種共鳴。體內的他在聽見「我是郭斯特」這句話的同時,感到一陣微小的震動,麻麻癢癢,隨即歸於平靜。

於是體內的他也跟著說了一次:我也是郭斯特。

但因為他在裡...

【寶石之國 架空 黑+幽】殺手與駭客Paro

※很短的復健,突然想到的中二架空設定。大抵上就是被拉碧斯訓練長大的黑幽雙子,在拉碧斯被誣陷逮捕後試圖劫獄的故事,和警政署展開了對抗。但不斷給警政署添麻煩的途中兩人認識了菜鳥刑警法斯法菲萊特,本來想利用對方獲取情報,但三人在追查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發現警政署不是真正的敵人,還存在幕後黑手。隨著警政署的前輩相繼失蹤,最後的死亡警告竟落到法斯三人身上,迫不得已凱恩格姆只好帶上郭斯特和法斯開始逃亡;這時牢裡沉寂已久的的拉碧斯竟托獄醫露琪爾傳來求救訊息……這樣的故事,但不會有後續(


  凱恩格姆從窗戶爬進屋裡時,郭斯特還坐在電腦桌前,沒開燈,身上一件薄薄的襯衣,電腦螢幕的藍光照亮他的臉,工學設計的四輪...

【寶石之國 磷黑】寶物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黑水晶。

※摸魚短打,流水帳、OOC。

  「說起來青金岩的頭髮總共有十五萬根,不算零頭的話。」有天磷葉石這麼說,對著一小窪積水順了順髮尾,沒什麼表情,「雖然削短了,但髮量還是很多的。是因為這樣讓微小生物的含量特別高、青金岩才會特別聰明嗎?」磷葉石又說,聲音漸低,聽起來更像自言自語。

  「你數了啊。」黑水晶躺在附近一塊比較乾的地面上,半闔眼,透過睫毛能看到磷葉石的背影。

  「待會又會下雨,空氣中濕度很高。」後者答非所問,反手做了一個撩頭髮的動作,即使他什麼都沒撩到,「我們回去吧?」

  黑水晶說:「照你這樣說,最聰明的應該是黑鑽石。他的頭...

【寶石之國】磷葉石+黑水晶雜談/其他

※毫無生產力只能先記梗,有磷黑磷CP腦濾鏡。歡迎聊聊或拿去寫……(沒有人

最近在想黑水晶說「把我當作安特庫也沒關係」這句話,對法斯的意義是什麼。

在想黑水晶能讓法斯振作起來,其實很需要機緣巧合,甚至可以說不是黑水晶就不行。

在其他人都對失去同伴感到理應接受的時候,沒人想到對法斯來說是第一次直面失去這件事。

失去郭斯特跟失去安特庫的差別在哪呢?一樣都是法斯的搭檔,也都讓他感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和懊悔,除了先後順序外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還有黑水晶留下了,郭斯特的半身。

可以想像在失去安特庫之後法斯是一直自我譴責的,安特庫不斷在他夢中出現,他無法入睡。

他可能想像安特庫在責怪他沒能及時拯救(即...

【寶石之國】短打十則

※全員、磷葉石中心、鑽石組、圖書館組。

※有提到漫畫進度、私設、舒壓用、不太嚴謹。


1-欺騙

  其實磷葉石剛出生沒多久時,常被年長的寶石欺騙。

  他們會牽著他的手走到望海的崖邊,不顧磷葉石喊著「好累啊、渾身沒力氣啦!」,執意要看天上的星星。

  「小磷啊,天上那些圍繞著月亮的星星們,就是被月人抓走的寶石變成的哦。」

  「嚇!真的?」

  「當然是真的,所以你要小心,月人還缺一顆薄荷綠的星星。」


2-真相

  多年後磷葉石知道星星並不是寶石變成的,但他偶爾會希冀如此,那樣的話,至少抬頭就能看見。


3-打牌之一

  青金石是牌桌上常勝的贏家,贏得越多笑的越歡...

【寶石之國 磷黑】結束百年沉眠後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黑水晶。

※OOC、流水帳。

  四方格窗的玻璃擦的透亮,陽光斜照進來,讓青金石的長髮閃閃發亮。幽靈水晶和黑水晶常驚艷於那人的美麗,他們——那時候還是「他」——常目不轉睛地看著,不只是頭髮或面孔,青金石整個人都是閃閃發光的。

  現在,那頭長髮還是一樣美麗,但掀起長髮的手卻屬於磷葉石。磷葉石笑著說自己現在有張美少年的臉啦!

  黑水晶想像平常一樣伸手揍他,卻聽見自己低聲說了「回來就好。」

  「嗯?」磷葉石偏頭,用疑惑的表情看他,大概是沒聽清。

  「沒什麼。」黑水晶木然回答,轉頭率先往外走,走出幾步,才揚起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啊...

【寶石之國 磷黑】夢與破碎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黑水晶。

※寫點想到的畫面。

  磷葉石沒有喊他安特庫,沒有喊他郭斯特,但也沒喊黑水晶。

  硬度約略只有二的金銀合金手在碰觸到硬度七的他時,極具延展性地灘成一大片,細細密密填滿他髮絲間的細縫,甚至要漫進他的耳孔。他感受到觸碰與壓力,磷葉石的臉離他極近,那雙屬於青金石的藍金色眼睛半闔,雙唇微張,像是欲睡,又像在夢囈。

  黑水晶仰躺在地上,磷葉石一膝壓在他腿間的縫隙——硬度七的腿,黑水晶想,合金手臂、硬度五的腦袋和三半的軀體,如果青金石在的話,定會撩動那頭長髮,用饒富趣味的表情道「真是一艘忒修斯之船![1]」——他連推開對方都做不到,只怕太過用...

【寶石之國 磷黑】替身

※本文CP為磷葉石×黑水晶,雙向替身前提,雷者慎。

  在黑水晶獨自冬巡的第二年,紅綠柱石想起要替他做新制服了,就問他有沒有特別想要的樣式或需求。

  黑水晶本來想回答隨便的,做衣服的人開心就好,但一轉念突然又改口了。他低聲回答,「白色,長袖上衣。」

  紅綠柱石非常開心,他還沒做過長袖的制服呢!一定很有挑戰性。

  會這麼回答,是因為他想起磷葉石有次說過,過去南極石都穿著白衣冬巡,非常帥氣。

  『之後我跟你冬巡,也請紅綠柱石幫我們做兩套。啊,不過我們要記得做長袖呢,不然雪落在身上總會粘走不少白粉,冬天又不開白粉花。南極石前輩他穿短袖是為了保持低溫,才能凝的更堅固……』...

【寶石之國 黑水晶中心】 瘋人夢語

※本文為黑水晶+幽靈水晶+磷葉石,無cp。過去劇情捏造、ooc。

※會提到漫畫約四十話的劇情。

  黑水晶感覺自己在崩壞破碎,被包裹在華美而沉重的流體中,逐漸被輾為齏粉。

  「磷……」他縮了一下身,避免臉部也被合金壓碎,「磷葉石!」

  「不想再失去誰了……」被喚名的人聲音飄渺,彷彿身在夢中,「南極石,幽靈水晶,無論是誰,都不想失去了……」

  黑水晶楞了一下,就聽見外邊一片兵荒馬亂,好像是幾個寶石圍著磷葉石勸,要他放黑水晶出來。

  不會有效果的,黑水晶想。他周身屬於磷葉石的合金流體不斷扭曲,撞碎他的腳尖,又壓扁他的手指。他看著,晶體表面閃閃發亮的。

  他很清楚磷葉石現在的...

【寶石之國】小段子和存梗

※一些隨手筆記,漫畫進度61。想到就寫,想到就刪。

※CP很雜。大概是青金石←幽靈水晶/黑水晶+磷葉石→←辰砂,然後鑽石組。

1-關於每個人

  想被需要,不想總是給身邊的人帶來麻煩與傷害。每個大概都是這樣的吧。

  想要存在,而且確認自己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存在;如果無法確認的話,就只能終日惶惶不安。

2-關於老師

  對月人來說是解脫,對老師而言大概卻是無止盡地摧毀與滅亡。他唯一無法毀壞的只有毀壞一切的自己,那是多麼令人絕望的事。

  寵愛寶石人或許是因為他們讓老師感到自己有除了毀壞以外能做到的事。但寶石人們還是因為自己而毀壞了。觸碰的東西都會消失,寶愛的感情都會斷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