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銀魂 晴道】短打三則

※本文CP為銀魂的結野晴明×巳厘野道满。


1-如畫


  巳厘野道满散著一頭及腰黑髮在長廊上箕坐,春櫻飄落,他一手捧著半碗溫酒,另一手輕搖折扇,暗想自己此刻的身姿可謂美如畫了。如果克莉絲蒂能看到就好了,說不定她會哭著求他復婚呢!哇哈哈哈哈——道滿在心中大笑,興致極好地喝了一大口酒,然後被嗆的咳嗽不止。

  「要、要死了……」好不容易將誤入歧途的酒水咳出來,道滿倒在地上呼呼喘氣。慶幸的是沒有任何人看見他的糗態,否則道滿本來就不太讓人信賴的巳厘野家主之位,恐怕又將被人質疑吧。

  幸好沒有任何人看見,幸好……

  「道滿,你又在搞什麼笑?舊疾復發?」

  「……晴、晴...

【銀魂 萬山】短打三則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1-看見


  「越不起眼越好。」他嘟囊著,「我可是監察。」

  河上萬齊看了他一眼,心裡暗自好笑。他知道山崎退並不是真的不在意,但口中說的卻是實話——希望得到重視卻要必須被忽視,這是山崎退一直以來的矛盾處境。見他還在顛來倒去的說些也不知道在說服誰的、他理應不起眼的理由,河上萬齊伸手揉揉山崎的頭髮。

  「嗯?」

  「看的見。」他誠懇地告訴他,「沒有不起眼,我一直都看的見。」


2-平衡


  河上萬齊並非沒想像過站在山崎退身旁,朝同個方向舉起刀的場景。然而他的理性總以堅定的力道敲打他過於感性的那一部分,極端,理性與感...

【銀魂 萬山】午後片段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依舊流水帳無文風慎,然後我覺得好短……


  走著,走著。

  究盡為什麼要繼續走下去呢?

  若真能走到盡頭,會遇上什麼呢?

  然後,有人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他停下腳步,回過頭——

  「早安……」山崎退踢掉被子,坐起身後大大的伸了個懶腰。

  「早安。要吃午餐嗎?」河上萬齊推過餐盤,平淡語氣如常。

  「已經中午了?」山崎驚訝的問道,看來昨晚硬撐著看完「全員真選組[1]」 果然是個錯誤的決定——況且那部真選組的介紹影片竟然沒拍到他!整部長達兩小時半的午夜節目就在副長和沖田隊長一邊互毆一邊暴走砍人...

【銀魂 萬山】風雨同路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標題跟同名歌一點關係都沒有。一貫的OOC、無文風和無劇情流水帳慎入,但還是請多指教了!


  我們是雨中的同路人,而目的地仍是未知數。

  「夏天喝熱湯真的好熱啊,Just we先生,難不成這就是成為男子漢的考驗嗎?」山崎退雙手捧著冒熱氣的湯碗斜靠在牆角,略帶疲倦的雙眼仍炯炯地戒備著,長時間保持低頭的動作讓他的頸部發僵,卻成功使散在額間的黑髮遮掩他不起眼的容貌,「……不過,會成功的。」他喃喃自語。

  引下最後一口淡而無味的米湯,他將湯碗隨手置於一旁,不遠處暫時身為他的「老大」的壤夷志士——但就山崎這幾日的觀察,這群自封「有志...

【銀魂 萬山】早餐時間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依舊無劇情流水帳短打慎入。


(08:07)

  山崎退整整衣領,將刀掛在腰間,當然也沒忘記羽毛球拍。他推開囤所的木門走上街道,今天輪到他巡視城鎮。

  但他還有另一件事要做。

  「萬齊還沒到嗎……」站在離囤所稍遠的地方等待著,山崎退沒有戴手錶的習慣,因此他拿出手機看了時間。八點七分,或許是在路上耽擱了?

  真難得,那麼認真的人竟然會遲到。他露出淡淡的笑容,抽出羽毛球拍開始了今日的揮拍練習。

  遲到的往往是自己。揮出第五拍,山崎退一邊想著一邊尋回揮拍的手感。他常因睡過頭、不甚將時鐘倒過來看或突如其來的蛋黃醬購買令……等等...

【銀魂 萬山】簡訊數則

※本文CP為銀魂的河上萬齊×山崎退。

※流水帳。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日安。

(7:03AM)

八點左右在下將經過屯所。


來自:山崎退 標題:無。

(7:20AM)

抱、抱歉,沒有及時回復你,睡過頭了被所長打的好痛啊。(笑

真剛好,八點是要去巡邏的時間。


來自:河上萬齊 標題:早餐?

(7:21AM)

一起吃?


來自:山崎退 標題:你回復的好快=v=

(7:25AM)

好啊,今天屯所的早餐又是蛋黃醬蓋飯了……

早餐就是要吃的營養點啊!總是吃這種東西都沒有力氣揮拍了。

待會見。


來自: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