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磷辰磷】關於他們的三次失敗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可能會提到漫畫61話的劇情,後續劇情捏造有。沒有邏輯的傻白甜,惡搞崩壞OOC。

  磷葉石和辰砂第一次嘗試接吻失敗了。

  他們還記得那時候剛對彼此坦誠心意,寶石人不懂什麼親密,對他們來說互相碰觸就可能意味著傷害。但內心那股渴望接近對方的慾望蠢蠢欲動,那種感覺就像在草原奔跑時鼠尾草拂過腳踝(有些寶石人特別討厭那種麻麻癢癢的感覺,因此會穿上襪子),然後現在,是拂在心上。

  「你,你冷靜點別再靠近我了。」辰砂轉開臉,身後的水銀液隨他心情浮動,「我沒辦法完全控制這些液體,特別是現在……喂,就說了別過來,會沾到你身上的!」

  「不然這樣好了,...

【寶石之國 磷辰磷】等待的盡頭

※漫畫進度52話,試寫抓作品手感。沒有重點的流水帳。

※本文CP為磷葉石/辰砂,無差。


  等待,讓靈魂生鏽。[1]

  辰砂漫步在虛之岬,此岸向北,清晨的陽光從右手邊浮泛過來,入目的花草都沾滿金光。他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謹慎,就算腳步輕盈,仍擺脫不了那種小心翼翼的感覺。銀色的液體在他周身飄散,這是毒;他無意識地操控著自己身體液態的那部分,這是毒;在即將接觸到生物時神經質地催使它們移開,這是毒;閃閃發光、閃閃發光、閃閃發光,有毒的液體卻如所有其他金屬同樣美麗閃耀。

  「巡邏整晚,白天也不睡嗎?」讓人舒適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辰砂頭也不回,將周身的所有水銀聚攏,並說,「請不要突然出現...

【寶石之國】小段子和存梗

※一些隨手筆記,漫畫進度61。想到就寫,想到就刪。

※CP很雜。大概是青金石←幽靈水晶/黑水晶+磷葉石→←辰砂,然後鑽石組。

1-關於每個人

  想被需要,不想總是給身邊的人帶來麻煩與傷害。每個大概都是這樣的吧。

  想要存在,而且確認自己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存在;如果無法確認的話,就只能終日惶惶不安。

2-關於老師

  對月人來說是解脫,對老師而言大概卻是無止盡地摧毀與滅亡。他唯一無法毀壞的只有毀壞一切的自己,那是多麼令人絕望的事。

  寵愛寶石人或許是因為他們讓老師感到自己有除了毀壞以外能做到的事。但寶石人們還是因為自己而毀壞了。觸碰的東西都會消失,寶愛的感情都會斷絕。...

【寶石之國 磷辰磷】「想要。」

※繼續清腦袋。會寫到約61話的劇情,私設有。亂七八糟的東西。

※本文CP為磷葉石/辰砂。在我這邊+是組合、×是cp、/是cp無差。

  辰砂的頭髮結晶非常漂亮,真想碰一碰。

  磷葉石忍不住想,然後稍微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在去趟月球後他發現自己身上產生許多變異,除了遭替換的珍珠眼球外,他的皮膚就算碰水或擦撞也不會斑駁掉粉;不知道是月球、珍珠眼球、青金石的頭亦或所以一切加總起來的影響,磷葉石的思考更為理智、情感卻鮮明的近乎狂躁,如暴風雨來臨時的海濤,沒有方向地翻騰湧動。

  他不可能對這些變化視而不見,但該做該思考的實在太多,月人只有給他不到一個月的時限,他像是夾在理智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