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寶石之國 架空 磷辰磷】少年終末旅行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少女終末旅行PARO,設定上可能有改動。簡言之就是兩個人在人類幾乎滅絕的廣大末日旅行的故事。性別不要緊,只是想讓標題和原作有區別。

  履帶摩托車的狀況不太好,辰砂下車察看時,法斯法菲萊特正抱著他的栓動式步槍坐在行李上晃腿。等辰砂清除了卡在輪胎裡的碎石,坐回駕駛位試著重新發動時,法斯還是坐在原位晃腿,試圖把落在鞋尖上的雪渣給甩掉,然後他整個人一下就被排煙管冒出的大量黑煙吞沒了。

  「咳、咳咳……好臭……」

  「誰讓你都不幫忙。」辰砂淡淡回他一句,語氣中倒也沒埋怨的意思,就是習慣說說罷了。等他終於兩人唯一的代步工具動作起來後,才幾不可聞地...

【寶石之國 架空 磷辰磷】紅色指彩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記個想寫的架空設定,社會人辰砂和美術生法斯,兩人是同居戀人,有些微的轉生設定但不重要。傻白甜,OOC預警。

  「又是紅色?」

  「紅色適合辰砂嘛。這次是威尼斯紅,飽和度比較低,是一個很溫暖的顏色哦。」法斯執起戀人的手,垂眸為對方塗上指彩。

  辰砂任對方塗抹,表情有些害臊,嘴上還是故作強硬地說,「不管是怎麼樣的紅都太招搖,公司的同事每次都問——」

  「咦,為什麼會問?問指甲油牌子嗎?」

  「才不是。」辰砂說,「畢竟我土氣又無趣,是個不善打扮、不善和人交流、死氣沉沉的人。這樣的人卻仔細護理指甲並擦上指甲油,本來就惹人非議。」

 ...

【寶石之國 磷辰磷】關於他們的三次失敗

※本文CP為寶石之國的磷葉石/辰砂,無差。

※可能會提到漫畫61話的劇情,後續劇情捏造有。沒有邏輯的傻白甜,惡搞崩壞OOC。

  磷葉石和辰砂第一次嘗試接吻失敗了。

  他們還記得那時候剛對彼此坦誠心意,寶石人不懂什麼親密,對他們來說互相碰觸就可能意味著傷害。但內心那股渴望接近對方的慾望蠢蠢欲動,那種感覺就像在草原奔跑時鼠尾草拂過腳踝(有些寶石人特別討厭那種麻麻癢癢的感覺,因此會穿上襪子),然後現在,是拂在心上。

  「你,你冷靜點別再靠近我了。」辰砂轉開臉,身後的水銀液隨他心情浮動,「我沒辦法完全控制這些液體,特別是現在……喂,就說了別過來,會沾到你身上的!」

  「不然這樣好了,...

【寶石之國 磷辰磷】等待的盡頭

※漫畫進度52話,試寫抓作品手感。沒有重點的流水帳。

※本文CP為磷葉石/辰砂,無差。


  等待,讓靈魂生鏽。[1]

  辰砂漫步在虛之岬,此岸向北,清晨的陽光從右手邊浮泛過來,入目的花草都沾滿金光。他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謹慎,就算腳步輕盈,仍擺脫不了那種小心翼翼的感覺。銀色的液體在他周身飄散,這是毒;他無意識地操控著自己身體液態的那部分,這是毒;在即將接觸到生物時神經質地催使它們移開,這是毒;閃閃發光、閃閃發光、閃閃發光,有毒的液體卻如所有其他金屬同樣美麗閃耀。

  「巡邏整晚,白天也不睡嗎?」讓人舒適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辰砂頭也不回,將周身的所有水銀聚攏,並說,「請不要突然出現...

【寶石之國 磷辰磷】「想要。」

※繼續清腦袋。會寫到約61話的劇情,私設有。亂七八糟的東西。

※本文CP為磷葉石/辰砂。在我這邊+是組合、×是cp、/是cp無差。

  辰砂的頭髮結晶非常漂亮,真想碰一碰。

  磷葉石忍不住想,然後稍微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在去趟月球後他發現自己身上產生許多變異,除了遭替換的珍珠眼球外,他的皮膚就算碰水或擦撞也不會斑駁掉粉;不知道是月球、珍珠眼球、青金石的頭亦或所以一切加總起來的影響,磷葉石的思考更為理智、情感卻鮮明的近乎狂躁,如暴風雨來臨時的海濤,沒有方向地翻騰湧動。

  他不可能對這些變化視而不見,但該做該思考的實在太多,月人只有給他不到一個月的時限,他像是夾在理智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