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獵命師 螳賽】異鄉人

※其實沒寫完,但文力不足……強制FIN。(遮臉跪

※歌詞為鐘樓怪人歌劇中的<非法移民>。


  ——我們是異鄉人,非法移民;男男女女,無家可歸。

  螳螂的頭髮又留的更長了,這是很自然的,但看在其他人眼中總有種奇異的感覺。吸血鬼的時間永遠停滯在轉化的那一刻,只能從長長的指甲和頭髮、或者不斷增加的新傷舊疤,來感受一點時間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痕跡。甚至他們連疤都很少會留下,畢竟吸血鬼的復原能力好,新層代謝又快,真能留下疤的大都是挺有紀念價值的大傷口,你死我活、死裡逃生。

  剛認識的時候螳螂亂糟糟的馬尾放下來大約垂在肩下兩、三公分處,他說幾年來都是這樣,他的好徒兒看不下去的時候就...

【獵命師 螳賽】短打四則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1-片段


   某些微涼的夜晚,螳螂會一言不發地捧著血袋坐到賽門貓身旁,老沙發嘎吱輕喊並凹陷下去,調低音量的電視重播著星爺的經典電影,他們之間的距離不遠不近,然後螳螂會藉歪頭咬破血袋的動作讓兩人的肩頭自然靠在一起,啜飲鮮血後,他抬頭告訴賽門貓AB型的血最美味。

   賽門貓總會垂著眼睫,像包容著一個連惡作劇都稱不上的三流把戲,說,哦,我嚐嚐。

   他們用唇與舌交換鮮血的甜腥味,直到屬於他人的液體被舔的一點也不剩,當賽門貓按在他後腦的手指拉扯他的頭髮時,螳螂才會依依不捨地分...

【獵命師 螳賽】無望/求之不得(微慎)

※沉悶/OOC/無劇情/病態可能有。

※螳賽十題之六。


  賽門貓從來沒答應過螳螂的告白。事實上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算不算告白過,他只是一再把心掏出來,告訴賽門貓,你看,它是紅色的,它還撲通撲通地跳著。

  那又怎樣呢?賽門總用這樣的態度回答,狀似藐視,但他卻總認為賽門沒有這樣的意思。賽門貓這個人吶,膽大到連死都不怕,為兄弟捨去生命那是一句話也不用多說的;但他卻同時是個膽小鬼,失去太多,痛得太過,才自欺欺人地對自己也對別人說:我的心是死的,它沒有感覺,再也不會受傷害。他「那又怎樣呢?」的態度只是為了告訴螳螂,再跳的是你的心,不是我的。也或許吧,這只是螳螂自己為是的誤解,至少...

【獵命師 螳賽】互利/不言愛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我先自首,我在寫這一篇的時候很想寫廢話,所以廢話很多。然後招式都亂編的。


  螳螂的馬尾被扯的鬆了開來,兩三捋黑髮糾纏在賽門貓指尖,剩下全披散在他的背部和肩膀——他就是因為髮量多,馬尾才會長年處於爆炸狀態,當然不愛整理也是原因之一——繫髮的紅繩落在床上,而螳螂的手則環在賽門的腰上。

  緊貼在一起的雙唇慢慢分開,賽門貓半睜著眼,表情有點恍惚。

  「Fuck……」他低聲說,「太久了。」

  「我覺得還不夠。」螳螂微笑,「肺活量還得多練練,老友。」

  賽門貓將之視為一種挑釁,然後兩人又打架打了一下午。

 ...

【獵命師 螳賽】耽溺/溫水青蛙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不喜勿入。

※有點搞不清楚時間軸設定在哪裡,寫的有點零碎,不過應該是臥底魚窩阿海說了他自己的故事之後的事情,不過寫著寫著又感覺有BUG。私設定有。

※螳賽十題之四。


  ——最脆弱的,是擁有太多的人,因為他們總擔心失去。


  賽門貓一直記得那個廣為流傳的實驗。

  將一隻青蛙放進緩慢加熱的水中,一開始,青蛙會一如往常的游著。直到水加熱至青蛙無法忍受的熱度時,青蛙卻早已無力越出水中、最終被煮沸的水活活燙死。(註一)

  不知為何,他知道自己恐懼著這個實驗背後所代表的寓意。

  他——絕不能成為那隻倒楣而愚蠢的青蛙

【獵命師 螳賽】印記/夜不笙歌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螳賽十題之三。


  今夜的上官組,似乎異常有幹勁。

  張熙熙畫好底妝,在臉頰、鼻樑兩側和眉骨下方打上陰影,讓端正的五官看起來更為深邃;接著細細描繪精緻的眼線,眼尾一勾,帶出貓樣的慵懶與魅惑;淡紫、深紫,最後渲染一點奢華的金,整體裝面呈現一種神秘且迷人的氛圍,如同黑夜。

  阿海豎起長風衣的領子,將稚氣的臉遮掩在陰影下,只露出一對老成的眼睛;頭髮用髮膠抓亂,帶點叛逆不羈的氣質。

  佳芸也把她那頭短髮重新抓過,噴了兩三種亮眼的顏色;素著一張臉,只擦了點粉橘色的唇膏,就讓她顯得容光煥發。她身穿某不知名地下...

【獵命師 螳賽】道歉/三思而後行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不喜勿入。

※螳賽十題之二。


  約略狂奔了三個小時,賽門貓才如滑壘一般臥倒在地,沙質的地面被他倒地的衝擊力道滑出一挖淺淺的坑,很快的就被雨水填滿。

  沒想到自己也挺能撐的。自嘲地轉了轉幾乎失去知覺的腳踝,他一使力將臥倒之姿改為仰躺,很不雅觀地張大嘴巴讓雨水滋潤乾燥的喉嚨。

  「……這個模樣,真難看。」嗓音嘶啞,賽門貓以兩臂撐起傷痕累累且因疲憊而發出嚴重抗議的身體,旋轉左肩(稍微有點燒傷的),然後是右肩(在轉動的同時血液至少噴起十公分),再來將腦袋往後一仰,僵疼的頸部發出「喀喀」的聲音,稍有舒緩。

  落雨的天空好...

【獵命師 螳賽】原因/無須理由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螳賽十題之一。

  「我實在很想看看,鍛鍊五百年後的螳螂拳,會強的多麼驚天動地。」

  那名永遠保持從容微笑的男人,是這樣說的。

  是夜,城市一盞一盞滅了光明,大多數良民都走入睡眠。還睜著眼的只剩下電視電腦前的夜貓子、號稱到半夜才會被靈感大神寵召的作家,還有蠢蠢欲動的犯罪者。

  而最理所當然的存在,就是夜的居民。

  吸血鬼

  賽門貓在高高低低的屋頂上跳躍移動,目光如電地緊盯跑在前頭的目標。

  跑了十五分鐘,兩人的速度仍未減緩。

  今夜他的狀況很好,說不定,有贏的機會。

  想到這裡,他猛地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