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夢

1-

  西昂近年來最常做的三個夢:第三位,一片黑暗中,有個聲音對他不斷呢喃,「你做的很好」;第二位,左手朝遠方伸出,右手緊握著刀,隨即將左手斬斷,如此重複無數次直到醒來;第一位,他疲憊地瞇著眼躺在棺材中,今日天氣晴,陽光燦爛。有人在他的耳畔別上白百合,並摸摸他的頭髮。


2-

  克萊爾幾乎不做夢,在他成年人的身體裡裝著一顆孩童的心,就像裝滿五彩糖球的玻璃罐一樣,如果溫柔地晃晃罐子,就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他不壓抑,也少有躲藏在潛意識的不滿足,因此他幾乎不做夢,又大概是他很少能在醒來後還記得自己的夢。但在沉眠千年後,他終於建立起最基礎對「夢」的概念,那是一遍又一遍出現地,永遠只存在夢...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微鮫亞】心情不好的一天‧04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到這一章就坑了。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露基是西昂的鄰居,克萊爾則是露基和露基的妹妹,小林,的家教。待少年們(其實只有阿魯巴)手忙腳亂的安撫好哭泣的女孩後,才從她口中得知她昨天遇到的可怕經歷。

  露基和小林都是小學生,昨天只上半天課,因此全家約好要一起吃下午茶。但下午茶用到一半,爸爸莫名的站起身,摔了茶杯——然後開始腐爛。

  媽媽殺了爸爸。

  媽媽微笑地斬斷自己即將傷害女兒的手,要她們快逃。

  露基和小林逃到街上,遇到了好心...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心情不好的一天‧03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後來他們覓得一處無人的小型超級市場,也不知道西昂是用什麼手法,只見他踩著阿魯巴的肩膀、稍微拆裝了一下鐵捲門的小電箱,就關上鐵捲門,暫時把所有危險拒於門外。

  然後他們在超市內搜刮了一些食物,胡亂吃了一頓;西昂似乎非常疲憊,才吃掉半個麵包就歪著頭睡著了,阿魯巴和亞努阿稍微討論了該拿真空包裝米還是即溶咖啡包(一袋二十小包)給西昂當枕頭比較合適,最後他們拆了包裝水蜜桃的軟泡棉,讓西昂墊著躺下。

  「抱歉,沒辦法今天...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心情不好的一天‧02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但也可以當成阿魯羅斯看,因為我覺得其實沒什麼差。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他真的太莽撞了。

  阿魯巴緊緊握著他在路上找來的掃帚,一次又一次躲過殭屍的攻擊——他想他們應該是殭屍——有幾次他幾乎被殭屍暴長的尖齒咬著、被他們銳利的指甲抓傷,他只能奮力揮動手中的掃帚,擋下攻擊後就拔腿逃跑。他清楚記得過去西昂強迫他看的殭屍恐怖片裡,被殭屍傷害的人最終也會變成殭屍。好害怕。但他還是不停地奔跑,朝著朋友們所在的三樓。

  「沒事吧……!」

  當他...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心情不好的一天‧01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但也可以當成阿魯羅斯看,因為我覺得其實沒什麼差。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他關上生物教室的門,隨手抄起一台光學顯微鏡砸向朝他緩緩走來的屍體,正中頭部。顯微鏡其中一個鏡筒不堪重擊而斷裂,遠遠地落在地上,鏡片碎了一地。但這樣還不夠。

  倒地的屍體蠕蟲般抽蓄不止,四肢僵硬地挪動,腦門上被顯微鏡撞擊出來的凹陷傷口沒留出任何血液。是的,還不夠。

  他通紅的雙瞳倏然縮成兩個尖銳的小點,雙手高高舉起一張木凳,狠命地朝屍體的頭部摔打。...

【戰勇。 架空 羅斯阿魯羅斯】岔路

※架空,單向暗戀,想寫沒辦法產生交集的這兩人。

※題目來自戰勇深夜六十分,TAG:岔路

  阿魯巴沒跟西昂說過話,一次也沒有。這並不是阿魯巴內向害羞或西昂冷淡到從不開口(但冷淡倒是沒錯),要說原因可能連阿魯巴自己都說不出來。

  總有種恐懼混合亢奮混合喜悅混合好奇混合自卑混合嚮往——他稱之為「複雜」的感覺,以看見西昂的那一刻起每秒體積增大兩百倍在膨脹、高聲鼓譟。說的直接點,他很想更了解西昂,那怕是再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今天穿什麼衣服呢?天氣冷了,大概又是高領吧;走路的步伐還是一如往常地沉穩並帶點疲憊感嗎?午餐有沒有好好吃?好幾次的中午他看西昂在便利商店買了泡芙或麵包就權當一餐,或許...

【戰勇。 克萊西昂】 March Hare

※不行我要再把這個題目重寫一遍,不然太浪費了(?)跟前篇無關,都是對話的廢文,微慎。

※題目來自戰勇深夜六十分,TAG:三月兔


  關燈。衣物摩挲聲。皮膚的觸感,臉頰和頸部都一樣柔軟,但碰觸到頸側時,會感覺到血液一股一股無聲地脈動。

  西昂解開上衣鈕扣,將垮在腰間的褲子拉了下來,然後再去脫克萊爾的。

  克萊爾湊過去用鼻尖蹭蹭西昂的臉頰,然後親吻。他好喜歡西昂,雖然不太清楚戀愛是什麼,但如果他的心中存在「戀愛」這種情感,那對象必定是西昂吧。

  結束一個吻後,克萊爾告訴西昂,「西碳讀的書裡面,有一隻兔子叫三月兔。現在也是三月。」說罷,露出一副「我好聰明稱讚我嘛」的表情,也不管現...

【戰勇。 克萊西昂】三月兔與帽匠

※本文CP為戰勇。的克萊爾×西昂。略病,OOC。

※題目來自戰勇深夜六十分,TAG:三月兔


  「這個方向,」柴郡貓說著,把右爪子揮了一圈,「住了個帽匠;那個方向,」貓又揮動另一個爪子,「住著一隻三月兔。你喜歡訪問誰就訪問誰。」(註一)


  克萊爾站在床邊看著平躺著的西昂,因為低頭的動作讓他的視線內大多是自己黑白相間的劉海,髮絲在燈光下顯得有點透明,因為曾被過度染燙而髮尾分岔。他曾經用兩手小心翼翼地捏住分岔的髮絲然後往兩旁拉開,髮絲變成更細的髮絲(那就真的像絲一樣!),讓克萊爾很是驚奇。

  「躺著看書傷眼睛。」克萊爾說,「西碳,躺著看書會傷眼……」

  西昂不耐...

【戰勇 克西+魔勇】同路人

※本文無CP,為戰勇。的克萊爾西昂+阿魯巴中心,私設多。

※好久以前寫的腦洞,丟一下存檔。

  阿魯巴醒來時是凌晨三點二十七分——精準的生理鐘是他這些年來習得最無用卻也最有用的技能——當意識到自己清醒時他並沒有立即睜開眼,只是嗅了嗅空氣中混合著來自不遠處森林樹木與半腐枯葉氣息的雨水味,然後用貼在地上的右手手指感受氣味的具現,黏稠、濕潤。

  果不其然地——阿魯巴睜開眼——他又被扔出帳棚外了。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站起身,拍拍衣服上沾著的泥濘,一邊走回幾步之遙的帳篷。克萊爾西昂大概是查覺到他的腳步聲,當阿魯巴拉開帳蓬門簾時已經半坐起身,一雙冷冷的紅眼映著他額側的藍色火焰。

  「我...

【戰勇。 西昂+克萊爾】生的三題

※本文為無CP短打三題,西昂和克萊爾中心。第二題有血腥描寫、第三題為紓壓用白癡文。


1-長生


  「害怕的話就喊我一聲,我會進來嘲笑你的。」西昂說罷,彎身仔仔細細地幫克萊爾蓋好被子。此刻的他是一支被發射出去卻沒能擊中目標的箭矢,箭頭毫無意義地被磨鈍,就連自怨自艾的資格都無法保留。

  克萊爾睜眼望著他,半暗半明亮的西昂,並猜想那雙紅色眼眸是否曾留下過同樣鮮紅的淚水。在西昂將所有情緒壓抑到極致的時候大概也只能流淚,而那樣的淚水會是鮮紅色的,沾在他過於蒼白的面頰上會像雪地裡的花,而黑髮,黑髮像什麼呢?克萊爾想,大概是夜幕和風吧。

  「我害怕。」

  「我就在外面,很快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