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心尾心】普通冒險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

這篇的全文公開,首發於「我的英雄學院Only——聯合出擊」。太想寫危險的心操同學(?)就寫了。可能有點OOC。

  「你還真敢在這種地方跟我說話。」

  「不就是你要求的嗎……」

  尾白猿夫走到心操人使身後,兩人現在正位於學校某棟大樓的樓頂,樓頂的四面都有鐵欄杆防止人墜落,但心操卻翻到鐵欄杆的另一邊,在邊緣的位置坐下、雙腿懸空,就算沒有懼高症的人大概也不敢這麼坐。

  尾白一到樓頂就看到這個景象——紫髮的少年坐在一個與危險比鄰的地方,微仰著頭,表情淡然,一對泛白的瞳孔映照出整片天空。

  尾白一瞬間有些失神,卻很快清醒過來——他可沒...

【MHA 麥相】晨起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碎念,無劇情,想完善一下自己對學生時代同期組的私設。

  青少年們所認為的真理大多在拳頭與皮肉的撞擊中併射而出,然而總有例外,總有那麼些人他們的青春是不熱血的、晦澀的、宛如一杯隔夜的涼開水般,就算入喉也不會被人記憶。這些人早晨醒來時的陽光倒不至於是灰暗的——陽光怎麼能是灰暗的呢?——但陽光就是陽光,冷冰冰的黃與白混合帶著約二十五度上下的體感溫度,並不會帶給你什麼,也不會帶走什麼,就是那樣,早晨、太陽出來了,日昇並沒有代表希望或其他由人心所附加上去的意涵。

  早晨了,又是一個無謂的早晨。相澤消太睜開眼睛,他房間的窗口掛著厚實的雙...

【MHA 尾心】這樣好了

 ※本文CP為MHA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

 ※OOC預警、成年私設、惡搞向。

  心操把睡衣的鈕扣解開兩枚,明明才剛盥洗出來,髮尾都還滴著水,他卻彷彿感到燥熱一般舔舔嘴唇,看向斜靠在床上看書的尾白。

  尾白注意到視線,抬頭給他一個困惑的眼神,見心操面有難色的樣子,遂開口問,「怎麼了?不是說今天的工作很累嗎?既然洗好澡就快來睡吧。」

  「……猿、猿夫……」

  「嗯?」要知道心操喊尾白名字是頗罕見的事,平時心操總「你啊」、「你這傢伙」地稱呼對方,再加上兩人向外界隱瞞著戀人關係,公開場合若有遇到,心操也會好好喊聲「尾白君」,只有極少數的情況尾白才能聽...

【MHA 勝茶】關於對戰

※本文CP為MHA的爆豪勝己×麗日御茶子。

※小小的短打。

  麗日伴隨著大量碎石被轟上天的瞬間,立刻使用個性讓自己漂浮起來,當下的失重感令人反胃,但她很快就壓抑住,並隨著爆破的衝擊往後飄去。

  當爆豪察覺不對時,麗日已經藉由這一擊脫離他的攻擊範圍,並控制住所以炸飛到空中的碎石,用各種刁鑽的軌跡朝爆豪撞去。四面八方、前仆後繼的攻擊讓爆豪無法一擊就除去那些石塊,零零落落挨了好幾下。

  但畢竟只是碎石,在麗日使用漂浮控制方向的情況下,沒有重力加速度加成無法造成多大的攻擊效果,頂多只讓他皮肉痛。

  「就只有這樣?」就算只有皮肉痛,爆豪還是被打的有點惱火,「妳就只有這些小把...

【MHA 心尾心】無題(慎)

※本文CP為MHA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互攻情節有。

※前半心尾後半尾心,通篇需慎入的情節。成年後私設有、OOC。

  說起來這種程度的體力勞動對他而言著實不算什麼。尾白心想。

  他的背緊貼身後的牆,尾巴有點辛苦地盤縮著。頭頂上那面捂著窗簾的外推式玻璃窗不斷被風雨撞擊,發出令人不安的乒乓聲。

  心操低頭吻他,吻得有點久,結果分開時反倒是心操喘得更厲害一點。

  「體力要加強。」尾白忍不住說,「多跑跑步增加肺活量。」

  心操回了他一句,囉唆。

  照理說這個半坐半躺的姿勢,被進入的一方十分需要腰力鍛鍊,就算靠著牆大概也無法多舒服。但偏偏尾白就是那個得天獨厚身後長了一條尾吧支持的傢...

【MHA 相麥】定音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相澤消太×布雷森特·麥克。

※自爽文、無劇情、OOC注意。

  金髮與帶薄繭的十指交纏,短促而曖昧的呼吸聲在房內迴盪,所有敏感如烽火台般被逐一點燃,打響一場獨屬於愛與情慾的戰爭。

  他在一片黑暗中找尋相澤消太的嘴唇,而相澤也不斷找尋他的,在一次次往更深處探尋時一切彷彿都含混地交融在一起,汗與淚、喘息與歡吟、愛意與白濁、柔軟與堅硬——金髮與黑髮在床上散在一起,昭示著此時此刻山田或相澤這兩個名字被拋棄在主體之外,屈居次要,連人與人之間的界線都模糊地幾近消除。

  他迷迷糊糊地擁著相澤,鼻子哼哼著呻吟。被索取時疼痛與歡愉也都混在一起了,他...

【MHA 麥相】我來幫你洗頭髮吧!

※本文CP文MHA的麥克布雷森特×相澤消太。

※沒劇情,就是兩個待在醫院很無聊的人說垃圾話。

  「已經油膩膩到像海帶菜一樣了啊消太。」麥克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削蘋果,銀色小刀平滑地分開果皮與果肉,紅色長條旋轉著落入垃圾桶,「雖然平常就油油膩膩的,但這次真的快結塊了。」

  相澤白了他一眼,舉起打著石膏的左手,看起來像試圖用那只硬梆梆的手敲打麥克。但評估合理性後他發覺這麼做只會讓自己傷勢加重,只好作罷。

  他說,「你看我的樣子像能洗頭嗎?」

  「啊,說的也是。」

  「你這蠢貨。」

  「但這件事是復原女神提醒我的,不然我根本沒發現哈哈哈哈。」

  「下次見到她幫...

發現阿之偷轉我噗浪XDD

好啦,大家要繼續一起為平權努力,加油加油。

阿之:

還要、繼續加油喔。

在這邊講會太敏感嗎?我丟張圖在p2喔  

p2來源這裡~

p1畫的時候是一個新娘丟捧花的概念,各位快去接住它吧。

(拿新買的筆描線後悔中)


好其實因為我作業畫不完沒法畫太多總之我去畫作業了……(爬行((←破壞氣氛

好啦我偷轉一下小瑜的噗浪(?

見p3

真的覺得自己也在同間教室裡呢……(安詳

【MHA 尾心】黑暗之華(慎)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尾白猿夫×心操人使,雷者慎。

※R18、OOC、無劇情、很雷、寫個高中生談戀愛怎麼這麼難、尾白對不起(跪著

請往不老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