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雙性轉】逢秋(坑)

※繼續丟沒打算繼續寫的坑(你)學生時代私設,有那麼一點病、OOC跟中二。

※相澤消太→相澤消子/山田ひざし→山田陽子

  不管消子的武器是什麼做的,都擺脫不了它就是個黑科技的事實——山田心想,她全身被像是繃帶一樣的東西捆綁,一點抵抗辦法都沒有就被拖到相澤面前。那個總是沒什麼表情的女孩子此刻正緊擰著眉頭,睜著一對紅眼睛,似乎因為太過生氣、連眼白都浮起淡淡的血絲。

  紅色是她抹消能力發動的證明。在相澤視線所及,八成的個性都無法放肆;剩下兩成的變形系,也會在日後體能素質成長的相澤手下敗倒。

  依山田的話來說就是:「相澤消子,妳真是個逆天的傢伙!」

  但其實相澤沒有山田以為的那麼強,從...

【MHA 架空 麥相】少爺忍者/機甲/天使惡魔

※清舊文,都是沒頭沒尾的片段,覺得不會填的坑。

1-少爺山田×忍者相澤

山田知道這個院子裡的人都不喜歡自己,一個金髮碧眼的、有辱家族名譽的孩子——被笑罵是雜種的孩子。這個院子裡、乃至街上、隔壁鎮子來的行腳商,全都有著一樣的黑頭髮和黑眼睛,也都用一樣的眼神盯著自己瞧,那眼神混合著好奇、鄙視和恐懼,山田很不喜歡。

他們說,山田少爺身上流著洋人的血,是污穢且恥辱的孩子;他們說,山田的母親與洋人私通卻慘遭拋棄、終至發瘋,是不潔且可悲的女人。

山田呢,他不覺得自己哪裡污穢,跟院裡老抓頭蝨的僕傭們不同,他幾乎每天沐浴、並至少每三天洗一次頭——他可無法忍受自己身上長出可怕的蟲子——恥辱對...

【MHA 麥相】親密值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學生時代私設有。

※很雷慎。以前寫的,想清一清舊文。

  消太的吻能量果凍味兒的,原味的那種,又涼又甜。

  山田像美食家一樣在心底做下評價,捧著對方臉頰的雙手還不忘趁機揩油兩下,分開時伸出舌頭舔舔唇,看起來像吃到糖果的孩子,回味無窮的樣子。

  相澤楞在原地,也不知道是缺氧還是無法反應過來,整個人動作都慢了半拍——緩緩抹抹嘴、緩緩撇過頭、緩緩臉紅——他快速撇了眼山田,有低下頭,「今天的,嗯,夠了。」他說,聲音很低,「就這樣,嗯。」

  「不需要多一點嗎?我完全不介意的哦。」不如說非常歡迎,山田心道。

  相澤看上去有些掙扎—...

【MHA 麥相】麥克老師不會說重點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通篇對話,學生時代私設有。

  「各位一年A班的小聽眾們!麥克老師今天不上英文,改來講故事怎麼樣?」

  「其實我有一個喜歡的人,我喜歡他好久好久啦。今天就給你們講講關於我喜歡的人的故事好嗎?嗨,不要太興奮,你們怎麼那麼喜歡戀愛話題?

  「我和那個人是高中同學,但他是後來才轉入我班上的,你們大概也知道雄英的入學考試對某些個性的人很不利,就算個性再厲害,但面對考試就是派不上用場。我喜歡的那個人也是,他在入學考試鎩羽,最後選擇進入普通科就讀,但因為他的能力強大,個性又想當特異獨行,我早早就聽過他的名字啦。

  「但因為老師我也...

【MHA 麥相】記個同期組的失憶梗

※假裝自己有更新。


1-非交往狀態,高中同期,相澤失憶。

山田本來是跟相澤死對頭,連話都懶的講,一開口就互嗆。但相澤失憶後,山田就騙相澤「我們是摯友喔!」,想看他出糗,沒想到相澤很認真的相信了。

相澤:雖然我沒有記憶,但依合理性來說我應該不會跟你這種人當朋友。

山田:(糟糕,被識破了?!)

山田:唉、唉唷,就緣分啊,一不小心就變摯友了啊。

相澤:好吧。

山田:(咦,竟然這麼容易就相信了)

然後時間過去了一個禮拜,相澤依舊沒有恢復記憶。山田從一開始覺得相澤傻傻相信自己很有趣,到後來開始想「這個人還不錯嘛」,最後想,等到相澤恢復記憶,大概會更討厭自己吧。

這也是沒...

【MHA 麥相麥】短打三則

※復健,想到什麼寫什麼,不好看。前兩則偏相麥,有沒開成的車。

1-遙控器

  麥克跪在地上找掉到地上的遙控器,遙控器掉到沙發下了,他只好趴得更低去找,長髮披散在身上,地上,像一汪汪微縮的金色海洋。

  原本他跟相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遙控器總掌在他手裡,相澤對動物頻道以外的節目沒興趣,對麥克愛看歌唱選秀比賽總嗤之為「選秀戲劇」。但麥克看的時候,相澤還是會縮著腿坐在麥克旁邊,倚著他的肩膀打盹。

  這天也是這樣,相澤白天上了整天課,洗完澡後就累得不行,麥克還折騰著遙控器選台時,相澤就倒在他腿上睡了。

  「喂消太,回房間睡?」

  相澤嘟囊了一聲不要。

  麥克覺得這人挺可愛的,就脫...

【MHA 麥相】山田:「咦。」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一個無聊的梗,學生時期私設有。倦怠期在復健,不知道在寫什麼不好意思。


  「……說老實話吧,」山田坐在靠窗的最後一個座位上,單手托腮,神情悠然地望向遠方,半垂的雙眸被金色的睫毛遮掩,就像含在金色花瓣中的一粒綠珍珠。他像是欲言又止,扶在頰旁的手指輕點,忽快忽慢,像彈奏一首無聲的變奏曲,當節奏猝然抵達頂峰時,山田終於抬眼看向前座的相澤,「消太,我其實喜歡一個人很久了。」

  相澤:「好的,那你就一個人吧。老師,請讓我換座位——」

  山田:「咦。」

  香山的高跟學生皮鞋「喀」的一聲踏在山田視線中的那塊地面,清脆俐落。...

【MHA 心尾心】關於尾白

※一直都覺得尾白好難寫,最近為了抓感覺寫的一些片段,我流詮釋、私設、無劇情,雷慎。

1-

如果不停努力下去,一步一腳印的強大起來,總有天能達到所期望的高度。

如同樹木注定向上生長,如同風吹時雲嗖嗖飄動,一往無前地邁開腳步吧!

尾白就是這樣。

這樣單純的人啊——心操最討厭了。

但為什麼視線總是離不開呢?

2-

身體變異的個性實在很普遍,特別是像他這種單純多出一個肢體的,其實就像舊時代多生長出一手或一腳的人那樣,雖然特別,但也不那麼特別,因為也就是那樣而已,在百萬種「個性」中泯然眾人。

這樣的事尾白猿夫再清楚不過了。

他一直以來倚仗的還是修煉出來的體術,尾巴就像第三隻特別強壯的...

【MHA 心尾心】短打兩則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

※寫完忘記發LOF,剛剛突然想起來。第一篇是舊文重發,傻白甜無劇情;第二篇是心操+尾白,OOC惡搞向對話文。

1-跌倒

  放學後綠谷出久路經操場,遠遠就見到普通科的心操人使正沿著跑道繞圈,天氣很熱,汗水不斷沿著他額頭滴下,但心操仍喘著氣維持一定的速度慢跑。

  然後綠谷又看到自己班上的尾白猿夫抱著兩瓶冰涼的礦泉水跑過去,還一邊喊,「心操!我回來了!來休息一下喝點水!」

  心操聞聲停下腳步,轉朝尾白的方向走過去。

  然後,左腳拌到右腳,跌倒了。

  哎呀!綠谷在心中叫出聲來,正想過去看看心操同學有沒有跌傷,就見尾白一臉著慌地跑過...

【MHA】同期組文糧目錄(最後更新20170718)

(之前做的同期組文糧目錄最後更新已經是去年十二月了,想了想還是重開一篇新的目錄來整理吧。這段時間又增加了好多優秀的文手太太,您們超棒的請收下我的告白><)

給自己日後閱讀,也方便大家找糧和推廣。

收錄麥相、相麥、麥相麥、同期組、マイ相、相マイ等TAG。依發表篇數排序,如果有作者對排序有別的建議、希望被撤下目錄或者我有漏文的話,請私訊告訴我,謝謝!

那麼大家一起萌同期組吧:)


短篇

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31)

相澤最近總覺得很睏

英雄們的休息時間

那年夏天的可能(全員性轉)

滴答,滴答

消太不足

求婚(1)/(2)(雙性轉)

吵架

短打三則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