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架空 麥相】少爺忍者/機甲/天使惡魔

※清舊文,都是沒頭沒尾的片段,覺得不會填的坑。

1-少爺山田×忍者相澤

山田知道這個院子裡的人都不喜歡自己,一個金髮碧眼的、有辱家族名譽的孩子——被笑罵是雜種的孩子。這個院子裡、乃至街上、隔壁鎮子來的行腳商,全都有著一樣的黑頭髮和黑眼睛,也都用一樣的眼神盯著自己瞧,那眼神混合著好奇、鄙視和恐懼,山田很不喜歡。

他們說,山田少爺身上流著洋人的血,是污穢且恥辱的孩子;他們說,山田的母親與洋人私通卻慘遭拋棄、終至發瘋,是不潔且可悲的女人。

山田呢,他不覺得自己哪裡污穢,跟院裡老抓頭蝨的僕傭們不同,他幾乎每天沐浴、並至少每三天洗一次頭——他可無法忍受自己身上長出可怕的蟲子——恥辱對...

【MHA 麥相】親密值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學生時代私設有。

※很雷慎。以前寫的,想清一清舊文。

  消太的吻能量果凍味兒的,原味的那種,又涼又甜。

  山田像美食家一樣在心底做下評價,捧著對方臉頰的雙手還不忘趁機揩油兩下,分開時伸出舌頭舔舔唇,看起來像吃到糖果的孩子,回味無窮的樣子。

  相澤楞在原地,也不知道是缺氧還是無法反應過來,整個人動作都慢了半拍——緩緩抹抹嘴、緩緩撇過頭、緩緩臉紅——他快速撇了眼山田,有低下頭,「今天的,嗯,夠了。」他說,聲音很低,「就這樣,嗯。」

  「不需要多一點嗎?我完全不介意的哦。」不如說非常歡迎,山田心道。

  相澤看上去有些掙扎—...

【MHA 麥相】麥克老師不會說重點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通篇對話,學生時代私設有。

  「各位一年A班的小聽眾們!麥克老師今天不上英文,改來講故事怎麼樣?」

  「其實我有一個喜歡的人,我喜歡他好久好久啦。今天就給你們講講關於我喜歡的人的故事好嗎?嗨,不要太興奮,你們怎麼那麼喜歡戀愛話題?

  「我和那個人是高中同學,但他是後來才轉入我班上的,你們大概也知道雄英的入學考試對某些個性的人很不利,就算個性再厲害,但面對考試就是派不上用場。我喜歡的那個人也是,他在入學考試鎩羽,最後選擇進入普通科就讀,但因為他的能力強大,個性又想當特異獨行,我早早就聽過他的名字啦。

  「但因為老師我也...

【MHA 麥相麥】短打三則

※復健,想到什麼寫什麼,不好看。前兩則偏相麥,有沒開成的車。

1-遙控器

  麥克跪在地上找掉到地上的遙控器,遙控器掉到沙發下了,他只好趴得更低去找,長髮披散在身上,地上,像一汪汪微縮的金色海洋。

  原本他跟相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遙控器總掌在他手裡,相澤對動物頻道以外的節目沒興趣,對麥克愛看歌唱選秀比賽總嗤之為「選秀戲劇」。但麥克看的時候,相澤還是會縮著腿坐在麥克旁邊,倚著他的肩膀打盹。

  這天也是這樣,相澤白天上了整天課,洗完澡後就累得不行,麥克還折騰著遙控器選台時,相澤就倒在他腿上睡了。

  「喂消太,回房間睡?」

  相澤嘟囊了一聲不要。

  麥克覺得這人挺可愛的,就脫...

【MHA 麥相】山田:「咦。」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一個無聊的梗,學生時期私設有。倦怠期在復健,不知道在寫什麼不好意思。


  「……說老實話吧,」山田坐在靠窗的最後一個座位上,單手托腮,神情悠然地望向遠方,半垂的雙眸被金色的睫毛遮掩,就像含在金色花瓣中的一粒綠珍珠。他像是欲言又止,扶在頰旁的手指輕點,忽快忽慢,像彈奏一首無聲的變奏曲,當節奏猝然抵達頂峰時,山田終於抬眼看向前座的相澤,「消太,我其實喜歡一個人很久了。」

  相澤:「好的,那你就一個人吧。老師,請讓我換座位——」

  山田:「咦。」

  香山的高跟學生皮鞋「喀」的一聲踏在山田視線中的那塊地面,清脆俐落。...

【MHA】同期組文糧目錄(最後更新20170718)

(之前做的同期組文糧目錄最後更新已經是去年十二月了,想了想還是重開一篇新的目錄來整理吧。這段時間又增加了好多優秀的文手太太,您們超棒的請收下我的告白><)

給自己日後閱讀,也方便大家找糧和推廣。

收錄麥相、相麥、麥相麥、同期組、マイ相、相マイ等TAG。依發表篇數排序,如果有作者對排序有別的建議、希望被撤下目錄或者我有漏文的話,請私訊告訴我,謝謝!

那麼大家一起萌同期組吧:)


短篇

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31)

相澤最近總覺得很睏

英雄們的休息時間

那年夏天的可能(全員性轉)

滴答,滴答

消太不足

求婚(1)/(2)(雙性轉)

吵架

短打三則

我...

【MHA 麥相】晨起

※本文CP為MHA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碎念,無劇情,想完善一下自己對學生時代同期組的私設。

  青少年們所認為的真理大多在拳頭與皮肉的撞擊中併射而出,然而總有例外,總有那麼些人他們的青春是不熱血的、晦澀的、宛如一杯隔夜的涼開水般,就算入喉也不會被人記憶。這些人早晨醒來時的陽光倒不至於是灰暗的——陽光怎麼能是灰暗的呢?——但陽光就是陽光,冷冰冰的黃與白混合帶著約二十五度上下的體感溫度,並不會帶給你什麼,也不會帶走什麼,就是那樣,早晨、太陽出來了,日昇並沒有代表希望或其他由人心所附加上去的意涵。

  早晨了,又是一個無謂的早晨。相澤消太睜開眼睛,他房間的窗口掛著厚實的雙...

【MHA 相麥】定音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相澤消太×布雷森特·麥克。

※自爽文、無劇情、OOC注意。

  金髮與帶薄繭的十指交纏,短促而曖昧的呼吸聲在房內迴盪,所有敏感如烽火台般被逐一點燃,打響一場獨屬於愛與情慾的戰爭。

  他在一片黑暗中找尋相澤消太的嘴唇,而相澤也不斷找尋他的,在一次次往更深處探尋時一切彷彿都含混地交融在一起,汗與淚、喘息與歡吟、愛意與白濁、柔軟與堅硬——金髮與黑髮在床上散在一起,昭示著此時此刻山田或相澤這兩個名字被拋棄在主體之外,屈居次要,連人與人之間的界線都模糊地幾近消除。

  他迷迷糊糊地擁著相澤,鼻子哼哼著呻吟。被索取時疼痛與歡愉也都混在一起了,他...

【MHA 麥相】我來幫你洗頭髮吧!

※本文CP文MHA的麥克布雷森特×相澤消太。

※沒劇情,就是兩個待在醫院很無聊的人說垃圾話。

  「已經油膩膩到像海帶菜一樣了啊消太。」麥克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削蘋果,銀色小刀平滑地分開果皮與果肉,紅色長條旋轉著落入垃圾桶,「雖然平常就油油膩膩的,但這次真的快結塊了。」

  相澤白了他一眼,舉起打著石膏的左手,看起來像試圖用那只硬梆梆的手敲打麥克。但評估合理性後他發覺這麼做只會讓自己傷勢加重,只好作罷。

  他說,「你看我的樣子像能洗頭嗎?」

  「啊,說的也是。」

  「你這蠢貨。」

  「但這件事是復原女神提醒我的,不然我根本沒發現哈哈哈哈。」

  「下次見到她幫...

【MHA 相麥】如意算盤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相澤消太×布雷森特·麥克。

※短打,惡搞ooc。

  有天麥克給自己擦了口紅,一口親在自己外套衣領內側,心想這樣一來就算是自家那個喜怒不形於色的戀人也一定會吃醋了!

然後到了晚上,相澤什麼反應也沒有,麥克才想到他的外套烏漆麻黑,鬼才看到的唇印。

  隔天麥克又給自己擦了口紅,換了白衫,一口親在自己衣領內側,心想這樣一來就算是自家那個毫無情商的戀人終於會吃醋了!

  然後到了晚上,相澤什麼反應也沒有,麥克才想到衣服根本都是自己在洗的。

  再隔天麥克還是給自己擦了口紅,一口親在白襯衫衣領上最明顯的位置,心想這樣一來就算是自家那個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