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心霊学校からの脱出 彩枝】唯一

※本文為SEEC遊戲心霊学校からの脱出(脫出心靈學校)的同人,CP為園原彩虹×霧島小枝。

※文有TE劇透,雖然想寫個慎點但仔細想想這麼冷的東西哪會有人看啊,但如果有打算玩還是慎點喔。

  最後那個人連屍體都沒留下,能看見靈魂的霧島小枝也再沒見到死後的她。

  有時霧島看著恢復笑容的內海千夏,就會想起那個人最後的吶喊——遇到千夏後,才生來頭一次感到幸福、感到不想死、感到想活得更久……如果,如果自己短暫的一生不是在怨嘆命運的不幸中度過,就好了——霧島能從那個人眼中看見這樣的遺憾。

  但也幸好,在短暫生命的最後,那個人能預見內海千夏,透過那雙對世界充滿好奇的眼睛,重新看見閃閃發亮的一切。

  「很遺憾吧,很不捨吧……」霧島在墓前擺上花束,輕聲說,「那是好事喔,園原同學,那就代表妳感受到幸福了,才會對曾擁有的一切感到遺憾與不捨。」

  少女靜默了一陣,偌大的墓園裡只有她一人,但她也沒感到害怕,身為一個靈媒體質的人,就算不在墓園也能看到很多那是界的存在。

  「……失去了也沒關係,那只是暫時的。現在妳知道了嗎?妳也有追求幸福的能力。」語畢,她對墓碑鞠躬致意,即便這個小小的墳只是衣冠塚,那個人的屍體並不在這裡。

  「園原,」她輕聲喊,「園原,園原同學……彩虹……」

  妳沒有屈服,勇敢地將孤獨的戰鬥堅持到最後。

  對於這樣的妳,唯一的心願……

  「霧島同學!妳怎麼這麼早就到了!」

  內海千夏活潑的聲音遠遠傳來,霧島下意識拍拍臉頰,整理情緒,才轉頭對來人說,「在墓園別大聲吵鬧,會打擾到靈魂的安眠。」

  「啊、對不起,但霧島同學難得主動約我出來,有點太開心了。」內海不好意思地摸摸頭髮,「而且,是來看彩虹啊。」

  她在墓前蹲下,拿出好幾樣零食一字排開,有點傻氣地開始對墓碑說起自己的生活趣事,說到興起,還忍不住比手畫腳。

  「彩虹彩虹,我一直想該帶什麼來見妳,最後還是買了我自己喜歡的零食了,之前我分妳零時妳都不怎麼吃,現在想想大概是身體不舒服的關係吧,我真是糟糕的朋友,一點都沒發現。」

  「彩虹妳看,我家的貓長這麼大啦!」內海拿出手機對著墓碑,「很可愛吧?摸起來也好舒服喔,真想……讓妳也摸摸看……」

  內海說著說著,一滴淚水滑下她的笑臉,然後是第二滴、第三滴,止不住地落在墓碑前的泥土上。

  「啊啊,奇怪,本來沒感覺這麼難過地,本來、本來以為自己已經接受妳不在的事實了……」內海用袖口抹著淚,但眼淚卻像止不住一樣怎麼也擦不完,「彩虹,妳真的不會回來了嗎?我啊,真的……好想妳……」

  霧島靜靜站在一旁,又過了一會兒內海才結束哭泣,拍拍自己已經壓皺的裙子,站起身來。

  「霧島同學,我好啦,我們走吧?」內海的眼睛還紅通通的,但笑容裡的陰霾似乎少了一點,大概是因為好好發洩悲傷的緣故吧。

  霧島拿出書包裡的水壺,倒出一點水沾濕手帕,然後遞給內海,「稍微敷一下,否則等一下眼睛會很不舒服的。」

  「謝謝妳,霧島同學真的好溫柔。」

  「什麼啊、才沒這回事……」

  內海笑了起來,還沾著淚水的眼睛像是映入了清澈的藍天——這是園原彩虹最喜歡的雙眼。

  「我只是……」

  「嗯?」

  「……沒什麼。」

  「啊啊,霧島同學到底要說什麼,快告訴我嘛!」

  「就說沒什麼了,妳快點敷完眼睛。我還想上山找動物的屍骸!」霧島扭頭就走,如果內海能看見她現在的表情,大概會驚訝地說「霧島同學竟然臉紅了」吧。

  園原彩虹,對於這樣勇敢的妳,唯一的心願,唯一珍視之人,我一定會好好保護。

  「我也要去!霧島同學妳等等我!」

  「那妳別吵個不停。」

  「好啦!」

  因為這是我唯一能為妳做的事。

FIN

看別人玩的感想說,「千夏心裡永遠有著彩虹,怎麼能接受小枝?這注定會變成扭曲的愛吧」……默默想著對彩枝+麗千派毫無問題啊!(←邪教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