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相麥】定音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相澤消太×布雷森特·麥克。

※自爽文、無劇情、OOC注意。

  金髮與帶薄繭的十指交纏,短促而曖昧的呼吸聲在房內迴盪,所有敏感如烽火台般被逐一點燃,打響一場獨屬於愛與情慾的戰爭。

  他在一片黑暗中找尋相澤消太的嘴唇,而相澤也不斷找尋他的,在一次次往更深處探尋時一切彷彿都含混地交融在一起,汗與淚、喘息與歡吟、愛意與白濁、柔軟與堅硬——金髮與黑髮在床上散在一起,昭示著此時此刻山田或相澤這兩個名字被拋棄在主體之外,屈居次要,連人與人之間的界線都模糊地幾近消除。

  他迷迷糊糊地擁著相澤,鼻子哼哼著呻吟。被索取時疼痛與歡愉也都混在一起了,他一邊喊疼一邊要相澤繼續,掌心緊貼著相澤膚色偏白的後背。

  一個骨節、兩個骨節……他默數,彷彿數至足夠的數量,那些被點名的骨頭就會喀啦啦地重新組裝,在相澤被後展開一對白骨翅翼。

  這些都是我的,一個兩個三個,都是我的。他自覺這種佔有慾大概太過病態,理智上也明白這並不尊重相澤的獨立性;所謂愛如果沒有給對方留點空間,就如距離的過近的兩個星星,毀滅於彼此的引力[1]。

  但是,無法抑制,這種病態的滿足感根本無從抑制。在和相澤擁抱時他整個心臟都在叫囂「我的、我的」,開心到就算下一秒毀滅也沒有關係,只要這一刻……

  「是、我的……」他撫上相澤的臉, 帶著盈滿眼眶的生理性淚水和毫無保留的笑,「整個都是我的,啊、啊……」

  「我知道了,」 相澤嗓音低啞,慎重回答,「好的。」

  他覺得自己就像一支因得到希冀已久的承諾而陡然超出原有音域的定音樂器——麥克心想——這真是再幸福不過了。

FIN

[1]星星應該是不會這樣就爆炸,大概是不當類別的謬誤吧(?)

丟丟舊文。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