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心尾心】無題(慎)

※本文CP為MHA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互攻情節有。

※前半心尾後半尾心,通篇需慎入的情節。成年後私設有、OOC。

  說起來這種程度的體力勞動對他而言著實不算什麼。尾白心想。

  他的背緊貼身後的牆,尾巴有點辛苦地盤縮著。頭頂上那面捂著窗簾的外推式玻璃窗不斷被風雨撞擊,發出令人不安的乒乓聲。

  心操低頭吻他,吻得有點久,結果分開時反倒是心操喘得更厲害一點。

  「體力要加強。」尾白忍不住說,「多跑跑步增加肺活量。」

  心操回了他一句,囉唆。

  照理說這個半坐半躺的姿勢,被進入的一方十分需要腰力鍛鍊,就算靠著牆大概也無法多舒服。但偏偏尾白就是那個得天獨厚身後長了一條尾吧支持的傢伙——就算心操一進門就一臉陰鬱地推倒他,死命把他抵在牆角、掀他衣服、也不管這個姿勢多莫名其妙就直接上——倒也沒那麼不舒服。

  要說的話他反而更擔心心操一點。

  心操似乎試圖對他強硬、像小孩子在鬧彆扭一樣發洩,但這個人其實道德意識意外的高——大概是從小就因為個性老被當作惡役的緣故吧——在做這些事時尾白簡直能察覺心操臉上的罪惡感在擴大,明明扮演的是強迫的一方,卻不安到像被強迫一樣。

  一輪結束,他覺得自己這位交往多年的戀人已經壓抑到了立刻哭出來他也不意外的程度,尾白歎口氣想起身清理一下自己和地板,卻被死死抱住,帶著髮膠氣味的腦袋埋在他的頸窩。

  「我沒有生氣。」尾白說,「我推得開你,你知道的。」

  心操含糊地說了聲對不起。

  尾白問他怎麼啦,自從當上職業英雄後,很少看到心操這麼躁動又不甘的樣子了。

  「被懷疑……」心操喃喃道,「敵方有個個性跟我很像的,但對方是碰觸後洗腦控制。一開始大家還搞不清楚情況,看到洗腦的症狀,立刻就有人吼了一句『心操你幹嘛!』」

  尾白摸摸他的頭。

  「『你該不會被敵方買通了吧?大家戒備,別跟心操人使說話!』——那傢伙這麼說了。」心操咬牙,「同事務所的同事幫我講話了,你們同學那個會爆炸的傢伙也在場,說話挺難聽的,但聽得出來是在支持我。」他想了一下,「雖然主要還是在嘲諷罵我的那傢伙吧,對方生氣,你同學更生氣,氣的炸他。」

  「爆豪啊……」

  「你們班那個綠谷後來也來了,大概是因為我們這邊處理不好,和平的象徵放心不下吧。」心操笑了一下,又補充一句,「有好幾個人質被挾持,人質裡還有英雄在內,情況很危及。」

  「後來你們班跟B班好幾個現任英雄都來了,也幫我說話,不然其他英雄都想攻擊我了。綠谷觀察了一下就發現敵方有洗腦個性,也察覺對方是怎麼使用的,很快就制服敵人了。」

  心操自嘲地笑了一下。

  「『英雄』真厲害。」

  「人使啊,你也是英雄。」

  「老是被誤認為是壞人的英雄?」

  尾白聽得有些心酸,雖然類似的事已經常有到令人麻痺,但像今天這種直接懷疑心操、甚至要攻擊他的情況,還是令人很難過。

  他光想像就覺得心寒,真不知道心操這麼多年怎麼承擔著這樣的眼光走過來的。

  不過,正因為他努力走過這條艱難的路,最後才能成為英雄吧。

  「真的是壞人啊,心情不好就回家強行撲倒別人。」尾白笑了一下,「虧我今天休假,還煮了整桌菜等你回來。」

  「我煮得比較好吃。」心操說。

  「料理風格不一樣啊,你調味料加得重味道或許會比較好,但這樣很不健康啦。」

  「好吃就可以了吧。不像你不是生食拌菜就是川燙,最多加點醬油。」

  「這樣才能保存食物本身的原味跟養分啊。」

  心操不跟他吵了,他問,「那現在怎麼樣?洗澡吃飯?」

  尾白想了一下,「讓我先拿點補償吧。」

  「哦?」

  尾白扳過心操的肩膀,親吻,壓下。

  「地板……好硬。」心操抱怨了一句。

  「不然你換個方向,像我剛才那樣抵著牆,腰懸空被折成L型?」尾白提出建議。

  「你根本還在記仇吧……啊哈,喂、慢點……」

  「沒有,最多只是……」尾白的手指不自主使力,掐進心操的腰,在進到深處時不自主發出舒適的嘆息,「嗯,想在這時候問問,我們做菜誰比較好吃?」

  「當然是我。」心操說,「不得不說你的飲食習慣就像猴子一樣,又素又沒味道——喂,你很過分,不要按住……啊、等、等等……」

  心操最後罵了句,你這個混蛋。

  「可惡……好啦,你、你做菜還是蠻好吃的……啊!」

  「放開啦……好啦很好吃,我只是、想嗆你啦可惡!」

  尾白說了句原來如此,然後放手,低頭吻他。

  心操覺得這種程度的體力勞動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才怪。

  上班一整天,又被氣到快爆炸,回家連飯都來不及吃就撲了自家戀人,撲完之後被反撲,明明自己累的要命對方還是遊刃有餘的樣子……

  世界是不公平的。

  他擦乾頭髮走出浴室時,比他先洗好澡的尾白已經熱好菜等他了。

  「英雄大人,辛苦了。」尾白笑著說,「我多煮了個你喜歡的菜。」

  這種時候就會覺得,世界是不公平的——但他心操人使絕對是傾斜在幸福的天秤上。

  他按了下脖子,露出笑容,「我做的一定比較好吃。」

  「那你就吃吃看吧。」

  「好,誰怕誰。」

FIN

寫個不怎麼用腦的自爽文調劑心靈。(雙手合十

懷著想寫心尾的心情,最後還是不小心把尾白寫的充滿男友力。

肚子好餓。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