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我來幫你洗頭髮吧!

※本文CP文MHA的麥克布雷森特×相澤消太。

※沒劇情,就是兩個待在醫院很無聊的人說垃圾話。

  「已經油膩膩到像海帶菜一樣了啊消太。」麥克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削蘋果,銀色小刀平滑地分開果皮與果肉,紅色長條旋轉著落入垃圾桶,「雖然平常就油油膩膩的,但這次真的快結塊了。」

  相澤白了他一眼,舉起打著石膏的左手,看起來像試圖用那只硬梆梆的手敲打麥克。但評估合理性後他發覺這麼做只會讓自己傷勢加重,只好作罷。

  他說,「你看我的樣子像能洗頭嗎?」

  「啊,說的也是。」

  「你這蠢貨。」

  「但這件事是復原女神提醒我的,不然我根本沒發現哈哈哈哈。」

  「下次見到她幫我說聲謝謝關心。」相澤微微頷首,向不在場的那人表達謝意,然後又對麥克說,「但你還是蠢。」

  「是我的錯覺還是怎樣,總覺得你對身為同期的我特別嚴厲啊!」罵人動粗毫不心軟,雖然他也習慣了。

  「對不起,」相澤倒是坦然,「跟你相處,有時候會誤以為在跟自家學生相處,學生必須要嚴厲教育。」

  「消太,不要拐著彎罵我幼稚……」

  相澤從善如流,改口道,「有時會以為你還只有十五歲。」

  「Yeah,十五歲多好,永遠青春活力……」麥克只好自我安慰。

  相澤猶豫了一下,「那我們只好分手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哪裡不好!我做錯了什麼!」

  「跟十五歲交往,我會被當戀童癖逮捕的。」

  「……我會努力成長起來的,請等我長到三十歲,相澤老師。」

  「那我都四十五歲了。」

  「沒關係,四十五歲的消太一定還是這——麼帥!」

  麥克說,「話題都岔開了,這是誰的責任?」

  「你吧。」

  「不不,應該是你吧。」

  「我們原先在說什麼?」

  「說……」麥克扶著墨鏡想了很久,「說你頭髮很油。這樣好了,我來幫你洗頭髮吧!反正你點滴那些也都拆掉了,不用怕扯到針頭。」說著,他十足有行動力地打了護理師們的值班電話,問,「您好,我是四零八房的病患家屬,嘿嘿,應該說是未婚夫啦,還不算家屬。」

  相澤想該不該拚上傷上加傷的風險阻止麥克繼續亂說話。

  「想請問我能不能幫病人洗頭呢?身體還能用擦拭的,但他好幾天沒洗頭髮了,頭上都要長出香菇了,不,毒菇……」麥克的語氣聽起來十分憂國憂民,「可以是嗎,太好了!咦,病床還可以這麼使用嗎?現代科技真是impressive!好的,我會小心,謝謝您。」

  麥克掛掉電話,一臉興致勃勃地轉向相澤,說,「護理師告訴我,可以直接躺在床上洗頭,只要動一下這個機關……」說著,他開始擺弄病床,也不知道原理是什麼,床就變得有點類似美容院的洗髮躺椅,除了不知從哪出現的蓮蓬頭外,還有個大大的水箱在腦袋下面。

  「來洗頭吧,dear customer。」麥克笑著說。

  在麥克還被稱為山田的時候——大概是高一吧,高二時這人就以麥克為名高調起來了——相澤就覺得他有雙很美的手。

  書寫的時候、調整耳機的時候、笑起來時習慣搔搔臉頰的時候、溫柔撫弄吉他弦的時候……都讓人覺得,這真是一雙很美的手。

  雖然相澤從沒跟他說過。

  那是一個使人昏昏欲睡的秋日午後,那手緊張地揪著衣服下襬,而手的主人無法克制地用最大音量對相澤大吼「我喜歡你!」。

  那是一個冷得不想出門的冬日早晨,那手在無人的教室裡扶起相澤的臉,手的主人輕聲問了「我能吻你嗎?」。

  那是一個花開爛漫多彩的春日中午,那手握著筷子,夾起一口份量的涼菜塞進相澤口中,那雙手的主人一臉緊張地問「好吃嗎?好吃吧!我做的怎麼可能不好吃!」

  那是一個永遠無法忘記的夏日夜晚,漫天煙花於夜幕綻放,那手在浴衣袖子的遮掩下牽起相澤,兩人漫步在滿是人潮的祭典中,當下他們不在乎那些八卦兩人感情生活的流言蜚語,不在乎英雄間的同性愛是否會成為壞榜樣的批評,不在乎未來,不在乎過去。

  那雙手的主人說,「消太,總有一天我要娶你。」

  而相澤回答:說什麼傻話,你嫁我還差不多。

  「如果能跟你在一起,娶你嫁你都可以。」

  說著,那雙很美的手緊緊握著他,就像永遠不願放開那樣。

  「客人啊,這樣的力道可以嗎?」

  「嗯,你洗頭的方式很不合理。」

  現在那雙很美的手正沾滿泡沫,在相澤腦袋上搓搓揉揉。麥克不愧是麥克,手上動作的同時嘴巴也動個不停,相澤覺得如果讓這人去當洗頭小弟,客人一定會寧願帶著滿頭泡泡逃跑。

  「客人,你好嚴厲唷。」

  「高要求造就高品質。」

  帶著玫瑰香的泡泡在清水的沖刷下帶走幾天以來累積的油汙,麥克一邊洗頭,一邊替他按摩頭皮,嘴上還不住說話,「客人你好像很緊繃,脖子這條筋都僵硬了。」

  「啊,大概是前幾天跟敵人對打,還沒能放鬆下來。」

  麥克的動作頓了一下,才又嘻皮笑臉地回答,「這不行啊,一直繃著會斷掉啦。」

  相澤懶得再跟他哈拉,就沒說話,只聽麥克又說,「這位客人,你現在很安全,你的學生也很安全。」

  相澤沒說話。

  「你現在可以,好好放鬆一下了。」

  相澤過了一會才輕輕「嗯」了一聲作為回答。

  然後他說,「你也是,我現在很安全,你不用再擔心了。」

  麥克沒有說話。

  沖淨泡泡後麥克拿大毛巾把相澤的頭髮擦乾,然後取來吹風機和護髮乳液等等。

  身為一個長年使用髮膠抓造型的男人,麥克非常注重頭髮的護理,畢竟如果頭髮沒了,他也沒辦法抓造形了,這是件多可怕的事!

  他把相澤的頭髮擦到半乾後,先在受損嚴重的髮尾擦上強效修護精油,抹上乳液,搓揉捂熱讓頭髮充分吸收後,才用吹風機吹乾頭髮。

  相澤表示:好麻煩啊。

  麥克痛心疾首:願意為你做這麼麻煩的事,看我多愛你!

  吹風機嗚嗚地運作著,相澤耳邊都是巨大的風鳴。

  但他一直都是個聽力不錯的人,即便在這麼吵鬧的環境中,他仍聽見麥克低聲說了句:「別再受傷了,消太。」

  「有點難。」相澤回答他,想了想又補上一句,「但既然你這麼說了,我盡量吧。」

  麥克停下動作,直到熱風吹的相澤頭皮發疼時,他才猛然關掉吹風機。

  驀地,一室俱寂。

  「消太,嫁我好嗎?」

  相澤抬了抬眼,依舊是那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我娶你還差不多。」

FIN

洗頭的時候突然覺得抬手抬的很酸,想如果有人幫我洗頭髮就好了,就寫了這個。

可以寫到兩千字我也覺得自己很厲害(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