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心尾心】二十字微小說1-20

※本文CP為MHA的心操人使/尾白猿夫,無差。

※血腥描寫、性事表現有。

1-Adjust(適應)

  「尾白。」

  「怎麼了,心操?」

  「沒事,就突然想叫叫。」他看著眼前人毫無戒備的眼睛,驀然升起一股混合欣喜與煩躁的複雜情緒。

  嗯,欣喜的感覺好像多了一點,就一點。

2-Afterwards(之後)

  他終於如願以償,摸到毛茸茸軟綿綿的大尾巴了。

3-Angst(焦慮)

  喧嘩的世界,狂躁的、猶如將聲音化做固態不斷轟然撞擊的世界。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沉寂的世界,孤獨的、彷彿隔絕一切溫暖撫觸與輕言愛語的世界。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心操人使奔跑著,赤裸的雙足沾滿塵土。他的語言失去魔法,而詛咒就是再無人能聽見他的聲音。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有人願意……聽聽我的聲音嗎?」

  他陷落在喧嘩與寂靜的邊際,赫然發現自己已被兩方排斥,再也無法回頭——

  大夢初醒。

  「怎麼了……做惡夢了嗎?」尾白困倦的聲音在枕邊響起。

  「聽得到……」

  「嗯?」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聽得到。」雖然困惑,尾白還是如實回答。

  「聽得到嗎?」

  「嗯,聽的非常清楚。」

  「真的聽得到?」

  「聽得到,一直都聽得到,未來也會一直聽下去的。」

  心操愣了愣,最後伸手擁抱了他。

4-Boredom(無聊)

  「尾白,你一跳能跳多高?」

  「有點忘了,有使用尾巴能跳的更高。」

  「尾白,你量體重會把尾巴的重量一起算進去嗎?」

  「會呀。」

  「尾白,你的眼睛是本來就這麼小還是故意眯細?」

  「本來就是這樣……」

  「尾白,你會用潤髮乳護理尾巴毛嗎?」

  「不會……心操你別再問啦有夠無聊!」

  「我就真的很無聊嘛。」

  「繼續去鍛鍊鍛鍊肌肉啊,難得最近看你體格越來越好的,別荒廢了。」

  「尾白。」

  「嗯?無聊的問題我拒絕回答喔。」

  「我喜歡你,跟我交往。」

  「啊?啊啊啊?」

  心操笑了一下,「這不是問題,是命令句。」

5-Crazy(瘋狂)

  撞擊到身後玻璃時他的後腦伴隨「碰」的一聲傳來劇烈疼痛,手腕被緊扣那令人不安的力道讓人下意識掙扎,注視他的眼睛清澈的不可思議——讓人難以想象這家伙就是個瘋狂的瘋子。

  「心操,」那個瘋子低聲說,嗓音誠懇到讓人幾乎要相信,「現在能好好聽我說話嗎?」

  「聽完之後,隨便你怎麼打怎麼洗腦都沒關係。」

  他不相信。

  瘋子的話不可相信。

  於是心操人使閉上眼,再也不看那雙無條件信任他的眼睛。

6-Connivance(默許/縱容)

  每次午覺起床,尾巴都會莫名其妙跑到心操懷裡。

  「那個,我的尾巴……」

  「不是我自己要抱的,是你的尾巴睡相很差,每次都自己跑過來給我抱。」

  「……好抱嗎?」

  「好抱,但還是它自己跑過來的。」

  「呃,我代替我的尾巴給你道歉。」

7-Crime(背德)

  「抱抱我。」

  命令句,無神的眼睛,記憶短暫缺失。

  「說你……愛我。」

8-Crossover(混合同人)

※混合菲力普·普曼的黑暗三部曲。很多設定都是自己編上去的。

※不小心寫成一千字微小說,但不是什麼有趣的內容(

  那只黑貓的皮毛在陽光下會泛著淡淡的紫色光澤,尾白注意到了,隨後那貓跑回主人身邊,嗖地變成一隻鳥,又變成一頭獾,尾白才知道那其實是那人的精靈(1)。

  「那傢伙看起來不好惹哦,猿夫。」尾白的精靈說,他的精靈是只長臂猿,也許是尾白心性早熟,精靈很早就定型了,但不知為何,比起尾白本身,他的精靈似乎更活潑且口無遮攔。

  那人看了過來,瞳孔泛著一圈淡淡的白色,讓他的眼神看似無神且兇狠,「做什麼。」

  「抱歉,我無意冒犯。」果然不好惹。尾白心道,「只是我看你在這條街上來回走了好幾遍……迷路了嗎?」

  那人沉默了一會,才走近尾白,低聲問,「我想去約旦學院,請問怎麼走?」

  尾白一拍掌,道,「我正好要去約旦學院,不如我們一起走?」那人同意了。兩人並肩穿越莊園街,當他們踏上南公園路,時那人才告訴尾白他的名字。

  「心操人使。」他說,並朝肩上的精靈隨手一揮。現在它變成一只小小的蠑螈,蜷縮成一團「它是鈴木內子。」

  「你替精靈取了姓啊,」尾白有些驚訝,「我是尾白猿夫,她是猿真。」

  「她?」

  「呃,我的精靈。她是女性嘛。」

  心操低笑起來,「不是it,而是she啊。」

  「那怎麼了嗎?」尾白的精靈率先反問,語氣有些不滿,「難道你也是把精靈當幻覺的非物質派瘋子?還是工具主義?切割教的信徒?」

  「猿真,夠了。」尾白呵斥,「抱歉,我的精靈對這話題比較敏感,她還要求我每個月都得參加精靈權利高峰會……」

  「沒事,是我失言。」心操面無表情地走著,他的精靈並無參與討論的意思,只是變成一隻飛蛾,停在心操的耳尖上。心操看了一眼尾白肩上氣呼呼的長臂猿,說,「我不是非物質派,不是工具主義,更不是切割教的信徒。」

  他頓了頓,像是壓抑著什麼般好一會兒才開口,「我唯一感興趣的,只有『塵』(2)。」

  尾白安靜了下來,嘴巴開開闔闔,像是不知道該作何回答。

  「現在換你可以喊我瘋子了,猿真小姐。」心操攤手。

  「不、不是的,但我是約旦的實習學者,對塵的下意識反應就是……抱歉。」尾白說。事實上他已經算反應輕微了,如果換個更資深的老學者聽見這話,指不定會對心操破口大罵。

  心操搖搖頭表示不介意,轉而問到,「你是約旦的實習學者?」

  「啊,是的,我目前跟著相澤老師學習。」

  「相澤消太嗎?我聽過他。」

  「是的!老師在魔力的控制很有見地……」

  心操聽著,下垂的雙手不有自主地握成拳頭。

  他的精靈似乎能察覺到他的情緒,變成了一條蛇,緩緩在心操的手臂上下延展……

-

(1)精靈:黑暗三部曲的特殊設定,在這個平行世界裡,每個人都有一個稱作精靈的靈魂化身,人與自身精靈性別相反。精靈會化身為各種動物的型態,直到成年後才固定成一種動物。

(2)塵:故事中的一種神秘物質。

9-Death(死亡)

※血腥描寫有,角色死亡可能。

  「不要過來。」

  心操的聲音一如往常低沉,冷漠,尾白這幾年與其對打多次,第一時間就察覺自己已經被洗腦控制。

  「不要過來,」心操複述了一邊,「轉過身去。」

  尾白無法,手腳就移動起來,讓他背對心操站著,也看不見心操現在是什麼表情。

  他聽見心操深吸了一口氣。

  心操說,「往前跑,跑的越遠越好,直到安全的地方。」

  「無論我變成怎麼樣,都不要停下。」

  尾白不由自主地向前衝刺,只聽身後傳來血肉撕裂的聲音,與心操難以抑制的慘叫。

10-Envy(羨慕)

  「一身肌肉真好啊……」

  「嗯?」

  「啊啊,沒什麼。」

11-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尾白的睫毛跟他的髮色一樣是偏白的駝色,短短的隨著他細長的眼睛一扇一扇。他的尾巴圈在自己腰上,沒使多大力氣,要說掙不開也挺可笑,心操他可沒弱雞到那種地步——但那代表一種強勢、佔有、瞬間的彼此擁有。

  再過三秒他會知道,尾白的嘴唇很柔軟。

12-Fantasy(幻想)

  平常強勢的要死的那傢伙舒服地半眯起眼,雙頰泛著不自然的紅暈,指節分明的手與自己交扣,雙腿纏上他的腰,赤裸的足尖輕輕蹭著他的尾巴。

  所有拒絕的話語在張口之後,都成為他的名字,與甜美至極的呻吟。

13-First Time(第一次)

  他的手顫抖著撫摸上少年的身體,感受皮膚下肌肉的組織脈絡,血液暗湧如深埋大地之中的伏流,脈搏有力地擂動。

  跟想像中一樣,十分溫暖。

  「尾巴果然好棒啊……」

  「心操你的表情有點可怕……」

14-Fluff(輕松)

  「這貓叫咪之助、那隻叫花子、那隻是毛太郎……」心操逐一給他介紹,「那邊那隻玩球的是小黑,相澤老師最喜歡牠了。」

  「相澤老師……也會來這啊?」尾白在大量貓咪的包圍下艱難地倒茶,貓咪們喵喵叫,似乎在對尾白表達牠們的喜愛,有的甚至用鼻子去頂尾白他尾巴尖端的毛,就像試圖在確認他是不是毛茸茸的同類。

  「來啊,薪水都花在供奉貓大爺身上了。」心操聳肩,卻絕口不提他自己也是把零用錢都捐獻給這個名為「貓咪餐廳」的新興神殿,「喂,咪醬要撓你尾巴了。」

  「嗚啊,不行啊貓小姐,這個不能用來磨爪子……也不可以咬!」

  心操看著手忙腳亂的尾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15-Fetish(戀物癖)

  他拉扯那頭紫髮,有些半強迫讓心操仰起頭,心操發出難受的嘟囔,好像罵了句什麼,尾白沒聽清,也不怎麼在意,低頭沿著喙突到下頜支親吻,在柔軟的頸肉吸吮出紅印,最後上下舔舐突起的喉結。

  「喂、咕嗯……不舒服……」心操吞了吞口水想躲,尾白卻執著地追上去,輕啃那塊突起。

  那些挑釁的話語、魔法般的命令句、偶爾的示弱與深陷情慾的輕吟,都是從這裡出來的。

  如果能在這裡烙下痕跡就好了。

  如果能讓心操只呼喊他就好了。

16-Future Fic(未來)

  他們成為了英雄——兩個人一起。

17-Faith(信任)

  啊啊,真希望世界在這瞬間毀滅。

18-Horror(驚栗)

1-

  「那啥,猿夫。」

  尾白嚇得做了一個空翻後跳。

  「幹嘛啦,就喊喊看而已……」

  尾白猛然抬頭,「人使!」

  「啊?」

  「就、喊喊看而已……」

2-

  「尾白啊……」

  「嗯,怎麼了?」

  「其實我……」

  「是?」

  「……不小心把你的尾巴毛摸禿了一塊……」

19-Humor(幽默)

  「尾白。」

  「嗯?」

  「我要洗腦你了。」

  「欸?」

  「開玩笑的。」

  「喔……」

  「我要洗腦你了!」

  「咦?」

  「開玩笑的。」

  「心操。」

  「嗯?」

  「我要打你了。」

  「開玩笑的?」

  「是真的。」

  「嗚啊真可怕——」

20-Hurt/Comfort(傷害/慰藉)

  剝去逞強的外殼,割開潰爛的皮膚,刮去腐肉、剃下帶尖刺的胸骨,他捧出那顆暗自哭泣的心臟,珍愛地抱在懷裡,什麼也不必再說。

TBC

還有三十題……先這樣,如果有再寫我再開一噗


评论(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