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麥】「我連他一張照片也沒有,他只活在我的記憶裡」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麥克·布雷森特/相澤消太,無差。

※還點文,題目來源 @阿之 。雖然阿之點的是相麥,但感覺我寫的不怎麼相麥,就標無差……有那麼點OOC。

  麥克熱愛各式各樣的社交軟體,大多親自經營,也經營的風聲水起,粉絲都以百萬計算。除了英雄活動和節目新訊外,他也很愛分享生活趣事和各種自拍照——其中有次他發了一張散髮垂眸、睡衣領口半敞的自拍,不到五分鐘點讚和轉發都破了萬,大小粉絲在下面紛紛用各種噴鼻血的表情符號蓋高樓。

  但凡麥克的粉絲都知道,這個知名英雄兼媒體人有個交往十年以上的戀人,E君。這位E君非常神秘,粉絲們只能從麥可少數貼文提到E君來拼湊這個人的形象。

  『E君今天難得洗了碗,反手繫上圍裙的樣子好帥好帥好帥!』

  『加班回家就看到E君跟家裡的貓一起滾在地上睡。(附圖:家裡的貓.jpg)』

  『今天是和E君的交往紀念日,我抱著九十九朵玫瑰向他大喊「Marry me!」,也第九十九次被回絕了,還引發了E君的花粉過敏,被狠狠訓斥了一頓……(哭臉)』

  每次粉絲都會留言敲碗求照片,很想知道被自家偶像愛著的E君究竟長得是圓是扁,但總未能如願。

  但這也不意外,公眾人物總還是需要自己的隱私,或許麥克的戀人是普通人,不想被打擾也很正常。

  「相澤真的都不拍照的啊。」午夜滑著麥克的Instagram,上面有他跟很多人的合照,「難為你這個自拍狂了哈,如果相澤同意,我想大家就會被你們的閃照刷到受不了吧。」

  她說一說覺得自己的預測甚是有理,還自個兒點點頭,「『Hay, every listeners!快看my darling!他怎麼能這麼帥!附上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影片』——大概會這樣吧,哎呀哎呀。」

  「……在妳心目中,我就這麼三八啊。」麥克扶了一下滑落的墨鏡。

  「就是啊。」午夜回答的毫不遲疑。

  麥克無語,好一會才說,「這妳倒不用擔心了,Eraser討厭拍照討厭的要命。」

  熟識相澤的人大多都知道這件事,並認為這是他排斥媒體的極致表現。崇尚極簡的他自然會認為拍照是件無意義的事,就像媒體的採訪和增加知名度只會妨礙英雄活動一樣。

  沒意義的事,不合理的事,他就不會去做。

  「他真的很討厭拍照,你們沒事也別拍他。甚至高中畢業的大合照也沒有Eraser哦,他那時躲到頂樓睡著了。」麥克說明了一下相澤對拍照這回事的排斥程度——大概就像貓討厭水那樣,「他唯一的照片大概就是證件照吧。」

  午夜笑,「他還會跟學生合照。」

  「啊啊是啊,別看那傢伙這樣,其實對學生可好了。」麥克聳肩,「連我都沒有呢。」

  「吃醋?」

  「當然吃,加在炒麵裡特別合適。」



  回家的時候相澤正在揉他倆的貓。

  「看我看我,Cheese——!」麥克按下照相鍵,連拍了十幾張,完畢還一一加上濾鏡,「 Get新的手機桌布,嘿嘿。」

  「別發網上。」相澤面無表情,低頭回去繼續揉貓。

  「當然不會,都我的,不給別人看。」麥克一臉滿足。

  一千個粉絲留言求照都不給看!他收起手機,脫下外套和裝備,去拿了圍裙套上,「今天我下廚啊,要吃什麼?」

  「你做的你決定,隨便都好。」

  「簡單來說就是我做的都好?」他豎起一根手指。

  「嗯,是這樣。」相澤終於捨得把視線從貓身上移開,看著麥克泛起淡淡的笑,「你做的都好。」



  PresentMic 22:30
  『今天下廚做了晚餐,E君對我說了「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加醋的炒麵.jpg)』

  PresentMic 22:35
  『別再求E君爆照啦,他討厭拍照,我連他一張照片也沒有,他只活在我的記憶裡。(貓揉眼睛.gif)』

  PresentMic 22:40
  『只在我的,我一個人的。(微笑自拍.jpg)』

Fin

其實只是想寫個麥克幫相澤避免拍照麻煩,然後自己一個人偷偷在家拍個過癮的故事,怎麼被我寫到有點黑……寫個補遺把氣氛拉回到我認識的那對傻乎乎同期小情侶……

(補遺一)
  學生時代。
  相澤:你做的都好……
  山田:!!!(啊啊啊!相澤他!那個相澤竟然!稱讚我了!)
  相澤:……都好難吃。
  山田:……

(補遺二)
  成年後。
  相澤沒有麥克的照片,一張也沒有。
  麥克:收下吧!我選了一張特別帥的給你!
  相澤:我不想要。
  麥克:你想想,等辦我喪禮的時候你這個伴侶連拿張照片ps成黑白都沒有,多不合理。
  相澤:我用畫的。
  麥克:喔,那就沒問題了——等等,你要畫?!
  相澤:嗯,我拿黑筆畫。
  麥克:嗯,這樣我的喪禮會達成Ms.JOKE駐點的效果……

(補遺三)
  就算他倆都沒有對方的照片,那張傻乎乎的笑顏/睡到流口水的蠢臉;廣播室裡自信的模樣/對學生們嚴厲卻溫柔的表情;繫上圍裙做飯的背影/和貓滾在一起熟睡的畫面……都將在他們心底,永遠清晰。

Fin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