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只有相澤先生在說話的故事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昨天想寫的東西。流水帳。

1-

  開門聲,關門聲,脫下外衣、放下雜物的窸窣聲,很小、很小,幾乎不讓人察覺到的,習慣性放輕的腳步聲。

  麥克的房門被緩緩推開,相澤探頭進來,見他醒著,就不再那麼小心翼翼,直接走到他床邊坐下。

  「好一點了嗎?」相澤垂眼望著他,右手貼上麥克的額頭,手心還冰冰涼涼的,帶著外頭的寒氣。但那也可能是麥克的額頭太燙的緣故,「燒還沒退,」相澤皺眉,「我不在的時候你有好好休息嗎?藥都有吃?」

  麥克連忙點頭,還爬起來從床頭拿出半空的藥袋做證明。

  「沒忍不住偷唱歌?」

  麥克搖頭,他都咳到快啞了哪可能唱歌。

  「沒跑去跟家裡貓咪玩?」

  麥克搖頭,況且那明明就是消太你自己會做的事好嗎!

  「沒睡一睡踢被子?」

  麥克搖……麥克遲疑了一下,他下午睡一睡醒來發現自己滾到床下,被子還好好地鋪在床上,這樣到底算不算踢被子?

  相澤歎了口氣,收回麥克額上的手,走出房間,一會兒後拿了一杯加熱過的運動飲料回來,然後又洗了條熱毛巾幫麥克擦拭滿頭的汗。

  麥克拉下口罩慢慢喝掉又暖又甜的液體,想了想,又衝著相澤張口,卻立刻想到自己現在發不出聲音。

  「怎麼了?」相澤看著他的口型猜測,「電……電台?請假?」

  麥克點點頭,他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整天,壓根兒忘記替晚上的工作請假了,雖然今天只是要開會討論新開的廣播節目,並不是要主持,但臨時未到還是會給其他人造成困擾的。

  「好的。」相澤接過麥克的手機,等了一會,「……您好,是,我是布雷森特的朋友,他感冒的很嚴重,今天無法去上班了,是的……謝謝您……那麼就這樣,謝謝……」

  「好了。」相澤把手機還給麥克,「你剛剛一直張嘴閉嘴是想在做什麼?模仿金魚?」

  什麼金魚!麥克努力用他發疼的喉嚨擠出幾個字,「才……咳咳、才不是朋友!」

  相澤歪了歪頭,「喔。不要勉強發出聲音,會更慢好起來的。」

  麥克氣的揮舞雙手,還想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完全不配合了,只能把口罩戴好,扯住相澤的衣領給他一個隔著口罩的吻,親完後還用雙手比心,表示強烈的抗議。

  要知道他對跟男人交往同居這件事完全沒在藏,雖然現在這個時代對同性戀仍有許多偏見甚至歧視,但基本上大部分人都已經能接受同性婚姻、和在路上牽手擁抱的同性情侶了。

  可是相澤幾乎不在外談他們之間的事——這還可以說是因為他注重個人隱私,沒事——但當公司那邊的人問起相澤與自己的關係時,相澤仍選擇了「朋友」,他覺得好難過,明明是三十歲的成熟大人了還是覺得心臟痛痛的。

  「我們認識了十五年,難道不是朋友嗎?」相澤放低聲音,聽起來有些安撫的意味在,「比任何人都好的朋友。」

  麥克使勁搖頭。

  相澤又嘆氣了,他抽出麥克的手機,打了剛剛才播過的電話,「……喂,不好意思,佈雷森特病昏頭了,我能幫他明天也請假嗎?」他等了一會兒,似乎在等電話另一頭的回答,「我是他的男朋友,是……他常常在公司提到我?那真是不好意思,他一定給您們添了不少麻煩……好的,謝謝。」

  相澤才放下電話,麥克立刻抱住他的脖子,猝不及防地讓相澤跟他滾成一團。

  「……幹嘛呢你……」

  麥克努力比口型。

  「謝、謝謝?」相澤猜,「謝什麼,快點好起來不要再感冒了。」

  「什麼?」

  見麥克又比了個口型,相澤有點猜不出來,「再說一次?」

  「我……是我嗎?」

  「我、哀……愛?尼?我愛你?」

  麥克趕忙回答我也愛你,雖然沒發出聲音,但他還是發現相澤的耳朵紅了。

  打鬧了一會兒麥克也累了,畢竟他還病著。他抱著相澤裹在棉被裡,覺得自己真是幸福到就算現在死去也不要緊了。

  「你好安靜啊……」

  他聽見相澤嘟囔了一句,聲音已帶上睏意。

  「……快點好起來吧。」

FIN


2-

  他只記得自己沒能躲掉那個villain的攻擊,爆炸般的疼痛燒盡了他的頸部裝置,然後燒傷了他的喉嚨。

  早上出門的時候還跟家裡的貓說「今晚開特別的貓罐頭給你吃吧」然後轉頭跟自己說「等一下我們去買青花魚罐頭」的相澤消太立刻將那個villain捆的密密實實,喊著麥克布雷森特朝他奔來,即時接住了向後倒下的自己。

  「山田……」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嘛,消太。

  「先不要說話,我立刻幫你治療,不會有事的……」

  但如果現在不說,總覺得可能來不及了啊。

  「就叫你不要說話……什麼?我?我……愛你?唉,你真是……」

  相澤替他包扎好傷口,一把抱起他,奔向不遠處的救護車。

  麥克把腦袋靠在相澤肩上,還忍不住蹭了兩下。

  「你好安靜啊……」

  迷濛間,他聽見相澤這麼說。

  「……快點好起來吧。」

FIN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