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午夜】一日清晨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流水帳,想練練描寫。

  天空蒙著一層稀薄白霧,隱約透出底下彩度很低的藍,那個清晨一切都輕的讓人難以回憶,宛如一縷薄紗——或許還更輕飄飄一點,那是小段的透明絲線、才剛出口就模糊了旋律的歌、半盞回沖太多次的茶、一個被遺忘多年的名字。

  麥克·佈雷森特深吸了一口煙,同時帶有毀滅與歡愉兩種特性的氣體立刻充盈進他的肺裡,煙草的苦甜氣味在喉頭搔癢,好一會兒他才抑制住咳嗽的衝動。

  午夜走了過來,難得她穿低跟鞋,黑色啞光皮面,半點裝飾也無,三公分的粗鞋跟悶悶地踏在地面上。她攏了攏同色系的外套,在麥克身旁站定,好一會兒才對他說,「嗓子會壞的哦,DJ先生。」

  他捻熄那根煙,「就只一根,也好久沒抽了,怪不習慣的。」他說,「Eraser說當老師這樣影響不好。」

  「我不信相澤會說這種話,他會在乎那些?不是你記錯了,就是你騙我。」


  午夜篤定地說,一雙從高中時代就特別銳利的眼睛直直望著麥克,直到後者舉雙手做投降狀。

  「好吧好吧,是校長說的。我十八歲在頂樓偷抽菸的時候被消太撞見,他只是一邊吻我一邊抱怨我身上都是二手菸的味道。」麥克瞇眼,「他吻得很仔細,結束後還面無表情地說我夾著煙的樣子很很看,但抽煙傷身不符合理。」

  「這還差不多。」

  午夜從麥克胸前口袋抽出那包新買的煙,拿出一根俐落點上。

  「唉,相澤一直這麼可愛。追求合理的又同時能最大程度的放縱,他這樣的人我從沒見過第二個。」

  「可愛是當然的,你以為我的眼光會有錯嗎?」然後麥克說,「嗓子會壞的哦,女王大人。」

  她賭氣似地吸了口煙,然後大力咳嗽起來。

  「不是英雄Esaser,是消太。山田家的消太。」

  「Ok、Ok,我剛剛不就改口了嗎?」

  「抽什麼煙,相澤會想看你這副死樣子嗎?」

  「現在可是妳在抽啊,還咳的眼淚都出來了。」他抽出手帕遞給午夜,「……不要哭呀,Lady?」

  「我很難過所以才哭,看你連眼淚都掉不出來、撐著一張該死的笑臉,我更想哭!」午夜哭,「喪禮來了這麼多人,除了我有誰知道你跟相澤的關係?你就只是『相澤的高中同學兼朋友』!」

  「我不在意,相澤更不會在意這些啊。」麥克喊了聲,香山學姊。然後輕聲說謝謝妳為我難過。

  午夜安靜下來,很久之後才回答,我其實不是難過,只是捨不得。

  「我也好捨不得消太。」

  「廢話。」

  「但意外地不怎麼難過。」他說,「英雄大概都是熱愛世界的吧。」

  「這可不一定。」午夜翻了個白眼,「但我知道我是,你是,相澤是,校長、歐陸麥特、雄英畢業那些未來的英雄全部都是。」

  「那就真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真的,不必為消太難過了。」

  天色逐漸轉亮。

  「待會要出殯了吧。」

  「是啊。」

  「戒指給相澤戴上了嗎?」

  「他討厭在手上帶東西,會影響攻擊的精準度。我串了條鏈子掛在他脖子上了。」

  「那就好。」午夜說,「我覺得相澤一定會到一個充滿貓的天堂。」

  麥克點點頭深感認同。

  「那真好,我以後也要到那裡去。」

FIN

致力於把虐梗寫成甜文(雙手合十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