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情商很低的故事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之前說的那個麥克和相澤彼此喜歡,但都以為自己是對方砲友的梗。時間軸大約在兩人二十幾歲剛入職場時。

  相澤仰頭要扯掉領帶,麥克就迫不及待地壓住其肩膀在他的喉結上啃了一下,然後予以無數碎吻。這人大概很喜歡自己穿西裝的樣子——相澤空空茫茫地想,隨手把領帶扔在地上,偏過頭任麥克解開他的襯衫鈕釦、在他的頸側與肩膀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紅印子。

  「不要弄皺,讓我脫掉外套。」相澤說。他的背緊貼著身後的牆,麥克的手伸進他西裝外套底下,隔著襯衫布料撫摸腰部,聽他這麼說也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後繼續把手滑進西裝褲。

  「不要。」

  「那我不跟你做了。」相澤聲音平淡,準確地扣住那雙在自己身上放肆的手,就如他捕捉villain那般無情;麥克也沒試圖掙開,只是湊過去吻他,舌頭很輕易就探進口中,相互推擠、吸允,如同一場鬥爭也如同一支雙人舞。

  麥克的墨鏡早在之前就拿掉了,連同他的擴音裝置和耳機一起扔在客廳桌上,此刻他沒有任何阻隔地、睜著如湖水般透徹的雙眼進行這個吻,相澤看著這對眼睛許多年,每次都感受到自己與眼前這人存在一種近似於緣分的差異、黑白顛倒、看似相互平行卻又彼此互補。

  結束這個吻後,相澤率先放開麥克的手,後者看來也沒興致繼續下去,後退了一步,結束方才一直以來對相澤採取的某種過於迫近的態度。

  「為什麼沒跟我說?」麥克的嗓音聽來有些乾澀,這種模樣實屬少見,該說他一直都是個過於開朗樂觀的人——至少表面看來是這樣——很少會露出現在這種極力壓抑的樣子,「明明到前天都還有約出來,但你要到雄英任教的事,我完全沒聽說過。」他煩躁地抓了抓頭髮,「你知道我在今天的新任教師歡迎會上看到你,感覺有多複雜嗎?」

  相澤不解,「校長不應該先告訴你們新任教師的資訊嗎?」

  「校長有說,但該死的那才不是問題的重點!」麥克低吼,「我們認識了那麼多年,不要說內褲花色、我連你手臂骨折戳出來的骨頭都看過了,上床上過幾次我都數不出來。現在我完全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決定去考教職、也不知道你應徵了雄英,還是歡迎會開始前一小時校長跟我說『嘿,你覺得相澤會喜歡這次歡迎會的布置嗎?我特別折了很多貓咪形狀的氣球,我猜他會很喜歡的——你知道,用我這雙爪子折氣球可不容易呢!』」

  麥克模仿校長的語氣,喘了一口氣,又說,「我聽到你的名字還以為聽錯了,在場所有老師都以為我老早知道這件事情,也因為這樣完全沒人告訴我!我只能也假裝自己早就知道,像個傻子一樣在你到那堆貓咪氣球中間致詞時用力鼓掌!」

  「我沒有向你事先報備的必要。」相澤仍舊用他一貫平緩無力的聲音說,話才出口就見眼前人張口像是拔高嗓子準備反駁。相澤沒給他機會,直接補上一句,「我們的關係從來不是那樣。」

  麥克愣了一下,頓時像被戳了洞的氣球般頹喪下去。

  為什麼他會露出這麼失望的表情呢?相澤無法理解,只是靜靜地望著他。

  「……沒錯,」最後麥克說,「我們只是……床伴,你想表達的是這個意思吧?」

  相澤點點頭。

  「好,雖然你沒有像我報備任何事的義務,但僅基於床上關係的和諧,有些事還是希望你可以告訴我。」麥克努力撐出一副嚴肅的表情,「——例如你準備到跟我同個職場工作這種事。」

  「我很多事都有說,只不過這件忘了。」

  「……」

  相澤問,「那你還要做嗎?」

  麥克咬牙,好一會兒才回答,「……要。」

  「好,那你等我把外套脫掉,我上次放在你這的換洗衣物還在嗎?」

  「你說前天換下來那套?我還沒洗,你等下先穿我的衣服回去啦。」

  「我不要上面有鉚釘的。」相澤脫掉西裝外套,疊好放在地上。

  「好,給你一件沒鉚釘的。」

  「鐵環和金屬護膝也不要。」

  「相澤消太你對我的穿衣喜好有什麼意見嗎?」

  「山田ひざし我站累了,你的沙發借我躺下。」

  「好好好,你就躺著,我去拿保險套過來……」

  「唔嗯……」

  「喂你不要一躺下就睡著啊!」

FIN or TBC

好OOC……想寫個短中篇(?)整體風格就像最後一段那樣,其實是輕鬆歡樂向喔。

如標題,兩個情商很低的人雙向暗戀→莫名其妙變成砲友→終於告白在一起→從牽手約會重新開始……這樣的故事。

有想到後續就會繼續寫,沒想到的話就維持這樣。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