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山田君上課不能專心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高中時代私設。

TAG→出乎意料的告白

  山田ひざし從畫滿筆記和音符的英雄史課本裡抬起頭,餘光就看見坐在窗邊的相澤為瞇著眼,似乎即將沉入睡眠,一束束又亮又暖的陽光籠罩著他,就連黑髮與睫毛都閃閃發亮。

  他發現自己無法控制雙眼逐漸轉向相澤的方向,最後直直地盯在他身上,就這樣看著、看著——直到太過耀眼的光線讓他雙眼酸澀。

  耀眼的幾乎讓人淚流。

  剛入學那時山田被老師安排作在相澤後座,那時相澤非常安靜,從始業典禮到開學後過了好久,都從未因非必要的事開過口。

  就是標準的、自我介紹時只說一句「我是相澤消太。」那種人。

  剛開學,所有人都同樣是進入一個陌生而新鮮的環境中,自然會努力和身邊的人多認識。山田自然也是,不幸地是他首先選擇的對象就是相澤——這裡所說的不幸,對山田和相澤雙方都是。

  山田愛熱鬧、個性有點自來熟和少年獨有的小幼稚,一直以來和人交好的方式就是簡單粗暴的撲上去勾肩搭背,開開玩笑說點垃圾話,通常很快就能跟人打成一片。

  但相澤就是山田踢到的第一塊鐵板。

  相澤不愛說話,但他又不像是怕生,講話音量很正常,態度也毫無畏縮。在山田觀察多天後驚覺,他根本就只是懶!懶到整天睡就算了,連話都不想多講!

  「喂相澤君……」

  「喂相澤消太……」

  「喂消太醬……」山田喊了幾次得不到回應,拿筆戳戳對方的後背,相澤仍舊一動也不動,「Hey,真的睡著啦?被老師發現會被罵的喔,相澤君?」他一邊繼續戳一邊感慨地說,「開學過了這麼幾天,我已經完全看透你了哦。雖然班上女生都在偷偷說『相澤冷淡寡言的樣子好帥!』,但你根本只是懶得跟人相處吧?這樣其實也沒什麼不好,但未來可能會比較hard哦。」

  山田頓了頓,又說,「我也不是故意一直吵你的,但總覺得相澤好神祕,心裡好像一直想很多事的樣子,就很想更了解你一點。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有那麼點煩人哈,但你除了瞪瞪我之外好像也沒做什麼,該不會你本質上其實很溫柔吧?我說啊,消太——嗚呃!」

  「山田君,麻煩你上課不要一直對著相澤的背自言自語好嗎?」

  「痛啊老師!」按住被粉筆用力打中的額頭,因為瀏海全被他用髮膠抓到頭頂,導致山田的額前光滑一片,白白淨淨看起來就很適合作為攻擊目標。

  全班都哄笑起來,山田立刻不滿了,大咧咧地抗議到,「相澤一直在睡,我是秉持著同學愛想叫醒他耶!」

  「相澤一直很認真在低頭抄筆記哦,倒是你,上課專心一點。」

  「……是的,老師。」

  山田咬牙切齒——好哇你個相澤消太!——卻還是按耐著性子看向課本,卻發現剛才分心在對相澤身上太久,現在完全不知道老師在上哪裡了。

  「二十五頁。」

  「喔,謝啦——啊啊啊相澤消太你!」慢了半拍才發現竟是相澤提醒自己頁數,山田驚呼了一聲,然後,額頭再次被粉筆重擊。

  又觀察了幾天,山田發現,相澤不只懶,還悶燒!表面上看起來冷淡的要死,但碰到自己感興趣的事又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嚴肅正經什麼的都是假象,他根本就很喜歡把人耍著玩,山田就被耍過好幾次,耍成功了相澤還會偷笑。

  什麼嘛這傢伙!

  山田盯著前座的相澤,覺得對方頭頂那幾搓翹起的亂髮讓他越看越不順眼,真想拿自己特製的超黏髮膠幫他全部固定住算了。

  「喂……」他低聲叫了下對方的名字,「理我一下嘛。」

  相澤這次竟沒有裝睡裝死,很乾脆地轉頭用困惑的眼神看著他。

  「老師上課好無聊喔,午餐時間怎麼還不快點到……對了,你餓了嗎?」

  相澤搖搖頭。

  「真奇怪,十五歲男生應該都是一群胃似無底洞、食慾凌駕一切的野獸啊!」

  相澤翻了個白眼。

  「算了,姑且把你歸類為比較不餓的野獸吧。」山田自顧自地忽略相澤鄙夷的表情,「你午餐吃什麼?該不會又是能量果凍吧?」見相澤點頭,他一拍額頭,「噢我的天,真不知道你怎麼能忍受每天吃果凍。」

  相澤不想理他了,轉回去繼續抄自己的筆記。

  「喂、喂……我說真的嘛,每天吃果凍多無聊呢,日本人就是要吃米飯和海鮮啊。」山田說,「不如這樣好了,明天開始我帶便當來給你吃,你不知道吧?我每天的便當都是自己做的,你一定會喜歡我做的便當的!」

  「山田君,全班都知道你要給相澤做愛妻便當了,能麻煩你專心上課一點嗎?」講台前的老師停下寫板書的手,朗聲說道。

  全班哄堂大笑。

  山田低頭爬爬頭髮,低頭抄起筆記,但寫著寫著,卻不由自主地寫下:醬燒魚片、炒牛柳、醃梅、蛋捲……

  你一定會喜歡的。

  如果你喜歡,就好了。

  後來同樣的事又發生了很多次,老師忍無可忍,終於把相澤的座位調到離山田很遠的位置。

  但到了這個時候,山田已經跟相澤混熟了。相澤不再是剛開學那拒人千里的樣子,雖然仍不健談,但差不多山田說十句話,他還是會回上一句。

  相澤曾說過山田作的鮪魚拌飯很好吃,就像貓咪吃的貓飯。

  相澤曾說他不是懶,只是最大程度地追求合理性。

  相澤曾說山田的個性還是很不錯的,實用、攻擊性強,只不過擁有者又廢又吵,很可惜的。

  山田也不是賢慧到天天給相澤做飯的,大概一兩周一次吧。要不就是他無法忍受相澤連續好幾天都吸同樣口味的能量果凍,要不就是他心血來潮研發新菜色,讓相澤試吃,才會多帶一份便當。雖然相澤每次的幾乎評語都是「能吃就好」。

  山田還是很愛罵相澤懶、懶鬼、懶惰蟲,然後總跟相澤一邊對打一邊被回罵吵、太吵、吵死人了你這個大喇叭。

  山田很慶幸當初的自己能鍥而不捨地堅持下去,很慶幸能和相澤成為朋友。

  就算現在座位離的那麼遠,他的目光還是忍不住被相澤吸引過去。

  老師仍在台前講個沒完。

  他望著相澤消太,覺得自己再也不能專心起來,總有部分心思會被那傢伙佔據,無論好壞,只要是關乎相澤的一切,他竟都覺得心甘情願。

  「山田君,上課專心一點。」老師注意到他這邊,嘆了一口氣,「明明都幫你們換位置了,不要老是看著相澤,也多看看老師啊。」

  班上同學都笑了起來,老師笑著又說,「我知道你們是好朋友,有什麼話必須要急著現在說?老師就給你三十秒快點說一說吧?」

  相澤也抬頭看向他這邊,那雙困倦的眼睛裡清楚明白地明示了「你又在搞什麼鬼?」的情緒。

  山田站了起來。

  「消太。」

  「嗯?」

  「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好嗎?」

  在全班的譁然聲中,他眼中卻只剩下相澤消太愕然的表情,似乎過了很久,也似乎只過了幾秒鐘——他終於看見相澤輕輕點了點頭。

  山田覺得,他終於、終於能夠專心上課了。

FIN

之前文手接龍企劃沒用上的題目,撿回來寫一下。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