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短打五則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高中生情侶小段子×5,OOC白癡文。

1-星星

  「消太。」山田摘下眼鏡,轉頭直直地看進相澤的眼睛,然後捻起他一縷頭髮,「我想要把滿天的星星全摘下來,裝飾在你頭髮上。」

相澤扁眼,「那我的頭會亮的像燈泡一樣吧。」

  「……好蠢哈哈哈哈、不行了,光想像就覺得蠢死了啊亮晶晶的消太哈哈哈!」

  「說出這種不合常理的情話的人才蠢吧。」

  「不然你說一句來聽聽啊!你這個浪漫消滅者Eraser Head!」

  相澤想了想,單手挑起山田的下頷,拇指輕輕滑過他的眼瞼,「我的星星已經在這裡了,還有兩顆呢。」

  「……我認輸。啊啊啊消太我愛你啊啊啊啊啊——」

  「你好吵……」


2-感冒之一

  「消……咳、咳咳咳……消太……」

  「消太、消太……哈啾!」

  「消——咦咦你要去哪啊?」

  走到門邊的相澤回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回家。」

  「為什麼?你不是來探望我的嗎!」山田全身都裹在棉被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當然是因為感冒——因為沒抹上髮膠,短短的瀏海散在蓋著濕毛巾的額頭上,雙頰泛著病態的潮紅,「消!哈啾!太!」

  「看你還有精神一直亂喊,就覺得我還不如回家寫作業。」相澤走回床邊坐下,「你一直喊我做什麼。」

  「難得感冒想要被安慰。」山田理直氣壯,「難得交到男朋友想被男朋友安慰。」

  相澤點點頭表示理解,並說,「嗯,安慰你。」

  「……就這樣?」

  「不然?」相澤不解。

  ……明明這麼敷衍還是覺得有點開心,可惡。


3-注視

  人在注視另一個人時,事實上是透過這種注視看見自己——或許我們永遠無法看見除了自己以外的「另一個人」。

  因此——年輕的山田ひざし低聲說——接吻的時候得閉上眼睛。

  他捧起戀人的臉頰,難得正經地說:如果這雙眼睛無法做到,那麼我會透過嘴唇、透過十指、透過你的一字一句來認識你。相澤消太所有隱藏起來的不安和逞強,我全都想知道。

  於是相澤閉上眼,他知道這是十五歲少年能說出的、最刻骨銘心的承諾了。


4-感冒之二

  相澤消太感冒了——他很少感冒,會進出醫院或保健室多是因為外傷或眼疾——大概因為相澤感冒是如此難得,山田顯得特別興奮,一早就翹課衝到相澤家探病,還親手熬了一大鍋就算相澤病個五天也吃不完的白稀飯;平均十分鐘換一次相澤額頭上的毛巾、五分鐘問一次「消太你要不要喝水呀?」、「消太你要不要吃稀飯?」。

  其實山田平常也不至於那麼煩人,或許是關心則亂,才從普通的煩人進化成宇宙級煩人吧——相澤無奈,覺得身體更虛弱了。

  「……所以說啊,平常就該注意自己的飲食和睡眠狀況,你一定是因為睡太多了、感冒病毒才會趁你睡覺的時候welcome!」山田碎碎唸,「來,快點閉上眼睛好好休息,才能快點好起來喔——對了消太,要喝水嗎?稀飯還有剩……」

  「山田,」相澤咳了兩聲,「靠過來一點。」

  「怎麼啦,要跟我撒嬌嗎?哈哈我開玩笑的——啊啊啊相澤消太你幹嘛!」

  山田才湊過去,就被猛然暴起的相澤往後一按,後腦勺還差點撞上身後的牆。

  他驚魂未定地看著相澤那張因感冒而顯得更加精神渙散的臉,那個樣子好像失去理智準備殺人滅口一樣。然後相澤俯身靠近他——

  「為了讓你安靜一點,」他沙啞地說,「只好把感冒傳染給你了……」


5-感冒之三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啊啊啊可以不要朝我衣服裡倒冰塊嗎!好冰!」

  「傳染給你。」

  「在染上感冒前我會先凍傷啊!照理說你不是該用接吻的方式把感冒傳給我嗎!再不然就是色色的方式……」

  相澤:「多吃點冰塊冷靜一下。」

  「好冰、好冰,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因為難得看到你感冒的樣子覺得很有趣、就一直吵你了——哈、哈啾!」

FIN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