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第一屆不純潔異性交往對話大挑戰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高中時代私設,紓壓用白癡文,惡搞向OOC有。

  「第——一——屆,不純潔異性交往對話大挑戰!」山田拿著鐵湯匙充當麥克風,用他比平常人更高分貝的大嗓門衝著前桌的相澤大喊,「男方選手,相澤消太;女方選手(偽),山田ひざし!請各位觀眾鼓掌歡迎他們入場!」

  「……」

  「啪啪啪啪啪!喔喔喔,感謝觀眾們熱情的掌聲,那麼身為男方的相澤君有沒有什麼話要說呢?」山田拿湯匙戳相澤的背,不等相澤回答,就繼續用興奮的聲音說,「在這次對話大挑戰中,來賓不僅要模擬男女間合宜的對談,最重要的是!製造浪漫!浪!漫!究竟相澤君能不能完成挑戰呢?讓我們請相澤君說幾句話!」

  「你好吵。」

  「喔喔喔喔!各位觀眾都聽到了嗎?相澤君說了『你好吵』!」

  「而且好煩,幼稚。」

  「相澤君還罵我好煩、幼稚……嗚。」山田捧著心口發出哀怨的嗚咽聲,但沒多久又振作起來,繼續拿鐵湯匙對著親愛的前桌同學的後腦杓,「那麼事不宜遲,接下來就由山田我同時擔任主持人和女方選手的角色,那麼是第一題——」

  麥克裝腔作勢地咳了兩聲,拿出準備好的題目紙,高聲宣布,「第一題是選擇題。請問,當我說出『相澤君,今天人家……不、想、回、家!』的時候,該如何回答呢?A——」

  「那就去死。」

  「A!」山田大喊,「『附近有間不錯的旅館,你可以自己去開房間。』B,『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未來!如果妳今晚不回家,就會遭受……可怕的命運!」

  山田頓了頓,然後捧臉擺出一臉羞澀的表情,又說,「C,『唉唷……那就留下來吧,你這小壞蛋!』」

  「我選B,快給我滾回去。」

  「答錯啦,答案是C,你這小壞蛋!」

  「你這大笨蛋……」相澤扶了扶額頭,他覺得頭好痛。

  「第二題!」

  「還有啊……」

  「情境題!現在設定我跟你是同學。」

  「我們本來就是同學。」

  「從入學開始,相澤君就一直遠遠地看著美麗開朗又大方的山田醬。」山田垂眼,「但是,卻不敢把這份感情表達出來。」

  「那一定是因為如果我把感情表達出來,一定會忍不住打死你。」

  「直到有一天!相澤君的機會終於來了!」山田高舉鐵湯匙,「在期末考前夕,山田醬突然走到相澤桌前,說:『相澤君,我的英雄史讀得不太好,能不能請你幫幫我呢?』於是兩人就約定假日要一起到咖啡廳念書。」

  「問題來了,相澤君,請模擬和山田醬面對面坐在咖啡廳裡,該如何開啟對話?」山田把鐵湯匙伸到相澤嘴邊,看起來就像逼問受害者的嗜血媒體。相澤好想把他的湯匙折成兩半。

  「範圍呢?」

  「咦?就是能製造浪漫氛圍的對話……」

  「我是說,那次期末考英雄史的範圍是哪裡?沒有範圍,我怎麼教?」相澤用一種「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的口氣問到,山田不由地慌張起來,趕忙說,「那、那就設定發光嬰兒出現後的兩年,自由職的英雄開始出現的年代……」

  相澤不苟言笑地點頭表示理解,輕啟雙唇,「在發光嬰兒出現後,擁有各種能力的人們也陸續降生,與之同時,過去不曾出現的社會問題也開始出現。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一些人開始組成巡守隊,自發性地維護治安,也開始出現使用能力阻止犯罪的自願者,後來,這些自願者就被人們以『英雄』之名稱呼。其中值得注意的有——」

  「……相、相澤君……」山田的聲音難得這麼微弱。

  相澤抬眼,施捨給他一個眼神,「怎麼了?講太快跟不上嗎?」

  「浪、浪漫……」

  「讀書重要還是要談戀愛重要?」

  「都重要啦!」

  「那先讀完書在說。」

  「喔……」

  山田聽了好一會兒的英雄初年史,還被迫拿出筆記本記重點,直到相澤都要開始給他講英雄近代史時,山田才猛然回神,「不對啊!我都忘了,我們還在進行不純潔異性交往對話大挑戰不是嗎?」

  「……嘖。」

  「我聽到了、我聽到你嘖了一聲哦相澤君!」山田扔下筆,重新握住鐵湯匙,說,「第三題!實戰對話演練!」

  山田又清清喉嚨,「現在我會隨機拋出一句話,請相澤君在三秒內用最浪漫的方式給我回答,那麼,開始,燈燈燈燈燈燈——」

  相澤用看傻瓜的眼神看著給自己做音效的山田。

  「相澤君,我肚子痛……」

  「去找治療女郎。」

  「不浪漫!OUT!欸等等你別走啊,這題還沒結束!」

  「……」

  「相澤君,這是我為你做的便當,你喜歡嗎?」

  「吃飯太浪費時間,不符合合理性,還不如吃能量果凍……」

  「不浪漫!OUT!而且你每次還不是吃我做的便當吃得很開心?」

  「並沒有很開心。」

  「相澤君,你怕黑嗎?」

  「我不怕黑。」

  「不浪漫!OUT!OUT!OUT!」山田說,「消太,這時候要善加利用你陰沉的個性,讓女生覺得你很神祕,就會對你感興趣了。」他安靜了一會培養氣氛,才做出憂傷的表情,「『我不怕黑……我,只害怕孤獨。』——有沒有?既神秘又深層,連我都快愛上我自己了!」

  「但我不害怕孤獨,」相澤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有你在嗎?一直吵個不停。」

  山田臉紅了。

  「……消太,看不出來你其實這麼厲害,會心一擊……」

  「啊?」

FIN

早安,趕報告趕到快四點,現在起來繼續趕……早餐要吃什麼……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