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LL 架空 凜花】架空問卷‧02演藝架空

(1)(2)

2-演藝架空

※本文CP為LoveLive!的星空凜×小泉花陽,副CP為妮姬。

※復健用,架空、有點獵奇描寫。

  「……無論如何,花陽親都是凜的花陽親……

  「所以啊,不用再害怕,也不用再逃跑了。

  「凜這就來陪妳了喵。」

  少女的周遭堆滿被破壞頭顱的喪屍殘體,張開雙臂,帶著燦爛的笑容朝摯友走去。

  「凜、等等!」矢澤妮可才反應過來不對,用盡全身的力氣呼喊著、試圖阻止,卻只能看著學妹的背影離她越來越遠。

  『自從感染喪屍病毒後花陽親就什麼都沒吃了。』矢澤妮可記得星空凜常常在吃飯的時候面露失落地提起這件事。

  『如果要吃的話也只能吃人肉……啊,如果把凜的肉分一點給花陽親——』有次凜一拍掌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般這麼說,卻馬上被真姬敲頭,『好痛喵!』

  『大笨蛋。』真姬夾了一筷子的番茄炒蛋塞到凜嘴裡,『凜根本沒多少肉,哪還夠分給別人吃。還有,如果你硬是要花陽吃,她一定又要嚇哭了。』

  凜努力咀嚼著滿口的食物,『唔嗯,但是凜……』

  『笨蛋笨蛋笨蛋,這種話不要再說了,花陽聽到會很難過的。』真姬又塞了凜一筷子水煮菠菜。

  『就算是我聽到,也會稍微有點難過的……所以,不准再說了。』

  誰都知道花陽每天都坐在她們的基地外,有時她們外出搜尋倖存者,還會看到花陽躲在斷掉的柱子或破牆後面,躲藏技術實在很差——但小泉花陽就是這樣有些單純冒失的女孩子。

  雖然感染喪屍病毒後就會失去食慾,並快速地失去身體的感覺,——即是意味著不渴、不餓、不怕痛也不疲憊——且不會被喪屍攻擊,就算在外面待著也不會有任何危險;但那樣的花陽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在躲她們的呢?

  凜又是用怎麼樣的心情去面對摯友終有天會失去理智、成為喪屍的結局呢?

  她們不斷殲滅喪屍,否則就會被喪屍殺死。

  雖然難過,卻不會感到罪惡。因為喪屍只不過是被病毒掌控的、會動的屍體罷了。

  但當親密的人用過於緩慢卻又過於快速的腳步走向這種結果,該怎麼才能用平常的態度舉起手中的武器呢?

  妮可無法想像,也不敢想像。

  她只能看著凜走向理智逐漸瓦解的摯友,她只能不斷地呼喊著那兩個幾乎從未分離的名字,她只能奔跑著、卻無論如何都追趕不上。

  「凜一直都很勇敢,因為約定好了。」

  她聽到凜下定決心般地哽咽。

  「凜……我……救救我……」

  她聽到花陽用盡全力的呢喃。

  「現在約定達成了,可以繼續一直在一起了呢!」凜一把抱住眼前人,就算被用力啃食了肩膀也沒放開,大片鮮血染紅她的上衣,活人的氣味讓喪屍病毒徹底統御了花陽的思緒,唯一剩下的念頭只有膨脹到極致的飢餓與對血肉的渴求。

  星空凜笑著閉上眼,將一直緊握於手中的小刀高高舉起——

  「Cut——!」

  導演氣如洪鐘地喊,同時用力闔上場記版。

  工作人員們見狀急忙朝場上的演員們圍了上去,遞水的遞水、裹浴巾的裹浴巾。

  現在是二月份,這部以喪屍、末世、女高中生為主題的影集從去年七月拍到現在,終於要迎向結局。劇中的時間還是夏天,不過劇外早已不是可以穿著短袖短裙到處跑的天氣了。

  星空凜打了個噴嚏,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紙巾,使勁擤了擤鼻子,「謝謝,今天真的好冷喵。」

  「凜淋了滿身血漿,所以特別冷呢。」花陽又披了一件浴巾到凜身上,仔細合攏,「等一下多喝點熱水,小心不要感冒了唷。」

  「喵嗚,遵命!」

  「我倒是一點都沒感覺冷呢,」同樣包著浴巾的矢澤妮可靠了過來,「還流了好多汗,這樣一點都沒有偶像風範啦……」

  「那是因為妮可親一直跑步啊。」

  坐在場邊等待下場戲的西木野真姬淡淡地補上一句,「雖然跑的很慢,但終歸是有運動到——」

  「誰跑的很慢呀!我可是用盡全力、逼出體內每一分潛能、每個細胞都在痛苦的喊著『妮可妮可妮妮妮妮妮——』的跑的!」

  但導演卻一直說她跑的不夠賣力,看起來完全沒有很著急的樣子……之類的,讓她重跑了好幾遍。

  這時導演走了過來,對四個少女說明待會要拍的鏡頭——下場戲主要都是矢澤妮可和西木野真姬的鏡頭,需要很多面部表情特寫——從哭到笑、再從笑到哭,對生之所欲、死之所怖的細微情緒——對演員而言無疑是很大的挑戰。

  「……矢澤在看到兩位學妹緊擁著彼此死去後,跪在地上大哭。這時西木野從她後面出現。」導演描述,「她靜靜站了一會兒,然後喊了聲『妮可』。」

  少女演員們雖然都看過劇本無數次,但聽著導演認真的陳述,還是不由地屏氣靜聽。

  彷彿正身處那座空城,家人朋友或不知去向、或變成可怕的怪物,少女們只能依偎著彼此,在不斷勇敢起來的同時也更加恐懼失去。風吹過一扇扇破敗的窗,碎瓦間長出的綠色嫩芽,沾滿鮮血的小指彼此勾在一起,稚氣卻堅定地對彼此約定:不會變成怪物的,因為我會保護你。

  「矢澤猛然回頭,帶著滿臉的淚抱住西木野,她再也無法承受不斷失去的痛苦了。」導演頓了頓,像在醞釀情緒,「西木野什麼話也沒說,就只是抱著她。過了一會兒矢澤才抬起頭,看著西木野的臉,慌張地說……」

FIN

(1)(2)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