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LL 架空 凜花】架空問卷‧01末世架空

(1)(2)

1-末世架空

※本文CP為LoveLive!的星空凜×小泉花陽,副CP為妮姬。

※架空、有點獵奇描寫。

  她的髮帶斷了一邊,黑髮半蓋下來,沾著血跡的粉色髮帶如翅翼殘破的蝴蝶般落在地上。她沒有彎身去撿,而是重複舉起椅子腿,砸在喪屍發綠的腦袋上。

  「妮可親!」身後傳來呼喊聲,她下意識高舉手中的武器,朝音源揮去——

  「妮可親,是我!是凜!」

  被閃開了。矢澤妮可愣了一下,才踉蹌地退後兩步,輕輕喊了聲凜。

  「對喔,是凜。」全名星空凜的少女笑了笑,從抽出別在腰上的小刀,「來接妮可親回家喵。」

  剛剛凜的聲音太大了,吸引了不少喪屍的朝這裡過來,用一種可恨又可憐的扭曲姿態逼近她們。

  星空凜迅速擺出防禦架勢,妮可有些累了,仍舉著椅子腿。兩人不約而同地衝向離自己最近的喪屍。綠血與腐肉橫飛,不免沾上她們的衣服和皮膚,但少女們沒有露出任何厭惡或恐懼的表情,只是專心致志地殲滅再殲滅。

  「妮可親的菜刀呢?帥帥的矢澤家祖傳菜刀呢!」

  「斷了啦,剛剛不小心劈到腿骨……」

  「好可惜喵……」

  兩人交談著,小刀捅入眼窩,椅子腿在腦門上擊出深深的凹痕,轉瞬間少女們已經將所有的喪屍都打倒在地,並嚴謹地一一將頭顱破壞。

  「所——以——說,妮可親到底為什麼自己偷偷溜出來喵?在走回家的路上跟凜坦白重寬喵!」星空凜抹抹臉上的綠色液體,「一大早就發現妮可親不在床上,也沒準備早餐,凜到現在都還沒吃,為了早餐一直在找妮可親到底跑去哪裡了,又餓又擔心喵!」

  「你到底是為了早餐還是為了我呀……」妮可揉揉凜的頭髮,心裡明白自家小學妹大概擔心壞了,才會再找到她後一放鬆心情、就忍不住抱怨。她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個乳白色的密封袋,在半透明的袋子裡隱約可以看見繃帶和優碘的形狀,還有幾顆大約是止痛消炎一類的常備藥,「呃……真姬她……你知道的,就去學校保健室找找,幸好有……」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

  「……嗯。」

  「不愧是妮可親啊。」

  「什麼啦……」

  「不愧是最喜歡真姬的妮可親啊,凜想表達這樣的意思喵。」

  「誰、誰喜歡她了!只不過是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後輩!不、不過就是和你跟花陽一樣……麻煩死了!」妮可脹紅了臉,忿忿地把密封袋塞回口袋,甩下凜就走,還一邊嘀嘀咕咕著「才沒有喜歡」之類的話。

  凜追了上去,歪著頭說,「妮可親好困擾的樣子,那凜就幫忙跟真姬說你不喜歡她了……喵?」

  「不行!」

  「那是喜歡?」

  「沒、……」

  「那就跟真姬說——」

  「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全世界最喜歡小真姬了!哇啊啊啊啊討厭。」妮可掩著耳朵跑了起來,剛認識凜的時候還以為她是個單純天然的孩子,沒想到熟起來之後老是被惡作劇,特別是遇到跟西木野真姬有關的事……天真難道是妮可自己嗎?

  跑了一陣,她突然發現凜沒有跟上來。照凜的速度,追上她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才對,妮可急忙回過頭,很快地就在不遠處看到學妹的背影。

  兩個學妹,凜和花陽。

  「啊,妮可……」

  「凜,退後!」妮可跑了過去,表情滿是戒慎,「說好了要距離一公尺以上的。」

  「對、對不起,好不容易才找到凜,太高興……」被稱為花陽的少女連忙退後幾步,垂著頭道歉。

  「但是,花陽親她——!」

  「沒事的,因為約定好了,而且也是為了保護凜跟大家……」花陽溫聲說道,「真姬醒來後很擔心你們呢,但她的傷口好像很痛,才拜託我出來找找。」她頓了頓,「太好了,你們都沒事。凜和妮可趕快回去不要讓真姬擔心了,花陽先回自己的地方……」

  「騙人,花陽親才沒有什麼自己的地方!每次都還是在基地附近待著,也是因為這樣才會被真姬拜託吧!為什麼、為什麼不進來跟我們一起住呢……每天晚上凜都想著花陽親會不會怕黑,下雨的時候想花陽親會不會冷,聽到喪屍的吼聲都擔心花陽親受傷,吃飯的時候想花陽親一定也想跟我們一起吃飯——」

  「凜……」

  「凜討厭跟花陽親分開,明明就在眼前卻不能抱抱花陽親,凜討厭這樣子……」凜朝花陽撲了過去,被抱了個滿懷,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急著想掙開,卻被凜一句「每天都好想好想花陽親」差點逼出眼淚。

  「……我也,每天都好想好想凜……」她放鬆下來,輕輕把手放在凜的肩膀上,然後往後退了一步,看著她的眼睛,「但是現在的我很可能會傷害凜,我不想這樣,所以,凜要勇敢,好不好?」

  放在凜肩上的那雙手曾經能做出最好吃的飯糰、折可愛的貓貓摺紙,但現在卻已腐爛露骨;望著凜的那雙眼仍是全世界最美麗的紫羅蘭色,雖然蒙上了一層濁綠,還是最美麗、全世界最美麗……

  凜張口還想反駁什麼,但看著眼前人祈求的表情,最後只能咬咬牙回答,「……好,凜會勇敢……」

  妮可什麼也沒說,任凜目送花陽的背影直到看不到為止,她也沒能說出一句催促的話。

  回程的路上異常沉默。

FIN

不想做正事就來填舊坑(躺著

(1)(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