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短打兩則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劇本文。下流梗、真的很雷很OOC,慎。可以想像成麥克和相澤胡亂說話把自家學弟耍著玩,不一定是說真的(?)

  十三號:前輩們早安!咦、麥克前輩的下巴怎麼瘀青了?

  麥克:都怪橡皮頭!明明是他自己開口要求我做的,但又說我技術不好弄的他很痛,一直亂動,腦袋才撞上我的下巴。

  十三號:……咦?

  相澤:該怪你才對,那麼簡單的事,就算技術再怎麼差也不會搞的那麼痛吧。突然就戳進來,差點都要被你弄壞了,還害我滿臉都沾的濕答答的。

  十三號:前、前輩,雖然我完全不介意你們的關係,但再怎麼說這種事還是不要在別人面前講比較好,很害羞的……

  麥克:嗯?為什麼要害羞?

  相澤:大概是因為麥克你滴眼藥水的技術太爛,讓十三號光聽就為你感到羞恥吧。

  麥克:喂!

  十三號:原來是在說眼藥水嗎……

  十三號:前輩們早安!咦,相澤前輩的手受傷了嗎?

  相澤:嗯,本來以為是件簡單的事,才想來試試看的,但從結果看來真是不合理。

  麥克:何止不合理,簡直搞的一團糟!你說這麼多年來都是我在辛苦,想擔當我的位置試試、我真的很高興喔!但橡皮頭你為什麼要把一堆東西都往裡面塞呢?做到最後都變得很奇怪了啊!我連眼淚都被逼出來了。

  相澤:抱歉,我本來以為這樣會很不錯的……

  麥克:不用道歉啦,畢竟我也是覺得會很有趣才答應的。

  十三號:危、危險的事還是不要做比較好吧?

  麥克:嗯,還是傳統的做法比較好一點吧。像這種連拿菜刀都會切刀手的傢伙,一開始就不該嘗試創意料理的。

  十三號:原來是在說煮菜嗎……

※ 

  十三號:相澤前輩早安!

  相澤:早……

  十三號:前輩今天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相澤:嗯,今天一早起來發現出血還有點腫起來了,果然不應該因為手受傷不方便就任由麥克為所欲為……

  十三號:咦!麥克前輩到底做了什麼?

  相澤:昨晚他一直在我裡面攪來攪去,已經跟他說那個東西很硬、太粗暴會很不舒服了,他還一直戳到比較敏感的地方。

  十三號:呃……

  相澤:雖然後來他慢慢抓到力道就有稍微舒服一點,但最後突然被一下子伸進很深的地方,害我難受到吐出來。

  十三號:前輩、如果真的那麼不舒服的話,就直接拒絕吧?不要再讓麥克前輩這麼做了吧?

  相澤:當然不會再讓他做了,可是手的傷復原前該怎麼辦也是個問題。所以,十三號,你有推薦的電動牙刷品牌嗎?

  十三號:原來是在說刷牙嗎……


  十三號:前輩們早安!

  麥克:早……

  相澤:早……

  十三號:前輩們看起來都很疲倦呢。

  相澤:嗯,太晚睡了。

  麥克:結束一輪之後橡皮頭竟然會要求再來一遍,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了,但因為太難得所以還是忍不住又來了一次。

  相澤:明明是你吵著要繼續吧。

  麥克:哈啊……年紀大了沒辦法再這樣毫無節制了。

  相澤:在節制這方面你很缺乏合理性。

  十三號:前輩們是在說打遊戲吧!玩了一輪後因為太有趣了又忍不住玩了一次,所以才晚睡的吧!

  相澤:你在說什麼?

  麥克:我們在說的是make love喔。

  十三號:原來是在說做……啊啊啊啊啊?!

FIN


2-羨慕

  「不得不說……有時候好忌妒那些被你打倒的villains!」

  「忌妒什麼啊……」

  「就是、消太不是常那樣嗎!嘩的一下突然坐到敵人肚子上壓制住,這個習慣真是太不好了!So bad!」

  「用身體重量去做壓制是最穩妥的方法。」相澤淡淡反駁,「或許攻擊敵方腿部也可以達到讓對方喪失行動能力的結果,但相較之下直接壓制並即暈對方更令人出奇不意,也能降低對方反擊的機率。」

  麥克想了一下,露出壞笑,「那用在我身上試試看嘛,我想觀摩學習一下。」

  相澤疑惑地望著眼前人,雖然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也沒多問,「那好,你站定位。」

  「喔喔。」

  「身為攻擊方,我會取大約五到十公尺作為前衝的距離,雖然直接用利器壓制也還是能做到,但藉由助跑可以更省力氣。」說著,相澤往後退到離麥克一段距離的地方,抓起脖子上的拘捕武器,身體前傾。

  「要注意的是,在我方往前跑時敵方可能也在移動中或做攻擊,需要隨時調整行動方案,不能執著於壓制——但這你應該也知道了。」露出「如果連這不知道那還得了」的表情,相澤開始朝麥克跑了過去,因為要示範的是壓制動作所以並未甩出武器,但也不知道是習慣還是如何,他的雙手仍舊牢牢抓緊灰白的拘束帶。

  消太!朝我!跑過來了!麥克覺得自己心理面有群小小人在載歌載舞,都快開起嘉年華會狂歡了,但他表面上仍勉強保持鄭定,擺出防禦姿勢等待。

  麥克當然不會羨慕那些villain被相澤爆打,但他很羨慕villain可以讓相澤坐在他們身上啊!雖說這麼想實在很糟糕,但身為正常的男性哪能沒有一些妄想呢?麥克認為自己的還自合理範圍內了。

  只不過是想要、消太主動坐到自己身上,然後說一些羞羞的話之類的,如果可以俯身再給他一個吻就好了……

  在他忍不住又開始妄想的時候,相澤已經衝到他面前——

  然後使出肘擊。

  「咦、痛痛痛——」

  麥克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一把推到地上,相澤用力壓制並扣住他的雙手、腰部也用腿部夾緊,餘下的手則握成拳,然後,高高舉起。

  啊啊啊要被打了——

  「大概是這樣。」相澤放下拳頭,又說,「這是最基礎的一種,雖然還有很多變體,但我懶的示範了。」說完還打了個哈欠,露出困倦的表情,剛才那種強勢的樣子完全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

  「……消太。」

  「嗯?」

  「這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想像跟現實常會存在差異,不奇怪。」

  相澤又打了個哈欠。

FIN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