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我命運的宿敵得了絕症(上)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自我流花吐症,有使用《花吐き乙女》的初始設定但修改很大;論壇體,只看樓主狀態;同期組高中私設。邏輯不通順、OOC。

標題:我命運的宿敵得了絕症

原po

  如題,急急急急線上等啊啊啊!

原po

  抱歉抱歉,我剛剛有點混亂,一邊發文一邊又不小心把房間的窗戶喊破了哈。

原po

  不要在意細節!總之窗戶我先用膠帶黏好了,常有的事沒問題的!

  我現在從頭開始講。

  宿敵是我同班同學,大概剛入學我們就互看不順眼,常常吵架。很不巧的是我們剛好又坐前後桌,我坐宿敵後面,我個性比較活潑,一開心起來就有點吵,宿敵則是老在睡覺,每次被我吵醒都很不高興,罵我大喇叭之類的,然後我就會回罵他懶鬼,吵著吵著最後常常打起來。

  宿敵上課都在睡覺,但功課卻很好,幾乎都考前三名,我每次拼死讀書都考不贏他。還好我從小就擅長英文,至少英文一科能贏。所以我每次都會跟宿敵炫耀英文成績。

  但可惡的事來了。說起來我們學校校風很free,包括老師的教學方式都特別活潑。有次英文老師用了一本小說當英上課教材,那本小說的主角是隻貓。貓整天都在屋頂上看雲睡懶覺,偶爾跟路過的鸚鵡拌嘴之類的。宿敵好像特別喜歡,那段時間每到英文課就會像詐屍一樣突然醒過了,坐的特別直,眼睛都放光了(雖然宿敵的眼睛確實會發光,但我不是那個意思,譬喻、譬喻懂吧?)

  然後那一次期末考,宿敵的英文考了個滿分。

  老師宣布他滿分的當下我臉都綠了,雖然我也考了九八,但輸了就是輸了嘛,要不是會被老師罵我那瞬間都想把考卷吃掉了。

  宿敵就那樣拿著考卷回到座位,然後轉頭跟我說了三個字:我贏了。

  你們說可不可惡!我把他當宿敵完全不過分吧!諸如此外的事還有很多,我再說一件。

  我們學校另一個特色就是體能課特別多,也不是說打球跑步那種體能,比較偏打架實戰的。說太多我怕掉匿名。

  宿敵的個性很特別,雖然不能明說,但一般時候宿敵幾乎像無個性者。我的個性就比較偏向攻擊強的那一種。我前面說過我們剛入學就因為一些事互看不順眼,後來到第一次體能課,老師剛好把我們安排到一組對打,那時候我超高興的,有正當理由可以打他一頓怎麼不高興。

原PO

>>10

  咦,說我幼稚!Why!我才不幼稚呢,只是好勝心強了點!

原PO

  絕症的事等一下就會講到了,大家不要急,雖然我也很急但先讓我把宿敵的惡行惡狀講完吧。

  所以我就信心滿滿的上台了——你們可以想像一下,一邊是閃閃發光的我,對面是一臉想睡的宿敵——老師一聲令下,開打,因為宿敵個性的原因我選擇繞到他背後攻擊,第一下攻擊成功了,但宿敵竟然只是晃了一下就轉頭朝我衝過來,然後就變成肉搏戰了。

  ……不得不說,別看宿敵平常一副懶散的樣子,體能特別好。我三兩下就被他壓在地上打,雖然很痛,可是喊投降又太丟臉了。

  我那時就跟宿敵打商量說,「打臉可以,但不要打我的墨鏡啊!」

  宿敵看著我,放下舉起的拳頭。

  然後,

  然後!

  摘下我的墨鏡直接掰成兩半了啊啊啊啊啊!

原PO

  不准笑!我的寶貝墨鏡死得這麼慘你們還一直哈哈哈這樣對嗎?

  反正我跟宿敵的關係就是這麼差,但不知為何班上同學跟老師都以為我們是朋友,老是問「原PO你怎麼沒跟宿敵一起吃飯?」、「原PO啊,宿敵今天怎麼沒來上課,感冒了嗎?」……真是不知道他們哪裡搞錯了,我們雖然的確常常一起吃飯、一起考前複習,也並肩打群架過,但那都是因為我們是宿敵,根本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就這樣我們升上三年級,再沒多久就要畢業了。

  我本來以為我跟宿敵就會這樣一直吵鬧互毆到畢業,我罵他一句「懶惰鬼」他就會回一句「神經病」,但沒想到宿敵卻突然得了絕症。

  我還記得那天早上我一如往常是全班最早到的,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教室裡苦讀英雄史,沒多久宿敵也推門走進來,把書包隨手掛在椅背上就立刻趴下睡覺。

  我問宿敵,「怎麼今天這麼早?」因為宿敵平常都是伴隨著上課中踩線到校了,偶爾還會因遲到被老師念,所以看到他這麼早就出現在教室還真難得。

  宿敵回答我,他昨晚沒睡好,用他那種平板又無力的聲音、還伴隨著幾聲咳嗽。

  我頓時就不滿起來,嚴肅地提醒宿敵說千萬要保持良好作息、三餐正常、只要稍微感到身體不適就得提早就醫才行,否則如果他把自己的身體搞垮了還怎麼當我宿敵,我可不想勝之不武。

  宿敵說了聲「你真吵」,但似乎沒打算跟我辯下去,又繼續輕輕掩嘴咳嗽起來。

  那時我似乎看見他的指間飛出花瓣,在空中飛舞,最後消散在晨光之中。

原PO

  >>56

  什麼覺得我畫風都不對了!說什麼呢!我平常就是這麼個文藝的青年,會彈吉他還會自己作詞作曲呢!

  那天宿敵咳嗽得越來越嚴重,連老師都問他要不要到把保健室休息,或乾脆回家。但宿敵只是用圍巾掩住自己的嘴,沉默搖頭。那時我想,早上看到的花瓣大概只是錯覺吧,也可能是宿敵一早起來神智不清跑去吃了路上的花。但到了第四節快下課時,宿敵突然臉色鐵青地站了起來,說要去廁所,才說完就一邊咳嗽一邊快步離開,結果還沒走出教室就吐了出來。

  因為宿敵今天實在太奇怪,從早上開始我就一直注意著他,在他吐的當下我也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也沒多想就跑到他身邊。

  宿敵臉色慘白到不行,抱著肚子緩緩蹲下後又開始乾嘔起來,我問他還想吐嗎?一邊幫他拍背,餘光就看到他吐出來的東西裡面參雜很多藍色花瓣,還有一些被擠壓變形的花苞,大約一個指節大小。

  宿敵你到底吃了什麼啊!亂吃也要有個限度啊!

  我才剛準備罵人呢,該堂課的老師就跑過來。我發誓老師看到加了一堆花瓣的嘔吐物時,露出可以用「大驚失色」形容的表情,然後他用個性一下子把地上的髒亂全收拾掉,然後要同學都到座位上坐好。

  「原PO你也是,回去坐好。」

  「但宿敵他看起來很不舒服……」

  「你回去。」

  老師的表情霎時間顯得很嚴肅,見我要掏紙給宿敵擦嘴巴,竟直接攔住我的動作,自己拿過我那包面紙再轉交給宿敵。我當下也覺得很莫名其妙,只好乖乖回座位上坐好。

  老師伸手想去扶宿敵,後者搖頭拒絕並自己站了起來,然後就跟老師一起離開了。

  過了很久老師才回來,說宿敵生病了需要休養,或許要過幾天才能來上課。

  隔天宿敵果然沒出現在教室裡。

  但再隔天、再隔天、再再隔天,一直到一週過去了,我再沒有看到宿敵。

原PO

  抱歉剛剛校長巡堂,手機差點被收走,還好我說是在用手機查資料校長就還我了(雖然他一直意味深長地看著我,有點可怕)。我繼續接著說。

  我一直纏著老師問宿敵的狀況,但無論哪位老師都向串通好似的用一句「等宿敵病好了就會回學校」來堵我。

  打了宿敵的電話很多次,但從來沒被接起來過。

  心裡悶的要死。那種感覺好像你每天都會經過某家拉麵店,雖然那家店的拉麵不好吃,但有一天你發現拉麵店突然倒了,才會發現你再也吃不到那麼難吃的拉麵了……

  整整一周,我沒有可以比成績的對象、雖然也可以跟其他同學比,但總感覺完全提不起勁,就算英文考一百分也高興不起來;體能課對打時老是分心,差點被一個異形系的傢伙揍爛。雖然我也常常被宿敵揍,但跟他打的時候就有一種、怎麼說呢,自我超越的感覺吧!好像只要一直一直跟宿敵比較下去,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成長到頂點的地方。

  唉,扯遠了,上面這段你們就當作沒看到吧。

  剛剛我也跑到教師辦公室試圖探聽情報,還沒推門就聽到裡面校長在跟我們班導師說話,提到宿敵的名字。我聽力很好,就躲在窗下聽他們繼續說,隱約聽到「他不肯說……」、「無法治療」、「持續吐出花朵」和「這樣下去可能會死」等句子,還沒聽明白就被路過的別科老師發現,問我鬼鬼祟祟的又想做什麼,我趕快打哈哈跑掉了。

  聽起來很不妙不是嗎……

  我現在看到自己打的標題,有點想搧自己兩巴掌,畢竟也還不確定宿敵得的是什麼病,說得了絕症實在太不吉利了!

  但,有沒有人可以幫幫忙,告訴我宿敵到底怎麼了?

TBC

很好先這樣,會不會有後續再說……設定被我搞得越來越複雜OTZ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