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MHA 麥相】相澤最近總覺得很睏

※本文CP為我的英雄學院的布雷森特·麥克×相澤消太。

※麥相交往中,未同居。流水帳無內容。

TAG:我以為你在哭

  ——相澤最近總覺得很睏。

  那種疲憊感是物理性而非精神上,他總覺得眼球表面很乾燥,有種搔癢且灼熱的感覺,同時眼皮很厚重、腫脹,每一下眨眼睫毛碰觸下眼瞼的感受也很是清晰,讓人非常難受。

  他總是覺得很睏,抓到空閒就想閉上眼睛休息,就算不能睡著也沒關係,重點是讓眼球能透過闔眼的動作濕潤一點,舒服一點。

  下班後他改好全班的作業,又花了一點時間把成績輸入進電腦。通常這些工作他會在學校就完成,畢竟要把整疊作業帶回家改也很麻煩,但這幾天他忙著考核學生們的職場體驗申請單,課餘時間就沒空做這些雜事了。

  多數學生他不用怎麼考慮就直接通過申請,但也有些學生的申請讓他有些遲疑,不知道該同意還是駁回——相澤平時雖然不太管班級事務,但他其實用了很多時間在觀察他的學生。每個孩子的性格、優缺點、家庭背景和未來的可能性,他都默默看在眼裡並一一記錄下來。身為一介教師,他雖然無法替學生創造未來,但至少能做一個理解和引導者的角色——該如何做選擇才合理?相澤認為這是件需要用心去做的事。

  關上電腦、關上房間的燈,相澤在自己的睡袋上躺平,用雙手的小拇指輕輕按壓眼皮。

  使用電子產品對他的眼睛負擔很大,因此無論是現代人手一台的智慧型手機,或電子手錶、眼鏡型電腦之類新潮的東西他都沒有,只有除撥接外沒有其他功能的陽春電話。房間裡的筆記型電腦還是他為了教師的工作特別買的。

  雖然有特別裝設過濾藍光的軟體,用電腦時相澤也會戴上防藍光眼鏡,但每次盯過銀幕後還是會讓他不舒服好一陣子。

  比如說現在。

  他覺得很睏,很疲憊,雖然知道這種感覺源自物理性而非精神上,但這時相澤卻有種無力的錯覺,這時候他想起他的教師工作和學生們,從過去到現在——主要是現在——他的所有學生,無論是被他判定發展性為零並開除學籍的學生、或合理性不足但仍存在潛力的學生,臉孔、聲音,他都記在心上。

  顯然這種行為不符合相澤一直以來尊崇合理的準則,但就如他空空如也的房間無可奈何地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那樣,雖然認為不該背負一些無謂的東西拖慢自己的腳步,如果拋棄了某些記憶與責任,那麼所謂的前進也只不過是毫無意義地挪動雙腳罷了。

  雙眼的酸澀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他從口袋裡摸出不離身的眼藥水快速點了幾滴,因為現在他處在躺著的姿勢,所以眼藥水滴入眼中後就從眼眶滑落,他也沒伸手擦掉就繼續閉起眼睛。

  鑰匙插入鎖孔的聲音,轉動,推門,腳步聲。

  「消太?」

  「嗯。」

  「在睡嗎?怎麼不開燈?」擁有相澤家鑰匙的人除相澤自己之外也只有那一個。麥克背對門外的光源,大概是因為剛點過眼藥水,在相澤眼中有些模糊不清,「我被事務所找去開會,開到剛剛才結束。路過一間小吃攤看起來還不錯,就買來找你一起吃啦。」麥克提高手中拎著的袋子示意,「怎麼,打擾到你休息了嗎?」

  「沒有,眼睛很酸,就躺一下。」相澤回答。這時候麥克朝他走了過來,逐漸遠離光源讓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長,然後麥克在他身邊蹲坐下來,把手中的食物放到一旁。

  「剛剛猛一看還以為你在哭,嚇一跳,原來是眼藥水嗎。」麥克的視線從放在一旁的眼藥水小瓶移到相澤臉上,手掌輕輕撫摸上帶水痕的臉頰著,感受到對方明顯僵硬了一下,麥克低聲說,「你很累吧,消太。」

  「……」

  「從一起讀高中那時候就知道了,雖然你總是一副提不起幹勁的模樣,但只要是決定要做的事就一定會做好。」他用拇指替對方抹掉眼藥水的痕跡,「現在也是,因為一直努力著而開始感到累了吧。」

  說罷,麥克低頭吻了相澤。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時候就該親親這個人。麥克扶著相澤的臉,手指慢慢末入他的黑髮——這個吻不長也不煽情,就只是撫慰性質的碰觸——然後結束。

  「加油打氣的吻,有沒有感覺現在充滿力量啊消太!」

  「沒有。」相澤說。

  「回答得太快了!我有點受打擊!」

  相澤沒再多說什麼,只是看著眼前捧著心口亂叫的戀人。後者似乎被盯到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頭又說,「所、所以說啊……」

  「嗯?」

  「我知道消太最後一定能把所有事都做得很好,」他笑了起來,「我一直知道。但還是要注意不要讓自己太累了,不然的話跟你接吻的時候,我可是會因為心疼你眼睛裡血絲變多而分心的哦。」

  相澤坐起身捶了他一拳當作答覆,兩人也沒再提剛才的事,打開麥克帶來的食物開始他們的宵夜時間。

  ——相澤最近總覺得很睏。這種疲憊感既源自物理也源自精神,但總有個人會發現他的疲憊,並用自己的方式給他安慰。

FIN

標題好廢,廢到我覺得好丟臉XDD

當一個文手想看相澤老師戴眼鏡時,只能寫個千字的廢話來鋪陳短短一句畫面……我想看老師帶抗藍光眼鏡。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