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微鮫亞】心情不好的一天‧04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到這一章就坑了。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露基是西昂的鄰居,克萊爾則是露基和露基的妹妹,小林,的家教。待少年們(其實只有阿魯巴)手忙腳亂的安撫好哭泣的女孩後,才從她口中得知她昨天遇到的可怕經歷。

  露基和小林都是小學生,昨天只上半天課,因此全家約好要一起吃下午茶。但下午茶用到一半,爸爸莫名的站起身,摔了茶杯——然後開始腐爛。

  媽媽殺了爸爸。

  媽媽微笑地斬斷自己即將傷害女兒的手,要她們快逃。

  露基和小林逃到街上,遇到了好心的陌生人幫忙,一起躲進便利商店的小倉庫。

  到了晚上,陌生人突然變成殭屍,狂暴前用最後的清明撞開小倉庫的門。

  露基和小林奮力逃了出來,但沒想到晚上的殭屍群似乎變得更強悍,在逃跑的過程中,姊妹倆竟走散了。

  「所以妳回家是為了找小林啊。」阿魯巴摸摸露基的頭。她是非常、非常堅強的女孩子呢,阿魯巴想。如果是自己遇上這種事,或許根本撐不下去。

  露基紅著眼眶,點點頭,「我是姊姊,要保護好她。」她眨了眨眼睛,才哽咽地說,「可是我……我把小林……弄丟了。」

  「不是妳的錯。」西昂淡淡的說,阿魯巴知道,這已經是對方最大程度的安慰了。西昂的頭髮還滴著水,肩上的毛巾濕了一大片,那似乎能象徵一種理智下的情感浮動。西昂沉默了一會,又說,「露基,妳說到了晚上殭屍變得更強,能說清楚點嗎?」

  露基提供了令人訝異的情報。

  據她所觀察,白天的時候,殭屍似乎沒有那麼敏銳,就算能察覺到活人的氣息,但行動緩慢,攻擊主要是以撲打和撕咬為主;但到了晚上,殭屍群似乎出現某種變化,不斷腐爛的身體變的強壯起來,異化的牙和指甲也更加銳利。白天的時候擊中要害就能使之停止活動的殭屍,到了晚上卻如同擁有不死之身。

  是夜晚帶給他們力量,還是……進化?西昂對後者的假設不敢想像。但為了避免影響夥伴們的心情,他並沒有說出自己的憂慮。

  「阿魯巴桑,換你去洗了是也。」綁著小馬尾的亞努阿從浴室走出來,身上還是穿著原先那套制服,沾著血和土屑。

  西昂皺了皺眉,問,「要不要借你衣服穿?」

  「不用了是也,反正等一下在下也會回家一趟。」亞努阿笑道,「倒是阿魯巴桑剛剛回家時忘了拿衣服呢,跟西昂桑借一套吧。」

  「欸——要讓部長穿我的衣服嗎?」

  「有、有什麼不妥嗎?」阿魯巴心中的警鈴大作。

  「不,沒什麼,只是想到好好一件衣服之後要被丟掉,就覺得有點不捨呢。」西昂笑道,「是吧?露基。」

  「是呢,西昂哥哥。」露基回以一笑。 

  「可以不要丟啊?!應該說、為什麼要丟?」

  「「因為沾上了肋骨的味道啊。」」兩人歪著頭,一副「這是理所當然的喔你怎麼會不懂呢?」的模樣。

  「並不會——!」  

  這時候的阿魯巴還沒想到,為什麼與他素未謀面的露基,會那麼了解他與西昂平時的玩笑話。

  待眾人梳洗完畢,他們就準備出發到亞努阿的家。西昂本來要露基留在他家,但露基堅持同行。

  說不定會遇上小林。她低聲說。

  亞努阿家住的很遠,接近郊區,但因為學區的緣故,他每天還是必須通勤將近半小時才能到校。路途上西昂仔細觀察殭屍群,暗暗有種不好的預感——它們,變得更強了。

  有部分的殭屍已經敵不住快速的腐敗,倒在路邊,然後被其他殭屍吞食;但餘下的殭屍似乎停止腐敗,就連身上的爛皮肉都產生一層薄薄的膜,他不清楚那是什麼,但那似乎能修復殭屍的肉體,讓它們的活動更加敏捷。

  也不知道該說他的朋友們粗神經還是怎樣,總之他們根本沒察覺殭屍的變化。阿魯巴背著閉眼睛的露基,一邊講無聊的冷笑話;亞努阿拿著木棍,一蹦一跳的佯裝自己會忍術;露基緊緊閉著眼睛,時不時說她不害怕,可以下來自己走,卻又很滿足的抱著阿魯巴的脖子,抱怨阿魯巴的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他們的家人都凶多吉少。

  但在面對結果前,仍必須繼續前進。

  亞努阿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他戰戰兢兢地低下頭——事實上他連低頭這個動作都很難做到——黑色的槍管正抵著他的喉嚨,他當下認為這就是一個玩笑,如同這兩天世界開的一個大玩笑。

  他的夥伴們不敢貿然靠近,只能站在幾步外擔憂地望著。拿槍的人穿著密不透風的防疫裝,冷然地要亞努阿不准再前進。

  「但在下的家在那裏!」

  「裡面只有屍體,連同房子、全燒了。」

  「?!」

  那人像是沒看見亞努阿的驚愕,繼續用一種公事公辦的語氣道,「為了不讓病毒散播出去,請暫時留在隔離區內。」

  「讓在下回家!求求你讓在下回家一趟,看一眼就好了!」

  「您再靠過來我就要開槍了!」

  「那是我的家啊,我要回家……」連自稱詞都改變了,黑髮的少年散著劉海,一藍一紅的眼睛恍忽起來。他原本還有些忌憚防疫人員手上的槍,但現在簡直發了瘋似的推擠著對方,「我不相信……」

  「嘖,亞努阿失控了。」西昂要露基從阿魯巴背上下來,「走,去拉他回來。」

  但他們才前進了一步,其餘穿著防疫裝的人就舉起槍對著他們,西昂的臉色沉了下來,阿魯巴則咬緊牙——他們簡直被當成毒水猛獸。

  「請看清楚,我們不是殭屍!區內很危險,我們還帶著小孩子,能不能讓我們出去?」阿魯巴試圖動之以情。

  「你們身上全帶了病毒,請暫時待在隔離區內。」其中一人回答。

  「什麼?!」

  「現在不是震驚的時候,」西昂按了一下阿魯巴的肩膀,接著對防疫人員們發話,「我們的朋友情緒有些失控,請讓我們帶他回來。」

  「不行,如果你們趁靠近的時後衝出封鎖線怎麼辦?」

  「你——!」

  亞努阿被推的跌坐在地,愣了愣,又試圖站起來。與他糾纏的防疫人似乎也動怒了,忿忿地罵到,「你們遲早都會變成殭屍,別出來害人!」說罷,竟一腳踢向亞努阿。

  然後,穿著防疫裝傢伙猛然倒在地上。

  「說好了,不會傷害我們這一區的居民吧!」紅髮男子怒吼,右拳緊緊攢著,沒有人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他,首先反應過來的是被打倒在地的防疫人員,他再度舉起手中的槍,怒道,「你要違抗政府的命令?」

  「男子漢,只聽從自己內心的正義。」他彷彿視手槍於無物,逕自走到亞努阿身前,朝他伸出手,「好好活下去,這是你唯一能為死者做的事。」

  亞努阿抬頭看著他,眨眨眼,像是終於恢復神智。他握住他的手,「……在下是亞努阿,請問您是?」

  「鮫島。隸屬一個自發性的安全巡守隊。」

  鮫島的右手在左肩處輕敲,那似乎是某種禮節。

  「吾等,乃千陽。」

TBC

到這裡就坑了(被打

、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