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心情不好的一天‧02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但也可以當成阿魯羅斯看,因為我覺得其實沒什麼差。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他真的太莽撞了。

  阿魯巴緊緊握著他在路上找來的掃帚,一次又一次躲過殭屍的攻擊——他想他們應該是殭屍——有幾次他幾乎被殭屍暴長的尖齒咬著、被他們銳利的指甲抓傷,他只能奮力揮動手中的掃帚,擋下攻擊後就拔腿逃跑。他清楚記得過去西昂強迫他看的殭屍恐怖片裡,被殭屍傷害的人最終也會變成殭屍。好害怕。但他還是不停地奔跑,朝著朋友們所在的三樓。

  「沒事吧……!」

  當他抵達時,只見三樓站立著三個熟悉的身影,各自拿著木椅或椅子腿喘息,地面上滿是倒地的屍體。剛才已經看到過很多屍體與斷肢了,但那種急切奔到朋友身邊的心情讓他無暇害怕,直至現在,他才看清——是屍體,是穿著與他相同學校制服的屍體。

  「你來做什麼?」西昂有些生氣的問,「不就叫你滾了嗎?」

  「我、我擔心你們……」

  「……唉。用那張快哭的苦瓜臉嗎?」沉默了一陣,西昂才說,「走吧,這裡不安全。」

  「不過你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亞努阿說,「明明平常看起來體育很差是也。」

  「……我受傷了喔,我的心被傷到了。」阿魯巴恢復吐槽機制。

  「那就切掉吧。」西昂揚起一個嘲諷的笑,「由我這個未來的醫生。」

  「不行啊西碳,」克萊爾苦惱地阻止,「你還沒執照,不能動刀的。」

  「那才不是重點!」

  真可怕啊。明明四周環繞著屍體,他們卻能如平常那般鬥嘴打鬧。阿魯巴忽然覺得人類適應環境的能力真不是普通的強悍。但就如西昂所說,他們必須快點離開,此刻的校園內充滿未知的、會活動的屍體。他們不清楚校外是否也出現相同的情況,又或者這恐怖的異變僅出現在校內——但無論如何,若一直待在原地,他們終會因筋疲力竭而被殭屍吞吃而死。

  「我們走吧。」

 

  一路上走的還算順利。他們找到了一些鐵條與木棒,便拋下沉重的椅子,改換武器。對付殭屍的次數多了,心似乎也開始麻木起來,不再把眼前吃人的怪物當作「原人類」。

  雖然這僅是自我欺騙。

  「快到校門口了。」亞努阿說,他手上緊握著染血的木棍,握的力道甚大;他的手背突起一條條青筋,指節卻白的異常。

  此時,走在最前頭的克萊爾突然停下腳步。

  阿魯巴喊了聲,「克萊爾?」

   克萊爾沒有回應,雙手無力地垂著,原本一直緊握鐵條的手似乎驀地放鬆下來——不對,與其說是放鬆,不如形容為脫力更為恰當一點。

  「克萊爾,怎麼了?」西昂察覺事有蹊翹,也出聲探問,同時朝克萊爾走去。

  事情發生的很快。

  快到他們未來每每試圖回憶,都只記得一片哀傷的空白。

  克萊爾忽然舉起手中的鐵條往西昂打去,西昂反應不及,挨了一下,「你做什麼!」但克萊爾並未理會西昂的怒斥,只是再一次朝西昂打去;後者舉起手中的木棒擋下他的攻擊,在兩人接近的幾秒內,西昂嗅到了強烈的腐臭味。

  接著克萊爾咧開嘴,露出長的驚人的牙齒,雙眼渙散,手中的鐵條落在地上,發出匡啷得悶響。阿魯巴回過神,握著掃把衝上去,亞努阿也隨後跟上。但當他們到克萊爾身前時,忽然無法動作,要用手中的武器打自己的朋友?他們驚恐地想。在衝上前得那一刻,他們唯一的念頭只有拯救。

  「克萊爾桑!快點醒過來啊!」亞努阿叫道,但他叫喚的人恍若無聞,持續不斷地攻擊西昂。西昂似乎也因為對手是自己的朋友而礙手礙腳,太糟糕了,當阿魯巴一咬牙朝克萊爾狠狠揮下掃帚時,西昂的表情露出極為明顯的動搖,晃了晃,阿魯巴一瞬間甚至以為他會倒下。

  「西昂,你……」

  「小心!」亞努阿大喊,同時間他也做出攻擊,以先前解決的無數殭屍的手段,一腳踢向其較為脆弱的腐爛腿部,試圖破壞他的行動能力——但已經來不及了。曾名為克萊爾的會活動的屍體、在阿魯巴分心的剎那張口朝他咬去,阿魯巴只覺肩膀一痛,亞努阿又迅速朝克萊爾的下盤打了好幾下,使他跪倒在地。克萊爾發出嗚嗚的低吼聲,雙手撐地,仰頭看著他的朋友。

  處於立姿的三人不敢放下武器,但也無法決定是否該繼續攻擊。在他們年輕的生命中從未出現過這麼艱難的抉擇,或許惟有殺戮才能解除朋友的苦痛、與他不願為之的罪惡;但他們如何能下的了手?

  「克萊爾,快醒來。」西昂說,「再不醒來我就殺了你。」

  阿魯巴知道西昂跟克萊爾是一到長大的兒時玩伴。或許在那些克萊爾賴床的早晨,西昂也曾這樣喚醒他。

  「快醒來,敢讓我等?你真的很找死。」他說,「快醒來!」

  克萊爾發出吼聲,臉上的皮膚不斷碎裂,像是被酸雨侵蝕過的石像。

  「快……逃,」他含糊的說,「不然就……來不及了——」

  「好,」他們聽見西昂如此回答,「好。」接著他舉起棍棒,用一種異常虔誠的肅穆表情、一下又一下地打向克萊爾。

 

  「就讓你再睡一下吧。」

  「遲到了,我可不管啊……」

 

 

 

 

  他們進入市中心,果不其然地,到處都有殭屍緩慢盲目地移動著。但或許是因為較不集中的緣故,比起校內,他們前進的更為順利。

  「在下想回家看看……」亞努阿說,然後又像說了什麼失禮的話一樣立刻摀上嘴,「對不起,但在下……真的很擔心家人。在下太自私了是也。」

  「沒事,但我想找個地方休息。」西昂瞥了阿魯巴一眼,又說,「也給那笨蛋裹傷消毒一下。」

  事實上這是出了學校後西昂第一次開口說話,阿魯巴終於有種稍稍放心的感覺,連被罵笨蛋都不介意。他說,「我沒事,剛才看了一下,傷口很淺呢。」

  「被感染可不是開玩笑的,你就這麼想變成殭屍嗎?」

  「我——」

  西昂打斷阿魯巴的話,「說到底,會受傷都得怪你臨陣發呆。」

  「我是因為——」

  「下次在這樣,就把你的肋骨通通打斷。」他輕笑。

  「喂!我可是因為——」

  「我們有很大的機會再遇到熟人的屍體。可不行再像這一次這麼慌亂。」他不理會阿魯巴,逕自走在前頭,「那已經不在是原本的他們了,保持平常心,殺掉就好。」

  「你是在跟我們說,還是在跟自己說?就算知道成為殭屍的當刻那人就不復存,還是會有所猶豫吧!剛剛面對克萊爾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會暈倒,所以才突然愣住的!」阿魯巴終於找到機會開口,但在他風風火火的講完一串後,才察覺自己或許說得太過火。他快步走到西昂旁邊,拉住他的袖子,「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

  西昂搖搖頭,「我不是因為那種原因才動搖的。」

  阿魯巴在他的眼睛裡看見迷惘。但無論他怎麼問,西昂都不願說出他動搖的真正原因。這種情況早已屢見不鮮了,在他認識西昂之後、在西昂說過他們是朋友之後。他與他之間永遠有很多阿魯巴無法觸及的未知地帶,他猜想那些地代或許非常危險,因為他感覺到、連西昂自己也不願涉足。阿魯巴的直覺一向很准。

  「不要丟下在下……!」亞努阿扯住西昂的另一邊袖子,嗓音帶著哭腔,「在下會迷路!」

  然後西昂把自己的袖子全奪了回來,還順帶給自己的同學一人一拳。

  「別吵。」

TBC

、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