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架空 羅斯阿魯】心情不好的一天‧01

兩年前的黑歷史,丟出來存檔。

是個坑、是個坑、是個坑!

※本文CP為戰勇。的羅斯×阿魯巴。但也可以當成阿魯羅斯看,因為我覺得其實沒什麼差。

※喪屍末世架空,突然很想試看看這樣的背景。角色死亡有,請慎入。

 

  他關上生物教室的門,隨手抄起一台光學顯微鏡砸向朝他緩緩走來的屍體,正中頭部。顯微鏡其中一個鏡筒不堪重擊而斷裂,遠遠地落在地上,鏡片碎了一地。但這樣還不夠。

  倒地的屍體蠕蟲般抽蓄不止,四肢僵硬地挪動,腦門上被顯微鏡撞擊出來的凹陷傷口沒留出任何血液。是的,還不夠。

  他通紅的雙瞳倏然縮成兩個尖銳的小點,雙手高高舉起一張木凳,狠命地朝屍體的頭部摔打。

  ——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不斷的……!

  「——只有我!」他的嗓音拔尖,乾澀的如同赤腳踏上堆滿碎石木刺的路面,然後他又再度砸下木凳,朝血肉模糊的腦袋。

 

  「只有我可以、殺了你——」

 

  篇名:心情不好的一天

  CP:羅斯×阿魯巴

 

  阿魯巴還記得「末世」發生在一個極為平凡的午後。

  那天有兩節連堂的生物課,他們班預定要到實驗室(也就是他們俗稱的生物教室)做觀察植物細胞的實驗。阿魯巴被抽籤抽到負責帶實驗用的甘藍菜,於是當節課他便捧著一顆菜和實驗紀錄手冊往生物教室走去。

  「喔喔阿魯巴桑,這真是顆好菜是也。」他的同學之一,亞努阿走到他身旁戳戳那顆甘藍菜,阿魯巴記得亞努阿家裡世代務農,還常帶自家種的蔬果到校分送給師長同學。是個好人。

  「超級市場買的,我也沒挑。」這是假話。阿魯巴可是精心挑了最小最便宜的那一顆,因為他覺得好好一顆菜被拿來做實驗,真的很浪費也很可憐——你們有想過甘藍菜的感受嗎?

  「下午好,部長。」西昂,阿魯巴的同學之二,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旁,阿魯巴連驚訝都來不及,懷中的菜就被西昂很順手的摸走,在指尖咕溜溜地轉動。

  「小、小心點啊,那不是籃球別摔到了……!」

  「有破綻!」西昂一側身,左手凌厲地朝阿魯巴的腹部戳去,右手仍用一指轉動著可憐的甘藍菜。阿魯巴驚呼,急忙後退試圖躲過西昂的攻擊,沒想到後者竟把手中的菜朝阿魯巴扔去。

  「好卑鄙啦竟然用虛招!」阿魯巴慘叫,慌慌張張得想接住朝自己飛來的甘藍菜;但西昂扔的太高了,那顆倒楣的菜就這樣飛過阿魯巴得頭頂,像外飛了出去。

  「真的假的好厲害啊,這裡是三樓耶!」阿魯巴的同學三號,剛好經過的克萊爾,用一種見證奇蹟的口氣感嘆道。

  「西昂——!」

 

   後來阿魯巴還是一個人到樓下檢那顆無辜受害的甘藍菜了。當他小跑步到一樓時,就聽到上課鐘響起,他頓時覺得有點惱怒,雖然他已經很習慣西昂之於他、這種近乎欺負的相處模式,但偶爾還是會感到不平衡。

  明明西昂曾說他們是朋友的。

  「……是朋友的話,就稍微對我好一點嘛……」他嘟囊道,但隨即又覺得為這種事抱怨的自己挺蠢,而不禁笑了起來,「啊啊,算了。」他安慰自己,畢竟嘛,西昂就是這樣的人。

  是他的朋友。

  上課鐘敲響了第二遍。

  「怎麼回事……?」故障?記憶中似乎沒發生過這種事。雖然打了兩次上課鐘並不會影響什麼,但在那一下又一下緩慢敲響的鐘聲裡,阿魯巴驀然有種極度不安的感覺。他循著鐘聲來源抬頭向上望——一樓、二樓、三樓——然後他看見三樓走廊邊、有個染血的腫脹大臉探出頭,視線與他相交。

  阿魯巴看見大臉的嘴上咬著一截人手。

  「紫……紫色……」猛然抱緊懷中的甘藍菜,阿魯巴結結巴巴地喊出一個連自己也不明所以的詞囊。該逃,立刻就逃走吧!人類的求生本能驅使他遠離未知的恐懼,逃吧,無論那是什麼,快逃!

  「快逃,不然就來不及了——!」

  「克萊爾!」

  永遠帶著燦爛笑容的少年此刻慘白著一張臉,用盡全力朝他大喊;西昂出現在他身後,抬起木椅狠狠砸向咬著人手的紫色大臉。

  「快跑,你這白癡。」西昂抬起頭,一貫的冷淡態度。

  快跑,快逃。他告訴自己。

  但阿魯巴的雙腿卻不受控制往樓上跑去。

 

 

 

  西昂還記得「末世」發生的那天,他的心情不知為何差到極點。

  在故意把甘藍菜丟到樓下、並微笑目送阿魯巴去撿後,他才覺得輕鬆一點,好像完成了今日任務那樣。他想。然後順手揍了嚷嚷著「西碳好過份!」的克萊爾一拳。

  因為一路上的打鬧,他們很遲才抵達生物教室,教室的門不知為何被關上了。西昂猜想其他同學大多都已經到了,由於天氣冷的緣故,才先把門帶上吧。

  上課鐘聲響起。

  「我們遲到了是也……」亞努阿邊說,一邊伸手拉開了門。

  「亞努阿,把門關上!」西昂大吼,不等亞努阿反應,就一個迴旋踢向那扇門——但已經來不及了。

  門半開的瞬間,一個散發腐臭的血人用不符合他僵硬動作的速度衝了出來。在「他」出來前,西昂就瞥見生物教室內地獄一般的光景——他的同學們尖叫著,躲避其他同學的撕咬和擊打,滿地滿牆的血紅,斷肢和碎肉散落在地上——西昂當機立斷地拉著亞努阿的後領往後退,另一手跩著克萊爾的前臂,「別發呆!」

  克萊爾才反應過來,蹀躞倒退,那血人發出咕嚕嚕的含糊聲音向前摸索,被西昂強硬關上的門從內被敲的碰碰響,「西碳!」

  「這我來對付,」他朝還在發愣的亞努阿打了下去,見後者摀著發痛的背大喊「在下好痛好痛嗚嗚嗚嗚好可怕是也!」,才對克萊爾吩咐道,「你去隔壁教室班椅子,把這扇門堵上。」

  「堵上?裡面可能還有活著的同學——」

  「門被撞開,裡面的傢伙全會跑出來。」西昂沒有回頭,雙眼直直盯著血人——浮腫的大臉上有著一塊塊屍斑,因衣物破碎而裸露的手腳也出現不自然的腐爛,進行式,正在腐爛的屍體。他為「他」定名——後者也用濁黃的眼睛回望著他,緩緩挪動雙足,貌似要朝西昂走來。 

  「放我出去!求求你們開門讓我們出去,我的手斷了啊啊啊——」

  克萊爾剛提著兩張椅子快步跑回來,就聽到教室內傳來這樣的哭喊聲。西昂拿了一張椅子作為武器,持續與屍體對峙,「把門堵上,快,亞努阿你也去。」他的眼睛沒有任何動搖的情緒。

  「西昂!裡面是我們的同學啊!」真罕見。克萊爾直呼他的名字呢。西昂的腦中出現這樣的念頭,同時間屍體終於耐不住等待,朝他撲了過來。他沒有任何猶豫地揮出手上的重物,屍體的頸骨頓時被撞歪成古怪的倒L型,暗色的血流了出來。他的第二次攻擊破壞了屍體的行動力,斷裂的小腿致使屍體只能以肘爬行。

  還不夠。

  西昂聽見自己的心底響起熟悉的聲音。

  還不夠。

  然後他再度抬起椅子,砸向屍體的脊椎。屍體發出低低的吼聲,隨即癱軟在地。

  喘著氣,他垂下顫抖不已的手,手中的木椅倒在地上,發出轟然聲響。當他抬起頭時,克萊爾和亞努阿已經用十幾張椅子把生物教室堵上,門的另一頭尖叫與哭喊聲漸漸減弱,最後只剩下不斷撞擊門板的悶響聲。

  「阿魯巴他還在樓下。」他木然地說,即便他的朋友們都用一種驚懼的眼神瞪著剛殺死怪物的、比怪物更可怕的他。

  還不夠。

  他又聽見心底傳來的聲音。

  還未結束。

  上課鐘敲響了第二遍。

  校園的每個角落,都傳來毛骨悚然的驚叫。

 

TBC

一、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