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 克萊西昂】三月兔與帽匠

※本文CP為戰勇。的克萊爾×西昂。略病,OOC。

※題目來自戰勇深夜六十分,TAG:三月兔


  「這個方向,」柴郡貓說著,把右爪子揮了一圈,「住了個帽匠;那個方向,」貓又揮動另一個爪子,「住著一隻三月兔。你喜歡訪問誰就訪問誰。」(註一)


  克萊爾站在床邊看著平躺著的西昂,因為低頭的動作讓他的視線內大多是自己黑白相間的劉海,髮絲在燈光下顯得有點透明,因為曾被過度染燙而髮尾分岔。他曾經用兩手小心翼翼地捏住分岔的髮絲然後往兩旁拉開,髮絲變成更細的髮絲(那就真的像絲一樣!),讓克萊爾很是驚奇。

  「躺著看書傷眼睛。」克萊爾說,「西碳,躺著看書會傷眼……」

  西昂不耐煩地挪開拿書的手,與克萊爾對上視線。

  他今天跟克萊爾穿越半個城鎮為了找間有空房間的旅店,途中遇上碰撞敲詐,在他倆走路時突然衝撞出來,然後抱著手臂哀號並要求他們賠償。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克萊爾嚇壞了,反射性就要聽從對方的指示從兜裡拿錢出來,卻立刻被西昂制止。西昂冷著臉沒有說話,由上而下掃視眼前的敲詐者,待對方被盯到心理發毛,才提出要上警局仲裁解決。對方似乎沒想到西昂會這麼冷靜而強硬,又軟硬兼施地磨了幾句,就放棄了。

  經過這件事,西昂覺得格外疲倦,到了旅店洗過澡後就一直躺在床上看書,也沒注意到外面閒逛的克萊爾究竟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西碳,」克萊爾維持身體挺直、垂著腦袋的姿勢,如一個倒過來的L型,「沒擦乾頭髮就睡會著涼。」

  西昂心裡煩躁,沒理會他,逕自把目光放回到書本上。他知道克萊爾還站在他身旁,他想把對方趕開,又不想開口說話,兩相衡量下他選擇繼續閱讀。

  ——愛麗絲,愛麗絲。

  小小的少女奔跑向前,水藍色的洋服裙襬不斷搖晃、綁著腰上輕飄飄的蝴蝶結;小小的少女攤開手掌,一雙如同嬰兒一般柔軟、從未受過傷的手,有天她會將那手交到一位溫柔紳士的手中,當音樂開始演奏,兩人便會愉快地旋轉起來;小小的少女眨眨雙眼,金色睫毛與藍眼睛,瘋狂的茶會就要開始,她佯裝驚慌,然後還是忍不住竊笑……

  「西碳。」克萊爾抽走那本書,彎膝在床邊跪下,並親吻西昂的嘴唇。

  西昂沒有閉上眼睛。他看著克萊爾藍色的虹膜,那裡面幾乎不帶一絲情慾,總是那樣坦率地看向他,像一隻在獵人面前毫不保留露出咽喉的獵物。

  一切都是他教會克萊爾的。

  「不要躺著看書,傷眼睛」和「沒擦乾頭髮就睡會著涼」,還有,遇到敲詐時不要慌張,面對突發狀況更需冷靜面對。

  他一遍遍地對克萊爾說著。

  到現在克萊爾已經可以從被提醒者轉為提醒別人的角色了,不得不說西昂的教育稱得上成功。


  「三月兔只在三月發瘋,而帽匠一年四季都是瘋的。」貓說。


  而這兩人都是瘋子。西昂替柴郡貓下了結論,然後回應那個吻。雖說是克萊爾主動吻他,但無論幾次主導的人永遠是西昂。其實他沒有那麼喜歡親吻,比起親吻擁抱更好,但自從他對克萊爾說過「親吻是只能對特別的人才能做的事」之後,克萊爾就很喜歡吻他。

  一切,都是他,教會克萊爾的。

  西昂不是白兔,但他仍舊把那個純真的孩子引往兔子洞,讓兩人一起擁抱且墜落;克萊爾不是愛麗絲,但西昂知道克萊爾不懂喜歡和戀愛,而西昂的罪過就是讓他在旅行日記裡用亂七八糟的字體寫上「睡前刷牙」、「別跟著陌生人走」、「打電話和親吻的方法」。

  克萊爾結束這個吻,抹抹嘴,「西碳,我剛剛從路人那裡學到一句話。」

  「不是說了不能隨便跟陌生人講話嗎。」

  「啊。」克萊爾露出闖禍了的表情,趕忙慌慌張張地解釋,「我沒有跟路人講話,是路人自己跟我講話的。」

  西昂無奈,問道,「路人說了什麼?」

  「路人跟一個女孩子親吻了,被我看到了,女孩子發現我之後紅著臉走掉了。路人就對我說:接吻之後,如果說『我愛你』的話,對方就會非常開心。只可惜他還來不及說,那個女孩就走掉了。」克萊爾偏頭笑了起來。

  「……」

  「西碳,『我愛你』。」

  「別說傻話了。」西昂輕聲回答他。


  「我可不想到瘋子中間去呀。」愛麗絲回答。

  「啊,沒辦法,」貓說,「我們這裡全都是瘋的,我是瘋的,你也是瘋的。」

  「你怎麼知道我是瘋的?」愛麗絲問。

  「一定的,」貓說,「不然你就不會到這裡來了。」

FIN

註一:路易斯·卡羅,《愛麗絲夢遊仙境》。

越寫越篇題(滾動

一直很想寫這樣有點病的克萊西昂,西昂覺得克萊爾只是因為自己要求才跟他有表面上的戀愛關係之類的,但寫起來好OOC真是抱歉……還是這兩人的傻白甜寫起來比較順手OTZ

然後忍不住順手寫了論證:

1.

前提一:這裡全是瘋子。

前提二:愛麗絲在這裡。

結論:所以愛麗絲是瘋子。

2.

前提一:瘋子會到這裡來。

前提二:愛麗絲到這裡來。

結論:所以愛麗絲是瘋子

 

在列論證之前還以為柴郡貓提出了一個循環論證,但這樣看起來牠只是提了兩個類似的論證,而不完全相同。「在這裡」跟「到這裡」的歧義誤導我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