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 西昂+克萊爾】生的三題

※本文為無CP短打三題,西昂和克萊爾中心。第二題有血腥描寫、第三題為紓壓用白癡文。


1-長生


  「害怕的話就喊我一聲,我會進來嘲笑你的。」西昂說罷,彎身仔仔細細地幫克萊爾蓋好被子。此刻的他是一支被發射出去卻沒能擊中目標的箭矢,箭頭毫無意義地被磨鈍,就連自怨自艾的資格都無法保留。

  克萊爾睜眼望著他,半暗半明亮的西昂,並猜想那雙紅色眼眸是否曾留下過同樣鮮紅的淚水。在西昂將所有情緒壓抑到極致的時候大概也只能流淚,而那樣的淚水會是鮮紅色的,沾在他過於蒼白的面頰上會像雪地裡的花,而黑髮,黑髮像什麼呢?克萊爾想,大概是夜幕和風吧。

  「我害怕。」

  「我就在外面,很快就回來了。」

  「很快嗎?」

  「嗯,一下就好,很快就來帶你走了。」

FIN


2-同生

  他聽到風的聲音。

  「西碳……起風了呢……」

  像是無數把隱形刀刃刮過他身上所有傷口上,風帶來沙塵和疼痛。克萊爾感受了一下——拿湯匙的那隻手沒有了,肩膀啪嗒啪嗒的滴血;肚子很痛,他剛剛用剩下的手摸摸,發現裂了一個大洞,也不知道午餐吃的義大利麵會不會流出來——轉頭對西昂說,「你聽到了嗎?」

  「聽到了。」西昂閉上眼睛靠著克萊爾,多年戰鬥培養出對身體敏銳的覺察力告訴他:自己就要死了。他傷的比克萊爾更重,但其實兩人的生命都在快速流失,意識模糊,疼痛逐漸凌駕一切、進而麻痺。

  他很意外克萊爾沒有哭叫吵鬧,以往他帶著克萊爾征討露基梅德斯,每次受傷克萊爾都會唉唉叫,有時候西昂幫他包紮還會一邊抽抽噎噎的掉眼淚,像小孩子一樣。

  的確,他們的年紀也就是半大不小的孩子而已。

  在這種時候西昂產生一種錯覺,彷彿他已經無數次對抗那名為魔王的存在,不斷死去,也不斷重生。

  克萊爾也是嗎?

  西昂想握住克萊爾的手,卻發現克萊爾的手已經沒有了。後者難得聰明地把另一手伸給他握。

  「克萊爾,我們要死掉了。」

  「真的?風會帶我們走嗎?」他問。

  「你跟我一起走?」西昂反問。

  「嗯,當然啦。」

  然後約定就這麼立下了。

FIN


3-此生

  克萊爾小時候世界上還沒有指甲剪,大家都用牙齒啃掉、石頭磨掉,講究一點就換成小刀削。

  花了一千年長大之後,克萊爾好不容易學會剪手指甲,被阿魯巴稱讚好棒學的好快,卻猛然發現自己的腳太長,根本碰不到腳趾、也沒辦法剪指甲。

  「西碳、西碳,糟糕啦!」說明了自己沒辦法剪指甲的原委,克萊爾收穫到西昂的鄙視表情乘以一。

  「你洗澡該不會都不洗腳趾吧?」

  「當然洗啦。」

  「那你是怎麼洗的?」

  「彎腰呀,不然把腳彎起來也可以。」

  西昂臉上的鄙視更深了,「那你就用同樣的方式剪腳趾甲不就好了。」

  「啊,真的假的好厲害啊!」

  然而克萊爾還是很笨手笨腳,怎麼樣都剪不好,曲著一條腿在那裡用指甲剪比對了半天。

  西昂忙完一輪回來,看自己的兒時玩伴浪費了將近一小時在那邊剪指教,居然連個鬼都沒剪下來,歎口氣,拉過他的腿就喀喀喀的開始剪。

  「好痛——痛痛痛,西、西碳,腿不能那樣彎!」

  快速剪完一隻腳,西昂覺得聽著克萊爾的哀嚎聲讓心情平靜不少,終於放輕動作捧起他另一腳,細細修剪起來。

  「欸嘿嘿,西碳不要剪到我的肉喔。」

  「別亂動,不然直接剪你腳趾。」

  「哇啊——」

  搞不好——西昂想——搞不好,接下來的這一生就會這樣過去了,照顧一個笨蛋,跟好幾個笨蛋吵吵鬧鬧,像個笨蛋一樣……

  喀喀。

  最後一片指甲掉落,他拍拍笨蛋克萊爾的腿,彎起嘴角。


FIN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