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PH 露加】二十字微小說

※本文是APH延伸文,CP為俄/羅/斯×加/拿/大(伊凡‧布拉金斯基×馬修‧威廉姆斯)。

※四年前的舊文,我把兩篇合成一篇了。

以下是二十字微小說規則: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大功告成,發文。

 

Adventure(冒險)

他們的交往是場冒險,如履薄冰——在依凡輕舔他斷裂的手指時他猛然意識到這一點。


Angst(焦慮)

「不,我不認為這樣不妥。請您就這樣愛著我,正如同我願意給予您等值的陪伴。」他並沒有笑,嚴肅地說下去,彷彿他並不是在談論浪漫的愛情,「依凡先生,我感到焦慮,正因為我無法繼續讓這樣的等價交換持續下去。」

他愣了愣,接著竟笑了出來,「喔,我能懂,那麼……」他向前趨近眼前人,身高差距造成對方某總程度上的壓迫感,「那麼,是否需要我舒緩您的焦慮呢,親愛的馬修?」


Crackfic(片段)

「您的手好冷。」他走在他身旁,有禮的一如往常。

「一如往常,不是嗎?」他帶著笑回答,是的,一如往常。

他不發一語,接著將依凡的手塞進自己的大衣口袋。

一如往常。


Crime(背德)

「瓊斯先生知道你在我這裡嗎?」

「您明明知道我將怎麼回答。」


Crossover(混合同人)(混合了《吸血鬼騎士》,因為覺得原台詞就很好了,於是沒有做很大的修改……)


「馬修……所謂的永遠,是什麼呢?」

「永遠就是……永遠啊。」他淡然地望像遠方,修長的手指撫摸著躺在自己腿上的那人的金髮,溫柔地,彷彿失去重力的嗓音,「直到地球的盡頭,直到宇宙的盡頭,就算去旅行,也是能走多遠就走多遠。」他頓了頓,「一直走。」

「如果,一個人走到好遠的地方,那還真是寂寞的事呢,馬修。」他輕輕回答,閉上眼。

「是啊,是蠻寂寞的呢……」露出很淺很淺的笑意,他想,就如同兩人的存在,活在永恆的時間裡的寂寞。

永遠不會死,直至國.家被遺忘的那一日來臨。


「但是啊,馬修。」柔軟的嗓音響起,「但是啊,正因為永遠是一件這樣寂寞的事,才更想有人陪在身旁。」

「這樣的想法……實在太悲涼了,我是這樣想的。」他不住地撫摸依凡的髮絲,「僅僅是為了逃避生命中那些必有的寂寞,就貪婪地……揮霍著,那些顯的很重要的東西。抱歉,我也弄不清楚自己想表達什麼了。」

「沒關係,我懂得喔。」他輕鬆地回答,「而擁有這樣想法的『我』,明明也就是『你』,別否認,在你完全明白前。」


Death(死亡)

他建了第五十七個自己的墓,在別人發現他永恆不滅的秘密前,搬家。

「我想在你的墓上放一束百合。」他低聲在馬修耳邊呢喃,「在市郊教堂外的那一座,我喜歡那碑上刻的墓誌銘。」

「哦?『在這裡找不到威廉姆斯。』,您喜歡?」

「能否借我一用?」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他關上窗。

數秒前馬修打了一個噴嚏,指尖發涼。


Fantasy(幻想)

沈入永恆的寧靜。


Fetish(戀物癖)

「能把眼睛給我嗎?」依凡帶著猶豫的發問,「或著,讓我擁有他們?」

「可以。」他持續手中泡紅茶的動作,面不改色,「但依凡先生,請用您的眼睛作為交換。」


First Time(第一次)

依凡的唇竟是有溫度的。


Fluff(輕鬆)

「我想去溫暖的地方,但我需要一個人陪我。」

在不知道目的地的飛機上,依凡靠著馬修的肩輕聲說到。


Future Fic(未來)

就跟現在一樣吧,嗯,這並沒有什麼不好。


Horror(惊栗)

「能把你的眼睛給我嗎?」他搖了搖在身旁沈睡的馬修,「我願意跟你交換喔,我已經決定好了。」

「嗯……不行……」尚未完全清醒,馬修迷迷濛濛地拒絕,「我還想睡……」

Humor(幽默)

「阿爾跟我說,將向日葵種在雪地裡是相當惡質的幽默。」他正經地說到。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他看著馬修泛紅的眼睛,一言不發地遞上懷中的小刀,後者疑惑的接過,抬起頭,「……做什麼?」

「如果心情不好的話,要不要試試砍我出氣?」他的語氣平淡的如同在談論今日的天氣。

「如果可以的話……抱我。」

「可以啊。」


Kinky(變態/怪癖)

「我不是太陽。」

「我知道。」他笑了笑,「難不成你認我是向日葵?」


Parody(仿效)

「或許這樣就能找到你了。」

他試圖在人群中隱匿身形。


Poetry(詩歌/韻文)

他遺留於雪上的足跡是首邁向千年的詩。


Romance(浪漫)

「我願意帶您去溫暖的地方。」


Sci-Fi(科幻)

「您不上船?」他訝異地望著依凡塞在他手中的船票,遲疑數秒,又說,「那我也不上船,請等等我,我把熊七郎交給阿爾。」


Smut(情sè)

「輕……啊哈,輕一點。」雙頰染上潮紅,馬修的手指無意識地糾纏著依凡淡金色的髮,「請、請不要這樣做……」


Spiritual(心靈)

「是什麼做的?馬修的心臟。」手指在胸口畫上一個又一個圓圈。

「大概是……肉和血液。」

「靈魂呢?」

「回憶和時間,大概吧。」他並不在意這個問題,閉上眼沈沈睡去。


Suspense(懸念)

PS:When will you come?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說實話,我不想走回頭路。」他露出淺淺的笑容,「我不想回到那些獨行的日子。」


Tragedy(悲劇)

他找不到馬修,老天,這是第幾次了!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劇情)

「依凡!起床!你快遲到了,今天不是要開會嗎?天呀,我今天竟然忘記調鬧鐘……唔……」

「早安吻,等等幫我打領帶,親愛的。」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我喜歡寒冷。」他捧起一堆雪,「喜歡、喜歡、很喜歡。」


「所以我討厭你。」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

他站在馬修的房門口,準備敲門。

 

Gary Stu(大眾情人(男性)

「……依凡先生,領帶沾到口紅了。」


Mary Sue(大眾情人(女性)(大概是一夕成名的實力派新人歌手與經紀人的故事?)

袖口與頸部帶著香水淡淡的甜味,刻意壓低帽沿並拉緊依凡替他微上的圍巾,稍微抬起頭,看見依凡正帶著微笑轉身對緊追自己的攝影鏡頭揮了揮手。

「威廉姆斯小姐已經累了,各位請回吧。」他的嗓音有禮而強勢。


vampire(吸血鬼)

「在我們之中,幾乎沒有過度善良或重視他人的人。」他笑了笑,尖利的齒令人駭然,「這很奇怪。」

「我能理解。」他的背脊挺的很直,淡金髮絲垂肩,於昏黃燈光下顯的迷濛且美麗,「在千年歲月中存活下來的生命——就這方面而言你我的確有些相似——有不得不冷酷的理由。」他頓了頓,再度低聲強調,「是的,偶而為之的溫柔僅是偽善。」


soundless(無聲的)

兩人離得很遠。

他擺了擺手,眼神閃爍。


prize(獎勵)

「您終於不會閃躲我的視線了,這很好。」依凡溫和的嗓音竟令他有些驚慄。他微微向前傾,在他額上印了一吻,「這是獎勵。」


present(禮物/現在)

兩人共有的歷史為少;即刻創造的現在極長。


windows(窗)

觸目所及處是一片澄白。


once in a blue moon(每逢藍月/千載難逢)

「我很愛你。」

他的坦白非常難得。


take for granted(理所當然)

在空氣中消散,他帶著極其溫柔的笑意,「僅僅是存在,對我們而言並非理所當然。」

FIN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