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戰勇 架空 克萊露基/鮫亞/弗伊公主/羅斯阿魯】平安夜大逃殺

※學生會paro,時間軸→克萊露基、鮫亞、弗伊公主已交往;羅斯阿魯纏鬥中(?!)同樣設定可以看【戰勇。架空 鮫亞/克萊露基】爬梯理論【戰勇。 架空 鮫亞】傷患特權這兩篇。

※可怕的傻白甜。


一切的開始

 

  『平安夜大逃殺!追殺喜歡的人到天涯海角♥』

  西昂面無表情地在白板上寫下這行字,最後重重畫下愛心,「這是今年的聖誕舞會,看起來挺有趣的,對吧。」他環視在場所有學生會的夥伴,沒人敢答話。

  「那就這麼決定了。克萊爾、德伊菲爾這兩天找個時間跟我討論活動內容;亞努阿用聖誕節感覺的配色畫幾種海報草圖,海報上需要的資訊會盡快mail給你;露基,活動企劃就交給你整理了,弗伊弗伊會用你的企劃書去向學校申請經費。」一口氣吩咐完所有人,西昂最後看向表情複雜的副學生會會長,面色一沉,「阿魯巴,打雜。」

  「這次週會就到這裡,解散。」他一揮手,轉頭離開。

 

克萊爾和露基的場合

 

  「西碳今天怪怪的啊……」克萊爾在筆記本上大致畫出活動場地的配置,舞台區、飲食區,還有最重要的大逃殺區。

  這次的聖誕活動雖然聽起來十分聳動,但說實話不過只是一場舞會罷了。要說有什麼特色……他們還不知道西昂腦子裡在打什麼算盤。好可怕。

  「舞會場地的話……還是體育館最合適吧。」德伊菲爾趴在桌子上,看起來相當疲憊,看樣子剛才那場週會,西昂的威壓已經耗去他少之又少的體力配額,「空間夠大,出入口也很多,還有燈光……設備……呼……」

  德伊菲爾睡著了。

  「但體育館內不能飲食喔。」露基體貼地幫德伊菲爾蓋上外套,然後打開筆蓋,在飲食區畫了一個紅色問號。

  「哇……吃東西很重要耶。」克萊爾開始在飲食區週遭畫起意味不明的星星,「要準備什麼食物我都想好了!」

  「但體育館的便利性也無法割捨……」把星星們用金色亮亮筆塗的亮晶晶,露基想了一會兒,問,「還有其他適合的地方嗎?」

  「有喔,文學院的交誼廳、紀念盃廣場和操場……唔,大概就這樣了。」

  「紀念廣場和操場都在室外,如果遇到雨天會很麻煩。」

  「真的呢。」

  「交誼廳雖然不錯,可以飲食,但空間實在太小了。」露基分析著利弊,「依照這次活動參與意願調查,預估最少有一百二十人想參加呢!交誼廳只能容納五十人,而且這還是極限了……」

  「真的呢……」

  「如果把飲食區移到體育館外的樓梯間,雖然有點窄,但如果規定好動線,應該就不會堵塞了!」

  「真的呢!」

  「克萊爾學長都只會說同一句話,是不是根本沒有在聽?」她鼓起臉頰,雖然知道對方沒有那樣的意思,但除了心裡的小小彆扭外,還帶有一種期待克萊爾反應的惡作劇心態。
 
  「真的——啊啊對不起。」克萊爾猛然驚醒,雙手合十向露基道歉,「因為認真的露基碳很可愛,一不小心就恍神了呢。」

  這個人真是,太犯規了。

  露基用筆記本遮住通紅的臉。


鮫島和亞努阿的場合

 

  亞努阿收到活動資訊後,立刻開始著設計海報,因為西昂規劃了充裕的準備時間,雖然說不上輕鬆,但他確實是用沒有負擔的心情在工作。

  「亞努阿真厲害啊。」

  「嘿嘿,在下只是喜歡畫畫是也。」

  兩人盤腿坐在溫暖的地毯上,矮桌擺在中間,五顏六色的色紙、色筆攤在桌上,亞努阿一手握著剪刀,另一手拿起對折對折再對著的紅色雲彩紙,一刀剪出八頂精巧可愛的聖誕帽;鮫島捧著馬克杯看他工作,杯中熱呼呼的棉花糖可可散發著香甜的氣味,雖說鮫島不喜歡甜膩的食物,但如今天這般寒冷的天氣裡,似乎在沒有什麼比甜甜暖暖的巧克力更適合的了。

  身為學校風紀委員的鮫島每周二、四都沒有排巡邏校園的工作,也因此他得以準時放學,和亞努阿一起寫作業。有時是到他家,有時是到亞努阿家裡。今天他只花了半小時就寫完全部的作業,期間還有協助亞努阿跟作業成為學習之友;待兩人都完成作業後,亞努阿便開始做海報。

  啊,鮫島要先回家嗎?

  為什麼?

  因為一直看著在下做海報,很無聊吧。亞努阿搔搔頭。
  
  想喝熱可可嗎?這問句雖然來的突然,但亞努阿在那一秒心裡確實想著「好想喝杯熱可可是也……」,而被嚇了一大跳。
 
  鮫島說,他喝杯可可就回家了。雖然他從來不覺得和亞努阿在一起會感到無聊,但他待在這裡卻也無法幫上忙,不如去做好他能做的事,這樣才稱得上一同努力。

  亞努阿專注地排列剪好的配件——帶著聖誕帽的小矮人們、胖呼呼的聖誕樹和有著燦練笑臉的金色星星——他要先手工做好一張海報,用電腦修圖後再大量印製貼在校園各個角落;而世上獨一無二的手工海報,會在活動當天貼在體育館門口,向每個來賓說歡迎光臨。

  「啊!」手一抖,還未用黏膠固定的小配件們被弄亂了,亞努阿有點懊惱地搓搓雙手,「手凍僵了是也,冬天還真是個強悍敵人。」

  「幸好你沒有拿著剪刀。」有次亞努阿做海報時就被美工刀割傷手,雖然那時是夏天,並不存在手凍僵的問題。

  「是啊……對了,還有熱可可能提供在下救援是也。」亞努阿興沖沖地捧起杯子,卻沒有預期中的溫暖。那是因為他剛才太專注於工作了,鮫島放在桌旁的熱可可他幾乎沒動過,時間一久自然就慢慢地變涼了。他放下馬克杯,有些喪氣,「唔,熱可可救援失敗,不對,該說是冷可可還是冰可可……」

  「這樣,」鮫島拉過他的手用雙手包裹住,「有救援成功嗎?」

  「沒有。」亞努阿笑了笑,「還要再久一點,再久一點是也。」

 

弗伊弗伊和小姬的場合

 

  弗伊弗伊拿著經費申請表走出學生會辦公室,餘光一掃就看見躲在牆角的金髮少女。少女似乎也知道自己拙劣的躲藏被識破了,只好主動現身,雙手抱胸,試圖表現出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姿態。

  「我、我我我我可沒有要找你,也沒有刻意躲起來,你可別誤會——」

  「嗯,我沒誤會喔。」弗伊弗伊點點頭,沒有停下腳步。

  少女大概沒想到會得到這種回應,急忙追了上去,「你怎麼這樣不理人啊,我們、我們不是……」不是情侶了嗎——雖然想這麼說,但不知為何卻說不出口,她脹紅了臉,急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少女的名字叫做什麼,似乎很少有人記得了,她的同學朋友都稱呼她為小姬,也就是公主的意思——這不僅僅是因為她端正的外貌、高領之花般的氣質,更因為只要這樣稱呼,就能看到小姬害羞慌亂地喊「不要這樣叫啦……」的模樣。雖說到後來小姬已經麻木到懶的反駁,大家還是習慣這麼稱呼她了。

  小姬是風紀部的成員,因為隸屬學生派,前陣子因畢業典禮產生「學生派V.S校長派」的鬥爭時,也差點和學生會鬧的不愉快。但經過一連串的風波後,怎麼會忽然演變成她對弗伊弗伊告白呢?從那時候到現在,她仍覺得一切都朦朦朧朧的,如同一場過長的夢。

  那時候,弗伊弗伊是……答應了吧?但會不會是自己的記憶出錯呢?否則,為什麼他對她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

  小姬從沒想過自己會為這種問題煩惱,戀愛這種事,竟像一場諜報戰,處心積慮的唯一目的就是知道對方心裡的答案。

  「我沒有誤會。」弗伊弗伊終於肯停下腳步,看著終於忍不住掉下淚水的小姬——啊啊,這次似乎玩得太過火了——他朝少女伸出手,「一起前往歿世前最後的狂歡吧,吾之契約者。」

  小姬抹抹淚水,「不要,我才不是什麼契約者。」

  「……要跟我一起參加聖誕舞會嗎?」他有些窘迫地搔搔頭,「女……女朋友……」

  「笨蛋,叫我的名字啦……」

 

羅斯阿魯的場合

 

  「唉。」

  該怎麼說起呢,唉,還是一如既往地這麼說吧:西昂跟阿魯巴,又不知道怎麼了。

  這不是什麼都沒說明嗎?是的,這兩人就是一直處於這樣不知道是怎樣的關係,常不知道怎麼著、就開始不知道怎麼了。

  阿魯巴坐在桌前,一手撐著頭,另一手拿著鉛筆在紙上塗鴉。

  露基一手快速敲打計算機,另一手將計算好的預算數字輸入企畫書;克萊爾所邀請的活動嘉賓一一被記錄在企畫書的細項中,將參與晚會表演的社團也都由德伊菲爾接洽完成;要提供給所有工作人員的便當數量不能有少,但準備多了卻也浪費,這其中的平衡……

  「唉……」

  「阿魯巴學長,好吵!好煩!」

  「對、對不起,不自覺就……」阿魯巴連聲道歉,末了才又小聲說到,「我啊,很擔心,西昂都不知道怎麼了,雖然他常常心情很差脾氣又暴躁,但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低落那麼久。食欲變得很差,吃的很少,連最喜歡的餐後甜點竟然都只吃了五分之四就不吃了……那個最嗜甜的西昂耶。」

  「唔,這的確是……」

  「還有啊,西昂最近看到情侶都一副很鬱悶的樣子,我還看到他在學生規章修訂草案上提出『禁止情侶在校園內放閃,違者退學』的提議,還好被駁回了……」

  「原來學長也察覺了嗎,會長的心情。」啊啊,終於。露基放下手上的工作,偏過頭期待地望著阿魯巴。那個遲鈍至極的阿魯巴學長終於要開竅了嗎!

  「當然察覺了!」

  「太好了!」

  「西昂這次辦平安夜舞會壓力一定很大吧,他明明可以跟我們抱怨的,但每次卻都自己一個人承受。」阿魯巴痛苦地閉上眼,「西昂真是……」

  「……唉。」

  「露基你也這樣覺得吧,咦,你為什麼怪怪的看著我……」

  「沒有沒有,只是覺得一瞬間對學長產生期待的自己真是傻瓜呢。」

  必須來一場人生相談了啊。露基心想。雖然身為局外人的自己不能說得太明白,但如果沒人在背後稍微推一把,大概這兩人就會一直下去吧——處於不知道是怎樣的關係,常不知道怎麼著、就開始不知道怎麼了——這樣的,就算知道對方對彼此而言都很重要,卻又得不到一個定位,只好羨慕著、忌妒著他人擁有的明確關係,一邊對猶疑不前的自己感到憤怒。

  「阿魯巴學長,會長他,是在害怕喔。」

  「……害怕?」

  「害怕他如果忍不住說了真話,阿魯巴學長就會離開他。」露基摸摸阿魯巴的頭,「但如果學長一直沒發現這一點,會長就只好不停的、不停的害怕著,因為實在太害怕了,又不能把氣發在別人身上,只好跟自己生悶氣。」

  「才不會呢。」阿魯巴嘟囔著,「明明他再過分我都沒說過要離開。」

  「那你也要告訴他,他才會知道呀。」露基雙手交疊,一副循循善誘的模樣,「來,現在就邀請會長一起去舞會吧。」

  「咦、為什麼要——」

  「快點去!」

  阿魯巴被學妹一聲令下趕出學生會辦公室,才在想該到哪找西昂呢,就看到要找的人正提著書包朝辦公室走來。

  「唷……唷!西昂,今天來的比較晚呢。」

  西昂點點頭,「剛剛陪克萊爾跑了一趟風紀部,跟他們協調工作人員的數量。克萊爾還留在那裡,我回來拿個資料就走。」

  今天的西昂看起來正常多了,似乎不像之前那麼焦躁不安。但那個樣子在阿魯巴眼中看來,與其說「正常」,不如說他似乎無奈地接受了某件事,並且妥協了、選擇了放棄。

  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事,但這樣不行。

  「西昂!」

  「嗯?怎麼啊,突然那麼大聲……」西昂明顯被嚇了一跳,正準備推開辦公室的手縮了一下,轉頭瞪向阿魯巴。

  阿魯巴也沒料到自己會突然發出那麼大的聲音,瞬間有點躊躇,「舞會的事情,我們大家都會努力的。所以……所以如果你壓力太大的話,記得要說出來。」

  「你們都很努力,幫了我很多忙。」西昂難得坦率地笑了一下,「我並不覺得壓力太大。」

  「啊,那就好……」阿魯巴被西昂的回應堵了一下,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

  「你要跟我說的只有這樣嗎?那我先走了。」

  「西昂,等一下,我……」阿魯巴拉住西昂的衣袖,啊啊,這個畫面怎麼好像在前幾日跟弗伊弗伊借的少女漫中也看到過呢?他壓下莫名尷尬的情緒,「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露基說我應該邀請你一起去聖誕舞會,雖然我不覺得你會想跟我跳舞,一、一定會說『不想跟笨手笨腳的傢伙一起』之類的吧……但果然還是想告訴你這件事。」他吞了吞口水,「如果你有一滴滴點想跟我跳舞的意願的話,我這裡的答案是非常樂意喔!所以如果你最近是為了找不到舞伴這件事煩惱的話,大可不用擔心了。」

  「阿魯巴……」

  「是?」

  「果然是個笨蛋呢。」

  「啊?」

  「咳,咳咳,第一點。」西昂清了清喉嚨,「親愛的副會長大人唷,身為學生會的會長,這次舞會的總召,我得告訴副召您一個不幸的消息。」

  「啊啊?」

  「學生會所有成員都是舞會的工作人員,這你知道吧。」

  「這是當然的吧。」

  「工作人員基本上要不停處理活動中的各種事項,是不能下場跳舞的喔!」

  「咦咦咦!說的也是啊!」阿魯巴有種被西昂突破盲點的感覺,「但這麼說的話,西昂你並不是為了找不到舞伴而煩惱,那究竟是為什麼……」

  「第二點!」

  「是?」

  「等明年我們都從學生會卸任之後,如果你再邀請我當舞伴的話——」西昂看進阿魯巴的眼睛,那一瞬表情認真的不可思議,「——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吧。」

  然後他推開學生會辦公室的門,逕自走開了。

  被留在門外的阿魯巴腦中還迴響著西昂的那句「勉為其難」。

  「……好像能夠察覺了啊,西昂的心情……」

FIN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