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Charlotte 隼熊】答案

※沒什麼內容的流水帳。

※夏洛特剛完結的時候我就猜想隼熊隼這對CP應該會出現很多為虐而虐的文(?)還先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但沒想到最後冷到連想看為虐而虐都要我自己寫XDD好久沒動筆了手好生。

  耳朵好紅。隼翼靠了過去,親暱地用唇碰了碰,果不其然看到熊耳輕顫了一下,強做鎮定,耳朵卻變得更紅了。

  「プー。」

  「什、什麼?」

  「我要繼續嗎?」看熊耳一瞬間露出「為什麼要問我」的複雜表情,隼翼忍不住笑了出來,抱住他的脖子,用毛茸茸的腦袋蹭來蹭去,「好可愛,太可愛了。」

  「……喂,別蹭!很癢!」

  「好好好不捉弄你了,今天抱抱就好。」隼翼趴在戀人的肩上,幸福的閉上眼睛,「プー,好喜歡你……」

  說完這句話後,無論過去哪個時間線的熊耳,都會有些害臊的安靜許久,然後嘆口氣,回答「我也喜歡你。」的。

  乙坂隼翼睜開眼睛。

  其實睜開眼睛這個動作對現在的他而言毫無必要,睜眼閉眼大概只剩下保持眼球水分的差別吧。他在黑暗中摸索斜靠在床邊的拐杖,但拐杖似乎在他睡著時滑落到地上了,他只好小心翼翼地下床,蹲在地上摸來摸去很久還是沒找到。

  「我的枴杖呢?」

  似乎睡了很久。他的眼睛在最後一次時間旅行後連感光的功能都失去了,拄著拐杖走到窗邊,拉開窗簾後試圖憑藉陽光的溫度來猜測時間,但果然什麼也沒有。

  「現在幾點了?」

  但知道時間其實也無必要,在有宇出發拯救能力者後,隼翼沒日沒夜地忙著,讓整個集團,包括星之海學院、醫療研究和旗下數個金融機構重新運作起來,務求做好弟弟的後盾,讓他無後顧之憂地完成目標。

  該做的事情很多,但他偶爾會感到,想做的事已經一件也沒有了。但那是錯覺吧!想做的事其實還是很多的,他的夢想在那裡;讓能力者不受迫害的目標還在那裡;在一切結束之後他想跟有宇和步末圍在一起吃晚餐,再吃一次乙坂家傳的甜味醬;他想學好點字,重新回學校把失去了的校園生活找回來;他想卸下領導人的職位,變回一個普通的、十八九歲的青少年,可以任性,可以出錯,可以耍點小脾氣。

  「我想做什麼呢?」

  現在,就是那個「偶爾」了。

  想做的事情一件也沒有。

  就算是夢想,讓能力者自由在天空下生活的目標,從來都是跟熊耳一起努力的。常常在受挫到不行的時候莫名其妙聊起「等你失去能力之後想做什麼呢?」這種像是「如果樂透中一百萬要買什麼」的問句,每次熊耳都會給他正經八百的答案,例如回學校讀書、找工作、考證照……之類的;反觀隼翼,老是回答當然是要談個戀愛、換個新髮型、大學出道……

  但每次聊著聊著就感覺能繼續努力下去了。

  只要這個人在,連失去視力都無所畏懼。

  想跟有宇、步末一起吃飯,在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咳咳」兩聲,說要介紹哥哥的結婚對象給他們認識,並打電話讓一無所知的熊耳來訪。

   然後就可以好好享受弟弟妹妹驚訝的表情了。

  說不定步末還會猶豫該不該喊熊耳「大嫂」,哈哈。

  回學校呢,太久沒過校園生活了,果然還是會緊張吧。熊耳願不願意陪他回去呢?答案是肯定的吧。

  到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兩人大概都已經不是高中生的年紀了,也好,自學一陣去考大學吧。有熊耳在,他也能去讀普通大學了。或許辛苦點,但沒關係,已經不是能力者的兩人將有很多、很多時間……

  他想當個普通的青少年。可以任性,可以出錯,可以耍點小脾氣——而不會走錯一步就萬劫不復。

  但他錯過,並且萬劫不復了。

  「……我想做什麼呢?」

  想做的事從沒改過,但缺了那個人一起似乎就變得沒有意思了。

  失去之後他開始頻繁地問問題,問「現在幾點了?」是因為過去那個人總會回答他「還早,多睡一會。」;或在他睜眼前就拉開窗簾,「刷」的一聲,並告訴他「今天天氣很好呢,隼翼。」

  雖然看不見,但他總想熊耳那時一定是嘴角上揚的吧。

  且他從不用問「我的枴杖呢?」這種問題,熊耳在的時候,寢室內走動他幾乎不需要柺杖輔助,因為他知道熊耳會關注著他的安全,把所有可能會絆倒他的物品家具擺好,倒也不會囉囉嗦嗦的提醒,只是看到他要走去撞牆時淡淡地說一聲「往左邊一點。」

  只有兩個人在的時候就算出點小糗也沒關係。

  他站在窗邊回想了很久,最後發現有個問句在這個時間線他從未問過,那是在無數次時空旅行中他一再問過,熊耳也總給予相同答案的——

  「プー,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他等了一下。這種時候熊耳該臉紅了吧,以前他還看的到的時候,最喜歡看平常認認真真的少年害臊的模樣了。

  他又等了一下。這種時候熊耳該嘆氣了呢,有些無奈,卻又帶著釋然和寵溺,就像他無數次地穿越,熊耳也無數次出現在他面前——這真是孽緣,熊耳被他鬧得沒辦法的時候常會這樣說。

  「プー、プー……熊耳?」

  他問,然後知道自己永遠得不到答案了。

FIN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