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PH 架空 法加】暖暖‧04

※本文是APH架空延伸文,CP為法加。

※12年ALL加合本的稿子。

04繽紛之歌

   Love in your eyes 
  (你眼中充滿愛意)

  Sitting silent by my side 
  (靜靜的坐在我身旁)

  Going on Holding hand 
  (沿途牽著你的手)

  Walking through the nights 
  (漫步整個晚上)

  ……

  《Proud Of You》(作詞/曲:陳光榮)

  似乎只是筆尖撫過紙面的瞬間,很快的,星期六的約定已經來臨。

  馬修如往常一樣提早到了約定的地點,事實上他是很容易遲到的那種人,為了避免讓人等,久而久之就養成了提早到目的地的習慣了。

  他輕聲哼著《Proud Of You》的旋律,阿爾最近正在練習這首曲子,聽了幾遍後他也幾乎會唱了,常常在沒有人的時候低聲唱給自己聽,例如此時。

  「……Hold me up hold me tight……」


  「Lift me up to touch the sky……」

  低而純厚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接上下一句歌詞,馬修愣了數秒才反應過來,開心的回過頭,「法蘭西斯先生,早安。」

  「早安。」法蘭西斯微笑著替他撫平額上不服貼的髮絲,表情一派自然。

  馬修雖然嘗試習慣法蘭西斯突如其來的舉動,但臉上還是泛起淡淡的紅暈,只好趕緊轉移注意力,「我們去搭火車吧,啊,我忘了問,老師吃過早餐了嗎?」他打開手提袋並拿出一個白色的餐盒,「我做了一些三明治打算在車上吃,等會兒一起吃,好嗎?」

  「啊,這麼看來我應該負責帶茶的……」法蘭西斯打趣道。

  「沒、沒關係的,先生願意陪我來我已經很高興了!」有些慌張的回答,馬修原本稍嫌微弱的音量不自覺的提高了一點。

  (細膩的喜歡 你手掌的厚實感 什麼困難 都覺得有希望)

  (我哼著歌 你自然的就接下一段 我知道 暖暖就在胸膛)

  火車不到十五分鐘就抵達市中心,或許是因為假日的緣故,車站內顯的更為熱鬧,送行與迎接的人們站在月台上與旅行者相望,在法蘭西斯與馬修下車後,火車又開往遠方。
  「本來應該帶熊四郎來的,但想到要空出手提東西,只好請牠待在家裡了。」馬修喃喃的說,「要買伴手禮回去呢……」

  「說好整個早晨的馬修都是我的,可不能再想其他的事啊。」半開玩笑的說道,法蘭西斯一邊領著馬修走出車站——要說市中心,還是他較為熟悉一些吧。

  「由遠近排行程如何呢?」他想了想,「雖然最重要的事替你買帽子,不過我們從最近的愛提爾畫廊開始逛起,會比較順路一點。」

  「我沒意見,畢竟我對這個區域也不熟。」

  「那我們就出發吧。」

  ※

  愛提爾畫廊的空間不大,但因為鄰近火車站的緣故,常有經過就進來逛一逛的人們,所以畫廊內還算的上熱鬧,有些遠方來的旅客甚至還會買一、兩幅小小的風景畫,想來對寄賣作品在這裡的新人畫家們來說,也不失是一種鼓勵吧。

  畫廊展示的畫作其實也稱不上非常特別,但兩人一起看,似乎就感到很有趣呢。馬修細細品味著這樣的感覺,心情不禁感到輕鬆起來。

  「這裡的地點很好。」法蘭西斯在他身旁評價道,眼神卻往門外看去,「但對面的位置更好,卻是私人工作室。」

  「咦?」聽到法蘭西斯的話,馬修也看向對面大門深鎖的房子,雖然位於人來人往的火車站旁,但卻存在一種陰森恐怖的氣氛。

  「愛提爾畫廊算是互助性質的畫廊,常常免費讓新人藝術家寄賣作品在這裡,對面那間工作室本來也是類似愛提爾的畫廊,但卻被目前的主人弄成那副德行。」法蘭西斯嘆了口氣,「事實上像愛提爾畫廊這樣的地方也越來越少了,更多的是用金錢聘僱名藝術家替他們的作品背書,然後就能順勢出名……」

  「雖然提過去是有些囉唆,但我以前與損友……不對,是好朋友們也試著建起那樣的畫廊,但最後仍舊失敗了。」其實他們的「城堡」就是方才他指給馬修看的那個地方。

  「先生現在仍有這樣的夢想嗎?」馬修好奇的問道。

  「唔……有是有,但我想很難達到吧。」

  「我覺得可以的喔。」馬修露出微笑,「我相信法蘭西斯先生,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請務必找我。」

  「啊,我記得馬修想做風景畫家,我也相信你一定能達到的。」他拍拍眼前人的頭,「你是被人稱為色彩天才的人呢。」

  「我、我其實也不怎麼會畫畫,那些稱號都是人家亂冠給我的……我常常練了很久也沒辦法達到標準,所以只要有空就會抓緊時間練習,有些人看到後就認為我是那種刻苦的天才……」馬修手忙腳亂的解釋道,「……雖然一直以來都出現過『如果不要那麼不起眼就好了』這樣的念頭,但真正站在他人的目光下時反而很害怕,因為自己最知道自己的程度到哪,並沒有別人說的那麼厲害,也會感到心虛。」

  ——就算說要盡全力參加十年美展,但心裡還是覺得自己做不到、無法跳脫過往,以此作為藉口不斷逃避吧。

  ——這樣的我呀……

  「我覺得馬修很厲害啊。」

  「真的沒有……」

  「我眼中的馬修並不是在天賦上贏過其他人,而是喜愛色彩與畫筆的那一點勝出喔。」

  聽到法蘭西斯的話,馬修露出了訝異的表情,然後淺淺的笑了。

  「馬修?」

  「……我好像,突然覺得自己做的到了。」

  (我想說 其實你很好 你自己卻不知道 從來都很低調 自信心不高)

  (愛一個人 希望他過更好 打從心裡 暖暖的 你比自己更重要)

  ※

  「要畫楓樹林啊,你真的對楓樹情有獨鍾呢。」

  「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站起來……我跟阿爾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他是這樣說的。」


  門口精緻繁複的銅版招牌上,寫了帽子店三個大字——而這裡也的確是名副其實的帽子店,除了展示在櫥窗的高級禮帽外,其餘各式各樣的帽子全有些隨意的堆疊在貨架上,供客人挑選。

  老闆並沒有上前招呼客人,靜靜的坐在櫃臺看書,但這樣反而能讓不願被打擾的客人們感到輕鬆。

  「啊,這頂看起來不錯呢。」馬修捧起一頂米白色的漁夫帽,自語道。

  「你喜歡樸素的顏色?」

  「啊,也沒有特別喜歡,大概只是像費利西安諾說的那樣,比較低調吧。」想了想,馬修問到,「對了,剛才提到的十年美展,法蘭西斯先生有打算參加嗎?」

  「馬修似乎很關心這個問題呢。」手指漫不經心的撫過耳側的髮絲,法蘭西斯笑著說道,「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這麼說,法蘭西斯先生是不想參加的意思吧。

  不知道為什麼感到失望,他只好勉強地露出笑容做為答覆,然後轉過身想繼續看看有沒有其他適合的帽子,身後卻傳來法蘭西斯輕鬆的嗓音。

  「因為,我會成為馬修的競爭對手呢。」

  「咦?」

  「你不知道嗎?這次十年美展改了規定,是不以年齡分組的,所以我們的作品會一起被評審喔。」一邊說道,法蘭西斯拿起另一頂淺橘色的帽子,修長的指尖撫摸著布料——材質很不錯,大概是純棉的?

  背對他的馬修卻沒有答話,像是回憶起什麼似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這種雀躍的感覺,是什麼呢……

  ——大概是因為,終於有機會跟法蘭西斯說「一起加油吧。」這樣的話了。


  想起那如同開啟無數窗戶的長廊,法蘭西斯摸摸他的頭,對他微笑。

  『馬修果然是個乖孩子呢。』

  想起心情低落的時候,恐懼自己無論怎麼怎麼努力都無法突破的時候,是法蘭西斯告訴他,痛苦終會消逝。

  法蘭西斯相信他。

  『可以的,因為馬修是我能完全信任的好孩子喔。』

  『如果要把生命交給別人,我會選擇讓馬修來保護。』

  『所以,我也希望馬修能相信自己喔。』

  「馬修?」注意到馬修的異樣,法蘭西斯有些擔心地輕喚對方的名,「我覺得這頂很不錯,要試戴看看嗎……」

  手上拿著方才那頂淺橘色的帽子,法蘭西斯才問到一半,原本背對著他的馬修突然轉過身,像是想說什麼似的抓住了眼前人的袖口。

  「啊……」

  ——似乎能從那雙澄澈的紫色眼睛裡,知道將會聽見什麼……這是,我所守護的暖陽。


  「法蘭西斯先生。」他像是鼓起畢生的勇氣開口,甚至連嗓音都有些顫抖。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秘密,等我能夠真正相信自己的那一天,我想第一個告訴您。」

  「好。」法蘭西斯反握住馬修的手

  「我會等你。」

  (你不知道 真心的對我好 不要求回報 愛一個人 希望他過更好)

  (打從心裡暖暖的 你比自己更重要 我也希望變更好)


  ——我也希望,變更好。

FIN

01 02 03 04

黑歷史XD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