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PH 架空 法加】暖暖‧01

※本文是APH架空延伸文,CP為法加。

※12年ALL加合本的稿子。

01無聲塑像

  「馬修在畫這棵樹?」

  「唔,樹葉的顏色很好看呢,所以……」

  入秋的風吹紅了滿校園的楓樹葉,受秋日暖陽眷顧的操場一隅立起木製畫架,穿著學生制服的少年拿著畫筆在紙上塗抹。少年並沒有被身後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到,或許是因為習慣了對方的神出鬼沒——這樣形容似乎有些不禮貌,但卻意外的貼切——他甚至沒有回頭就知道來者何人,水彩筆柔軟地在紙上落下了一筆赭褐色,又入了調色盤中繞了幾個圓圈,被喚作馬修的少年才回過頭。

  「法蘭西斯先生在散步嗎?」

  「在尋找屬於秋季的秘密。」意味不明地答道,法蘭西斯眨了眨右眼,天藍色的眼眸顯出一點調皮的意味,在馬修反應過來前,他又繼續說道,「我要到美術教室整理新購入的石膏人像,唉,學校不撥給我請模特兒的經費,卻一個勁的買這些冷冰冰的模型,真傷腦筋……他們都沒顧慮到哥哥我一個人待在美術教室時、被那麼多人像盯著會感到害怕嗎?」

  「我想石膏人像與聘僱模特兒的費用還是有差距的,不過,聽說音樂部最近花了一百萬買了兩台三角鋼琴呢,這樣講起,美術部畢竟不像音樂與戲劇部那樣受學校重視……」馬修猛然停口,白晰的臉頰泛起淡淡的紅暈,為了自己竟不經意的談起學生會成員們閒聊時說的八卦而感到羞赧,「抱歉,一不注意就囉唆起來了……」

  「不用為這點小事道歉啊。」

  法蘭西斯輕輕笑了起來,在得到對方「對、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隨意道歉了」的回答後笑容顯的有些無可奈何。他走近畫架前端詳起馬修尚未完成的畫作,楓樹的枝幹與葉片有了大致輪廓,背景是大片大片渲染成的蔚藍色天空,因為還未描繪細節,因此整幅畫面呈現一種失焦般的柔化美感。

  就像馬修.威廉姆斯給人的第一印象。

  彷彿與周遭融合那樣的不起眼,卻又給人一種舒適、和諧的感覺。

  「老師需要我幫忙整理嗎?兩個人一起會比較快的。」

  「沒關係,我一個人就可以了。倒是馬修,如果不快點繼續畫下去,光影就會產生變化了。」微笑並提醒對方,午後的光線變化是迅速卻令人難以察覺的,往往不知不覺地步入全然不同的光影世界,接著順勢地滑入更為燦麗的黃昏。

  聞言,馬修卻開始收拾起畫筆與顏料,「今天畫到這裡就夠了,如果老師不介意,我有一下午的時間可以幫忙。」他抬起頭溫文的笑了笑,「其實是我想比同學更早看到那些石膏像們。」

  「如果是這樣,當然歡迎。」法蘭西斯稍微捲起袖子替馬修旋上顏料的蓋子,一管管顏料因為新開封、飽滿的若不小心碰到就會流出來。他們這些學美術的衣服幾乎都難以保持乾淨,特別是袖口的一片五顏六色,就算再努力刷洗都會留下淡淡的痕跡。

  「謝謝。」

  「該說謝謝的應該是佔用你假日的我吧,學生的假日應該貢獻給戀愛和社團的啊。」

  「學生會假日不必工作,戀愛就……」

  「老師是很開放的,有戀愛方面的問題都能來找我討論喔!」

  「並、並沒有那種問題……」

  隨口聊著天,很快的就收拾完所有畫具,兩人便一同走向美術教室。

  ※

  正如法蘭西斯所說,美術教室裡裡外外都堆放著白色的石膏模型,有水果、動物與器皿等等不同的造型,其中當然不乏人像。為了讓學生熟悉人體每個部位的細節畫法,這些人像就像遭分屍的屍體那樣身首分離,手、腳、頸、背各部位置於桌上或掛在教室後面的牆上,如果獨自一個人在這種地方,說實話,真的有點可怕。

  馬修抱起一箱塑膠花,用腳跟輕輕推開裝維納斯的箱子,然後將手中的事物放在騰出的空位中。法蘭西斯則在教室的另一側,持著資料冊替所有模型做編號,口中喃喃著自己替模型們取的名字,例如「沈迷在僵硬夢境的睡美人」、「永凍於阡白時間內的少女」這樣非常具個人風格的稱號,馬修聽見後微微彎起嘴角,他總覺得他這位老師是個有趣的人。

  事實上在他們第一次見面,他還讓法蘭西斯這樣的個性嚇了一跳,後來對方告訴他只是一個小玩笑時,他唯一的想法是自己竟然那麼輕易就上當了。當時法蘭西斯先生還笑著說他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後來每每法蘭西斯這樣叫他時,他總會不自覺的臉紅。

  想著,馬修一邊小心翼翼地抬起暫時置在地上的維納斯頭部塑像,放上木桌,接著拆開包裹塑像的塑膠套與軟泡棉。石膏像畏光、怕潮濕,因此放入木櫃前必須先用軟布包裹好,最後還要放入乾燥劑。

  其實他蠻喜歡石膏像的。

  稍微彎下腰與維納斯平視,馬修露出淺淺的笑意。他與他的老師在這一方面有很大的不同:法蘭西斯喜歡畫活潑、具有生命力的物品,除了他所提過想聘請的模特兒外,他最常前往速寫的的地方就是市中心的噴水池廣場,他也總說他恆久的戀人就是多變的人群;而馬修卻愛好石膏像與水果靜物,若四周沒有人他會感到更安心,他也常描繪畫樹和風景,在某方面而言,他更喜歡這些安靜無語的物品。

  「喜歡維納斯女神嗎?」法蘭西斯從資料中抬起頭,恰巧望見馬修正盯著維納斯出神,「接下來幾週的課程可能都不會畫她,我想先讓大家繼續戶外寫生。」

  「秋天是戶外寫生的好季節。」馬修抬起頭對法蘭西斯笑笑,「記得去年夏天天我搭火車到海邊寫生——嗯,實際上是阿爾想到海邊玩水——畫了一個早上後我就中暑昏倒,不僅撞倒了畫架,畫到一半的圖還被海浪帶走了,很糟糕呢。」

  「你沒有戴上帽子嗎?」

  「咦?」

  「因為撐傘可能會擋到視線,如果非不得以要站在陽光底下畫圖的話,戴帽子遮陽是很重要的。」簡單解釋到,法蘭西斯有些好笑地看著眼前人「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方法呢?」的困惑表情,他從很早已前就認識到馬修是那種腦中除了熱愛的藝術外、幾乎容不下其他東西的人,雖然外表溫和、甚至有些優柔寡斷,卻在自己所堅持的領域意外強勢。想了想,他又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還是說馬修沒有合適的帽子呢?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挑一頂適合的。」

  「真的嗎?」發出小小的驚呼聲,馬修感到訝異——這樣想想,他真的沒有任何帽子,遑論遮陽了,他根本沒想過什麼樣的帽子適合他呢——雖然他對於法蘭西斯的好意感到很開心,但他卻不願給別人造成麻煩,但能跟老師一起到市中心似乎也不錯,可以討論建築設計和櫥窗擺設……該怎麼選擇呢?他開始困擾了起來。

  察覺馬修的猶疑,法蘭西斯又補上了一句,「我們買完後順道在市中心逛一逛怎麼樣?還有上次跟你提到的愛提斯畫廊最近在展出幾位新人畫家的作品,我們也可以去看一看。」

  「但是……」

  「啊,對了,我也必須買新的襯衫了。」

  「法蘭西斯先生也有東西要買嗎?」聽到法蘭西斯狀似不經意接上的一句話,馬修很快的問到,語氣中夾雜著無法掩飾的喜悅情緒。

  「是啊。既然我們都有東西要買,那麼約下週六一起去怎麼樣呢?」

  答句的語尾上揚,他的心裡湧起一股柔軟的雀躍感受。

  其實自己還蠻瞭解馬修的。

  僅因為如此,感到很開心。

  「好的,謝謝老師了。」

  「不用這麼拘謹啊,不過,馬修就是這樣才可愛呢。」

  「請、請不要開我的玩笑。」

  約定好那日八點在校門口會合,兩人便繼續整理石膏模型的工作。

  處理好新購入的那些石膏像,馬修轉而開始整理美術教室內原有的物品,他蹲下身排放蠟製水果,香蕉、蘋果、鳳梨、蕃茄……裝入竹籃子後再放入下層櫃內,即完成這樣工作。當他準備起身時卻因為貧血而踉蹌了一下,一手扶住木櫃才站穩腳步。

  法蘭西斯微微皺眉,向馬修走了過來,「身體不舒服嗎?」

  「只是有點貧血罷了,請不用擔心。」

  雖然尚有些暈眩,馬修仍露出溫和的笑容要對方安心。

  望著馬修沒有說話,法蘭西斯偏著頭想了想,然後像想到什麼似的雙手一拍,「馬修,能請你把眼睛閉上嗎?」

  「咦?為什麼……」馬修感到困惑,但仍依言閉上眼。

  「然後嘴巴張開,啊——」

  「啊……嗯,好甜?」

  「可以把眼睛睜開了,是牛奶糖,喜歡嗎?」

  「很喜歡,我喜歡甜食。」

  看見馬修點頭,法蘭西斯又用一種有些無奈的語氣說道,「不過馬修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如果我丟了奇怪的東西到你嘴裡怎麼辦呢?」

  「老師不會那麼做的。」流暢的回答到,馬修毫不猶豫的答案讓法蘭西斯稍感訝異,然後他勾起一個溫柔的笑容弧度,用揶揄的語再度問到,「那麼,如果我趁你閉眼時吻你,該怎麼辦呢?」

  「咦、咦咦……就說請老師您不要再開我玩笑了!」

  ——那如果不是開玩笑該怎麼辦呢?

  伸手揉亂馬修淡金色的柔順捲髮,法蘭西斯在心中小聲地問到。

  不過,被信任的感覺很好。

  (都可以隨便的 你說的 我都願意去 小火車 擺動的旋律)

  (都可以是真的 你說的 我都會相信 因為我 完全信任你)

TBC

01 02 03 04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