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Charlotte 隼熊】確認(慎)

※本文CP為Charlotte的乙坂隼翼×熊耳。

※雖然已經十二話打臉了但我還沒看(?)快點寫來自我滿足,私設這是一個所有事都圓滿結束的時空,只有隼翼還保有一些殘缺的記憶。他沒跟別人說過。

  ——恐懼失去是貪慾的其一形式。

  熊耳洗漱後從浴室出來,就看到比他早睡的乙坂隼翼如詐屍般「咚」的從床上坐起來,兩隻眼睛睜的大大的,縮小的瞳仁快速環視整個房間,像是在尋找什麼——又或是失去了什麼——他的目光最後盯在被嚇了一跳的熊耳身上。

  「我吵醒你了嗎?」走近幾步,熊耳感到有些抱歉。為了讓星之海學園運作順利,為了保護更多能力者,隼翼耗盡生命般的努力,有時甚至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就倒在床上睡著了(但躺了幾分鐘後,又會因為受不了骯髒而起來跑去洗澡)。

  今天隼翼也累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掙扎著結束用餐洗漱,一躺床就睡著了,卻沒想到現在會一臉驚嚇的醒來。

  「……熊耳,可以過來一下嗎?」

  「好啊?」反正他終歸是要到床上睡的,雖然隼翼的舉止讓他頗為困惑,但他仍依言照做。

  熊耳走過去在屬於他的那一半舖位坐下,隼翼湊了過來,偏著頭專注地看著他。

  「隼翼,你還好嗎?」

  沒有得到回答,隼翼執起他的右手,怔怔地看了一會兒,然後逐一親吻每個指尖、舔吮手指,含在口中輕咬。

  熊耳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又看看自己被弄的一片濕濡的手,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在他思考的期間,隼翼仍握著他的手腕,以一種確認般的態度親吻、磨蹭,當他用舌尖滑過熊耳的掌心時,後著明顯顫了一下,停止思考「乙坂隼翼這次又怎麼了?」的大哉問,決定抽回自己的手。

  「喂、都是口水——」

  熊耳把手拉回去,隼翼也沒攔,只是又拉過他的左手,一樣仔仔細細地用嘴脣確認所有指尖。這雙手帶著薄繭,修長又漂亮,指甲理的乾乾淨淨,無名指使力的時候看起來會有點歪——一如他認識的熊耳那樣,看似正經,有時卻會不按牌理出牌。

  「太好了,都還在……」他釋懷的笑了起來,一抬頭就看熊耳脹紅著臉欲言又止,「你、你……」的說不出完整句子。隼翼撫上他的面頰,「我做了一個夢。」他思考了一下,說,「夢裡面我們遇到很大的挫折,你的指甲被拔光了,都是血。」

  他的手現在可都是口水……熊耳舉著雙手,面露無奈。

  「夢裡面沒有畫面,但我不知為何就是知道。」隼翼垂眼,笑容染上落寞,「得知你受傷的心痛,血液溫熱的觸感。就算醒來後知道是夢,還是覺得很害怕……非常,害怕。」

  熊耳嘆氣,轉身抽了張衛生紙將雙手擦拭乾淨,才對隼翼說,「你壓力太大了。」

  「不是啦……」

  「也讓自己太勞累,沒有按時吃飯休息。」熊耳說,「我們會更努力替你分擔的……真對不起。那只是夢而已,呃,不要多想。」雖然想伸手摸摸他的頭,但顧忌自己的手剛剛還沾過口水,熊耳的手最後還是縮了回來。

  聽到這人又在習慣性自責,紫灰色的雙眼靈活地轉了一圈,「啊,還有一個地方沒有確認。」

  「嗯?」

  乙坂隼翼捧起熊耳的臉,深吻下去。

  這個人還在呢。

  總蓋在臉上的褐色長髮還在;映著自己倒影的深藍色眼睛還在;因親吻而染上情慾的面容還在;每一根睫毛、每一片指甲、每次的心跳……都還在。

  他閉上眼,舌頭探進熊耳的口中,滑過唇齒,糾纏著對方的舌,直到失去所有氧氣,兩人才氣喘吁吁的分開。

  他還在。

  沒有失去。

  沒有離開。

  「在……在你的夢裡,我到底慘成什麼樣子……」熊耳試圖調整呼吸,「舌、舌頭也被剪了嗎……」

  「這倒沒有……」隼翼也很喘,他看著戀人被自己吻到發紅且泛著水光的雙唇,露出嚴肅的表情,「糟了,プー。」

  「說了別那樣喊我——怎麼了?」 

  「我興奮了。」

  「……哈?」

  「就是生理上的意思。」隼翼說,「而且我剛剛就注意到了,プー也是吧。」

  他如春風般和煦的一笑。

  「我會負責的。」

  幾分鐘後熊耳的腿上和胯間已經沾滿潤滑液。他躺在床上,用雙臂擋住臉,努力不去理會內心澎發的羞恥感。

他們經過一連串——

  『……你認真要做?』

  『是的。』

  『不是開玩笑?』

  『當然了。』

  『沒有在耍我?』

  『沒有,我真的快忍不住了呢,簡直就快說出「我現在就要上你」這樣的話呢。』

  『你已經說了。』

  『這樣啊。』

  『隼翼。』

  『嗯?這段對話還沒辦法結束嗎?』

  『我手上還有你的口水。』

  『你剛剛擦掉了不是?』

  『感覺還是很差,所以說……』

  『等下或許還會沾上別種液體的,還請見諒。』

  『不對、所以說隼翼,先冷靜——』

  『我要開動了!』

  ——的對話後,隼翼就如他所說的開動了,還沒忘記在熊耳腰後墊上一個枕頭。

  熊耳也不再阻止,任他動作,但腦中卻一直響起隼翼那句「 而且我剛剛就注意到了,プー也是吧。」,附帶會心一笑。

  他……的確也是,無法否認。在隼翼舔拭他手指時,垂著失焦的眼、那副令人聯想翩翩模樣,讓他一瞬間心臟緊縮;在那一刻他有種錯覺,似乎隼翼只要有他就足夠,用無聲的語言說著:你就是我的珍寶,獨一無二,無可取代。

  「——!」正當他陷入思考時,在體內開拓的手指碰觸到最敏感的一點,讓他難以抑制的低喘了一聲。

  「痛嗎?」

  「不是、呃……」才開口,熊耳馬上意識到隼翼是故意的。體內的敏感處被輕揉、戳弄,他想把腿闔上,抗拒過於強烈的快感,隼翼卻輕輕在他耳邊說了一句「還不行」,然後托住他的腿根往兩旁分開。

  「擴張要做好才不會受傷。」隼翼說,「還是一如往常的排斥前戲啊,プー。」

  回應他的是一連串模糊不清的罵聲和低吟。

  估摸著準備得差不多了,隼翼的額角流下汗水,彎起嘴角道,「我要進去了。」

  「嗯……」他應了一聲,得耗費極強的克制力才不至於要求對方快點。

  「啊,在這之前呢……」

  「喂、等等!你、你不要這樣——!」

  隼翼拉起熊耳的雙手,壓在耳側兩旁,「好,不可以再遮回去了喔。」

  這張臉明明就這麼好看。隼翼說,繼續下一步的動作。不管事平時也好這時也好,老是要遮起來。

  我啊。

  最喜歡你了。

  最喜歡你了……

  一手扣著熊耳的腰進出著,另一手和他微微掙扎的手交握。

  「隼翼、慢點……啊……」

  平時沒什麼表情的少年此刻完全染上他的色彩,雙眼朦朧的半開半閉,眼角滲出淚水;幾度因快感而失神,卻又感到羞恥而努力壓抑。

  「忍耐一下就好,會很舒服的。」撫慰般吻去他眼角的淚,然後落下無數碎吻,額上、唇上、頸上……

  最喜歡你了。

  所以,就算被嫌煩也沒關係,讓我再一次、再一次確認你仍存在,好嗎?

  熊耳洗漱後從浴室走出來——扶著牆——就看到乙坂隼翼躺在床上抱著枕頭打滾。

  「好累啊プー,完全體力透支啦。」

  「我也很累好嗎……」

  「但嚴格來說還是我比較累吧。」

  「真正意義上的嚴格來說,這一切的勞累都是因為你吧。」熊耳嘆了口氣,「不要滾來滾去了,我要睡覺。」

  「我要抱抱。」

  熊耳一臉無奈的張開雙臂,一副「要抱自己來」的態度,隼翼自然很樂意地撲了上去,將他抱個滿懷。

  「今天也,謝謝你還在我身邊。」

  「謝什麼,多見外。」

  「嘿嘿。」  

FIN


一直寫一直想哭,好難過。(跪地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