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Charlotte 隼熊】日常短打1-2

※本文CP為Charlotte的乙坂隼翼×熊耳。

※捏造設定有,第十集劇情有。流水帳。

1-承擔

  乙坂隼翼踉蹌了一下,差點失去平衡。隨即被一把抓住上臂,隨後並扶著肩膀站穩。

  「小心點。」熊耳拍拍他的肩,收回手。

  「什麼都看不到意外的累呀,」隼翼感慨道,「大概是因為擔心前方的危險,一直處在精神緊張的狀態,不知不覺就消耗很多體力呢,プー——プー?」

  隼翼向四周摸索了一陣,露出困惑的表情,「熊耳?」

  「在這裡,往前一點。」

  隼翼依言照做,果然搭上熊耳的肩膀——略嫌削瘦,卻十分溫暖——憑高度他發現熊耳是背向他蹲著,有些不可思議地問,「你要背我?」

  「嗯。」

  偏頭想了想,隼翼環住熊耳的脖子,低身貼在他背上。

  一、二,嘿咻。熊耳背著他站起來,步伐沉穩地繼續望前走。

  「プー。」

  「嗯?」

  「我覺得我好沒用喔。」

  「不要亂講話,你已經很努力了……喂、別蹭我脖子,很癢!」

  隼翼笑了笑,沒再胡鬧,輕輕將腦袋靠在熊耳肩上。

  其實他沒有累到需要人背的地步——他相信熊耳也是知道的——他並沒有那麼累。

  無論是一次又一次地穿越時空,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無論是雙目失明,與弟妹斷絕緣分,他都能笑著面對。

  但這個人,是他唯一能撒嬌的對象。

  「我會不會很重?」隼翼晃晃手中的導盲杖。

  「還好。」熊耳走了幾步,又淡淡地補上一句,「我擔的起。」

  「那就好。」

FIN

對不起讓我滿足下首殺TAG的慾望(雖然也不知道這CP會不會有人寫,應該會吧?我這次應該押對股了吧(?),第二篇等等補上。


2-翻身

  隼翼壓到他頭髮了。

  熊耳在黑暗中睜開眼,稍微調整姿勢,試圖減輕頭髮被拉扯的疼痛感。

  但也不知道隼翼這傢伙怎麼睡的,幾乎把他半數長髮全壓住了,扯不出來又一動就痛,雖說他不想吵醒友人睡眠,但現在這情況除了喊他起來也沒別的辦法了。

  「隼翼……」

  「隼翼,起來,你壓到我頭髮了……」

  喊了兩聲沒得到回應,熊耳只好推推他,「隼翼」、「隼翼」的又喊了兩聲。

  然後他的戀人露出幸福的微笑,一副做了好夢的樣子,還緊挨住熊耳蹭來蹭去。

  「隼翼!」

  「對不起,很痛嗎?」睜開眼,隼翼微微起身,摸索了一下就從背後拉出一大把褐色長髮。如果他沒失去視力的話,就會看見熊耳用一種訝異的表情瞪著他,「你頭髮太長了啦,滾一滾就會壓到。」

  「……你剛剛醒著?」

  「嘿嘿。」

  「……」

  熊耳翻身背對他。

  「欸,プー——」

  「不要那樣叫我。」

  隼翼試探性地碰碰他,沒得到回應,不免有點慌張。

  他其實在熊耳挪動身體試圖拯救長髮時就醒了,但熊耳用帶著困倦的低啞嗓音喊他的名字,讓他忍不住想多聽幾遍……咳咳,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看來他惹熊耳不高興了。

  熊耳一直是個讓人稍感嚴肅的人,做什麼事都認認真真、謹守本分,因此夥伴們就算跟他關係再好,也不會隨便開他玩笑。也只有隼翼敢跟他沒大沒小。

  而熊耳也總帶著無奈包容他。

  「對不起,不要生氣嘛……」

  「我沒有生氣。」

  「下次不會壓到你頭髮了,不要不理我。」

  「我沒有生氣。」像是在印證自己說的話,熊耳終於轉身重新面向隼翼,棉被柔軟的摩擦聲在黑暗中特別清楚——他們房裡從不開小夜燈,因為隼翼不需要,而熊耳不怕黑——他用帶著睏意的聲音說,「我只是想繼續睡,而且一直維持同一個姿勢不舒服。」

  「這樣嗎?既然睡的不舒服,你還是轉回去比較好。」

  「這倒是沒關係,我都轉回來了……」

  「你轉回去,然後我到你另一邊睡。」隼翼若有所思地說,「然後你想轉回來時我再回來,這樣就能一直面對面了。」他雙手握拳上下一敲,「哎呀,我怎麼這麼聰明。」

  熊耳沉默了一會,「……快睡。」

  「那你不背向我了?」隼翼熱切地問,那對失了光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著期待。

  「乙坂隼翼,你到底是有多怕寂寞!快睡覺!」

  即便如此,熊耳直到早上都沒有翻身——也因此腰酸背痛了一整天,且按下不表。

FIN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