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APH(加中心)、食戟(阿爾迪尼兄弟)、MHA(相澤老師)。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APH 架空 露加】夏之心(下)

※露加,現代架空。

※小言情。

、下。

  他彷佛一具偽物,拙劣地模仿他人的言談舉止,但任誰都能看出他只不過是提線人偶。

  他的心臟從未跳動;他的擁抱沒有溫度;他笑著,卻並不是真的笑著——來自冬季的旅行者啊,你曾想過夏天的模樣嗎?

  「打擾了……」馬修拘謹地踏入門內,伊凡在他身後關上門,示意他在沙發上坐下,就轉身到廚房泡茶。

  雖然大概沒辦法像馬修泡的那麼好喝。他的笑容有些歉然。

  在等待的時間裡,馬修簡直可謂坐立難安。在這個空間中只有他與伊凡兩人,就如兩人相識以來無數的一起吃晚餐的日子,唯一不同的是,地點在伊凡的住處,也少了白熊先生。據伊凡所說,他的妹妹,娜塔莉亞,是為了進入馬修就讀的大學,才寄住在伊凡這裡以便備考。但更多時候娜塔莉亞會到大學內的圖書館讀書,例如現在。

  他懷著一種罪惡感環顧四周,阿爾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他極度異常,那個伊凡.布拉金斯基。

  『他是畫家——喔,這你知道——光看他的畫就足以證明這個人心理病態,你知道他畫什麼嗎?血與腸子、張大獠牙的天使和被鋼釘穿刺心臟的微笑小丑!

  『不要再跟他來往了,你知道我是為了保護你,你在很多時候都太單純,太容易被騙——』

  然後馬修站了起來,拍桌的聲響讓嘈雜的速食店一瞬間安靜下來,有不少人轉頭看向他們,卻只見外貌斯文的青年露出不符合他溫和氣質的憤怒表情,有些透明的紫色眼睛沉著複雜的情緒;他像是不習慣這樣的怒氣,幾度試圖開口,都沒能說出話。最後他終於顫抖著吐出幾個字,『他不會騙我。』

  阿爾弗雷德也被他嚇了一跳,但仍反射性地回應,『你怎麼知道——』

  『伊凡不會騙我。』馬修說,『我知道……因為真正的說謊者,是我才對。』

  語畢,他注意到自己混亂的呼吸與周遭紮人的視線,像是終於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連忙坐下。

  他的理智告訴自己該跟阿爾道歉,內心卻有種排拒感——似乎一道歉,就等於承認對方的判決。
  
  但最後他仍表明是自己太激動了,阿爾的擔憂畢竟有理,卻不一定正確。

  『至少到他家看看那些畫,』阿爾最後這樣告訴他,『或許你會發現你所認識的不是真正的他。』

  馬修答應了,這也是為什麼他此刻會在伊凡的家。
 
  自他踏進屋內為止,並沒有看到任何一幅畫。屋內的東西很少,不僅沒什麼雜物,傢俱也是最開始租屋時配備的基礎物品。雖然這對一個單身男子而言相當正常,但馬修就是覺得這間房子很空很空,彷佛無人居住。

  「馬修,你敢吃辣嗎?」

  伊凡在廚房裡喊,聲音聽起來很高興。

  「不要太辣應該可以!」

   「好,」切碎食材的聲音、點燃瓦斯爐的聲音、翻炒的聲音,沒多久伊凡端著盤子走出來,「從沒看過你煮辣味料理,我還以為你怕辣呢。」

  「呃、太辣的話我還是會怕吧。」他的緊張並未因時間而消散,面對伊凡時甚至連說話都不利索。

  「怎麼樣算太辣?」

  「會、會讓嘴巴腫起來的那種程度?」

  伊凡一臉正經地點點頭,拿著鍋鏟就轉身回到廚房繼續下一道料理。

  每次他們在馬修那邊開夥時,伊凡都會靠在廚房門口,跟煮飯的馬修聊天。他非常喜歡那個時刻,但現在他卻不敢靠近廚房,只是拘謹地坐著。

  終歸他還是未能信任自己的朋友——他討厭這樣的自己。
  
  說謊者。

  「伊凡,」他聽見自己說,「我可以看看你的畫嗎?」

  ——或許你會發現,你所認識的,不是真正的他。

  阿爾的話又在耳邊響起。

  但又有誰能真正認識另一個人呢?馬修對這個問題一直都存在困惑,人們似乎終其一生試圖去接近其他人,但那個人真的在那裡嗎?

  他看不清別人,也看不清自己;他覺得自己是虛偽不實的,卻為了不讓別人發現異狀而拙劣模仿。

  直到有天他遇見另一個「異常」。

  馬修翻著伊凡的畫冊,正如阿爾弗雷德所說,伊凡的畫中充滿優雅與暴力的衝突,如毛皮柔亮的貓站在針尖上,慵懶地伸著懶腰,而針底串刺著無數屍體。

  但奇怪的是,他卻一點也不感到恐怖。

  「阿爾說你很可怕,我不同意,他說只要看看你的畫就知道了。可是我看過之後,還是不覺得你可怕……」

  「我的工作是替恐怖小說畫插圖,但不否認這也是我的興趣。」伊凡笑了笑,「你不怕我,我很開心哦。明明藝術評論家說我這些畫裡並沒有顯現犯罪或扭曲的心理,但大部分人看到之後還是會立刻離我遠遠的呢。」

  「……阿爾也覺得我應該遠離你。」他闔上畫冊,看著伊凡,「我不知道阿爾為什麼會突然這麼說,他甚至要我不要再跟你來往,但我不想要、不想要……」他深吸了一口氣,再開口時聲音帶著哽咽,「不想要就這樣結束。」

  然後伊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伸手揉揉馬修的頭髮。

  「……咦?」

  「沒事的。」伊凡說「那天瓊斯先生突然來拜訪,和我聊了幾句忽然就沖著我大吼『不准覬覦我弟弟!』……」

  「什麼時候的事、不對、照出生時間來說我應該才是哥哥啊……不、不對,覬覦?」馬修一時間無法消化話中的信息量。」

  伊凡又笑了起來,笑容中有種勝利的意味,「然後我回答,『那是我跟馬修的事,你管不著。』」

  後來阿爾弗雷德氣的要他離馬修遠點,甚至因為音量太大驚動了亞瑟,最後阿爾的「拜訪」也因被亞瑟拖走而結束——這他就沒告訴馬修了。

  「但是、伊凡先生的意思難道說……」

  「嗯,大概就是你理解的那樣。」伊凡點點頭,「能來我房間嗎?」

  馬修漲紅了臉。

  「我想讓你看看我的畫。跟工作畫的不一樣,也不算興趣,只是沒辦法停下畫筆……只能一直畫下去。」

  伊凡的房間像是開了無數扇通往冬天的窗,從木制畫框內吹出寒風,雪花和結霜的褐色落葉飄落在地毯上——或許是心理作用,這間房的氣溫似乎比外面低上不少,是心理作用吧——馬修注意到好幾幅畫中都出現一座小小的破舊木屋,角度不同,或遠或近,但共通的就是木屋半掩的門。從門縫窺探,只見一個男孩抱膝坐在冰冷的壁爐前,神情漠然地看著門外。

  「那孩子看起來穿的不夠暖和呢……」他脫口而出,隨即為自己毫無藝術鑒賞眼光的評論感到羞愧,下意識摀住嘴,
「呃,我的意思是,看起來好冷……不、不是的,我……」他偷偷瞄了瞄伊凡,但後者的臉上並沒有任何他預期會看到的輕視甚至惱怒,反而露出一種悵然而溫柔的表情。

  「是這樣嗎……」他輕聲說,「是這樣啊,那孩子大概不知道暖和是什麼,在夢裡面……」後面的話他大概是說給自己聽的,從呢喃逐漸化為無聲。

  馬修握住他的手,他僵了一下,然後緊緊回握。

  並沒有什麼無法擺脫的創傷,也沒有所謂童年陰影,雖說很多喜歡伊凡畫作的人都擅自認定他必定有這樣的黑暗推動他畫出一幅幅冰冷而孤寂的冬之窗,但真要他回答為什麼要不停描繪相同的場景——他總說,這是一個夢,從過去無間斷延續到現在的大夢。

  來自冬季的旅人無法醒來,來自冬季的旅人走不出寒冬,於是他只好不斷畫著冬景,希望畫中孤單的孩子有天能看看窗外,或有人能看看自己。

  當晚他又沉入那個冬天的夢中,但夢的最後,金髮的靦腆青年穿越風雪來到寂寞的男孩面前,笑著伸出手……

  在那之後他們的關係似乎有些微的變化,表面上看來與以往沒什麼不同,但伊凡的房中開始出現不同季節的圖畫。他送馬修一幅夏景,馬修把它掛在客廳裡,一進屋就看得到的位置。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時間總是令人驚歎——驚歎它能走的如此地慢又如此地快。娜塔莉亞順利考入她嚮往的系所,隨後搬入學校宿舍;阿爾常來找伊凡吵架,雖然他和馬修過了法定飲酒年齡,卻還是依舊,呃,不成熟;他們仍很少沾酒精,阿爾更喜歡可樂,而馬修寧願自己沖一壺熱紅茶。

  而這一天與平常沒什麼不同。

  伊凡結束工作,就到馬修家吃晚餐。飯後他們坐在沙發上看租來的DVD,片子通常是馬修選的,伊凡也沒打算認真看,抱來棉被,瞇著眼睛靠在馬修身旁。本來睡在馬修房裡的白熊揉著眼睛出來,鑽進他們之間的空隙裡。

  喔,對了,這是他們相遇後,又一次的夏天。

  馬修捧著裝滿巧克力牛奶的馬克杯,時不時喝上一口,很專注地看著那部無聊的文藝片;是法國還是挪威片呢?演員們不知語言的對白在伊凡耳中像是首輕飄飄的歌,電影運鏡地相當緩慢,光線暈黃。

  這樣的氛圍讓他想起無數次沒有目標的午後散步,他走著走著總會忽然空虛起來,最後只好把居處做為目標,安慰自己總算還有個地方可以回去。但那終究是居處,不是家。

  他的目光往身旁飄移,馬修正巧啜了口牛奶,金髮松鬆軟軟的晃了晃,在家裡的時候馬修總會用小髮夾固定劉海,白色小型的髮夾真適合他。伊凡想。馬修這個人,似乎能把每個到的地方都過得像一個家。
  
  如果能和馬修住在一起的話,他以後散步時,就有個家能回去了。

  真好。

  「馬修。」

  「嗯?」

  「我還可以跟你分擔一半的租金嗎?」他問,「或許娜塔莎會很生氣,但我還是想這麼做。」

  馬修訝異地低頭望向他,又似乎沒有想像中驚訝。

  這是個跟平常沒什麼不同的日子,有他跟他,還有半寐的白熊。

  「阿爾跟亞瑟先生大概也會生氣,但沒關係。」馬修說著,露出一個笑容,「好的。」

  盛夏的邀請函終於交到了冬之旅人的手裡。

Fin

(不知道能不能寫總之還是寫個後記> <)
終於寫完了。因為是用最開始預計兩萬字的大綱下去寫,所以不得不刪減很多劇情,拖了很久,最後寫出來的成品也差強人意,很多埋下去的梗最後也並沒有用上。
原本還想寫裝扮成水電工的炸彈犯、馬修跟娜塔莉亞的關係、阿爾和伊凡針鋒相對的劇情、亞瑟和房客的攻防戰(?)但最終還是全刪剪掉了。
……其、其實用這樣的東西參加合本我好不安,特別是看到封面和大家的試閱都這麼美(掩面)
有許多不足真的很抱歉,也謝謝主催讓我有機會參與合本。就請多多指教了!
……然後,果然不管過了多少年還是好喜歡好喜歡馬修(遮臉

20150603

、下。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