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獵命師 螳賽】短打四則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1-片段

 

   某些微涼的夜晚,螳螂會一言不發地捧著血袋坐到賽門貓身旁,老沙發嘎吱輕喊並凹陷下去,調低音量的電視重播著星爺的經典電影,他們之間的距離不遠不近,然後螳螂會藉歪頭咬破血袋的動作讓兩人的肩頭自然靠在一起,啜飲鮮血後,他抬頭告訴賽門貓AB型的血最美味。

   賽門貓總會垂著眼睫,像包容著一個連惡作劇都稱不上的三流把戲,說,哦,我嚐嚐。

   他們用唇與舌交換鮮血的甜腥味,直到屬於他人的液體被舔的一點也不剩,當賽門貓按在他後腦的手指拉扯他的頭髮時,螳螂才會依依不捨地分開。

   沒什麼特別的嘛。賽門貓有些害臊,視線回到電視上,卻不會縮回他被螳螂緊緊握住的手。

   那無疑是,他倆生命中,最美好的片段。

FIN


2-睫毛

 

  螳螂的眼睛裡掉進一根睫毛。他嘗試眨了眨眼,又伸手揉揉,但那根睫毛依舊刺在眼睛上,又痛又癢。

   「想睡就先去睡吧。」賽門貓瞥了他一眼。

   「我不想睡,只是眼睛痛。」他指指自己的右眼,「好像有眼睫毛掉進去,剛剛只覺得有點乾,後來就開始癢,現在有夠疼,又揉不出來,啊我突然想到眼睛大概也需要鍛鍊,除了避免受傷以外還要增強痛絕免疫力,不然打一打被朝面噴防狼噴霧不就完了你說是不是——」

   「閉嘴,話嘮。」賽門貓說,扳過螳螂的臉,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眼睛睜大。」

   螳螂立刻把眼睛睜得跟五十元硬幣一樣大。

   「好,就這樣睜著。」他點點頭,朝螳螂的眼球伸出食指與拇指。

   「等等等等等!賽門,你,打算就這要捏出來?」

   「消毒過了。」他抬了抬下巴讓螳螂注意桌面上的醫用酒精。

   「不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還以為你要幫我吹出來!」

   「……那你眼睛睜大點。」

   螳螂本以為賽門扔他一句「想的美」、直接伸手戳他眼睛,甚至乾脆放他自生自面自己痛死算了,沒想到賽門貓竟然嘆了口氣,湊近他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吹了口氣。

   「出來了嗎?」

   「螳螂,到底有沒有吹出來?」

   「我問你出來了沒有,喂——」

  螳螂湊過去親了賽門貓一口。

FIN


3-同行

 

  剛成為吸血鬼的前人類必須忍受一段艱難的適應期。除了接受從今以後必須以人血為食,這類心態上的轉換,還要重新熟悉宛如新生的身體——強大的力量,難以置信的肉體復原能力,不再受陽光眷顧的詛咒——日與夜的世界差異甚巨,但為了生存,唯一的選擇只有前進。

   被人類送入夜世界的賽門貓與螳螂對適應期的難忍體會尤深,身為長時間修習內力的武術家,吸血鬼生理上的轉換簡直就如同堵死他們的力量來源,好一段時間僅能依靠外功,徒具形式,像裡面包保麗龍偽裝水泥柱的公共設施般無用。

   好痛苦。

   但,如果能突破那面高牆,又能攀升到什麼樣的境界呢?

   痛苦,但這種痛卻讓人無比興奮。

   「來打一場?」賽門貓擺出架式。

   每天較勁著光拼外功誰更強一點,逐漸恢復內力的同時、逐漸適應這副吸血鬼身軀的同時,他們似乎也更加深入夜世界一點。

   「那還用說,這是我們的每日例行任務吧。」螳螂咧嘴一笑,把頭髮亂七八糟地重新紮好。

  瓶頸、攀升、前進。

  何其有幸,總有彼此同行。

FIN

 

4-起床

 

  時針指向晚間十點,坐在電腦前瀏覽新聞的聖耀關掉所有頁面,離開座位。

  「——阿海,阿海起來了。」

  「唔……十點了嗎,好快……」蜷曲身子睡在單人沙發上的阿海很快就清醒過來,揉著惺忪的睡眼望向躺在長沙發上的夥伴,「賽門貓,你也起來。」

  ⋯⋯

  「我剛剛叫過了,他好像聽不見。」

  「喂,賽門貓,起來。」阿海揉揉額前散亂的瀏海,起床氣讓他有些不耐煩,「約定交易的時間是十點半,如果遲到了被當成爽約怎麼辦?喂——」

  聖耀也幫著喊了幾聲,甚至伸手推了推賽門貓的肩頭,但後者只是安穩地閉著雙目,平時總帶抹嘲諷的嘴角此刻微微上揚,令人不禁猜想他或許正在做一個溫柔的美夢。

  「聖耀,我現在很不爽。」阿海說。

  「咦、啊,對不起……」聖耀慌慌張張地道歉。

  「不是不爽你,是不爽他。」他指指睡的比死人還死的賽門貓。

  「他可能真的很累了……我我我知道這不能當作藉口,但因為這樣就傷感情也太——」

  「我只要有張單人沙發、縮縮腳就可以睡了,你看他腳隨便一伸連三人長沙發都嫌太短,」阿海冷靜的解釋,「腿長了不起啊。」

  聖耀想阿海大概還沒睡醒。

  「賽門貓,起來了,起來了啦——」他又嘗試叫了幾遍,卻毫無成效。

  「聖耀,你知道你為什麼叫不起他嗎?」螳螂慢悠悠地踏入客廳,「因為你沒有用愛叫他起床。」

  聖耀想,竟然連螳螂都不清醒,明明沒睡的啊。

  還有,剛才還對螳螂的答案抱有期待的自己,真是傻瓜。

  「親愛的公主殿下,該起床了喔。」

  阿海露出作嘔的表情,聖耀感覺自己的胃在翻攪。

  「啊,還是不起床嗎?」螳螂彎下腰,滿面笑容地望著賽門貓,臉近的就好像就快要貼上去了。 「沒辦法了,就由我來吻醒公主殿下吧……呃?」

  賽門單掌掐住螳螂的臉,冷冷問到:「你,幹嘛?」

  「叫你起床囉。」螳螂回答,還是笑容滿面。

  「原來是叫我起床啊?」賽門貓點點頭。

  「對對對,我很辛苦才叫醒你呢,有沒有什麼獎勵呀?」

  「有。」

  「真的?」螳螂喜出望外。

  「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賽門一笑,五指使力,啪嚓地捏碎螳螂的臉骨……

Fin

愉快的自耕,太久沒看獵命師整個文風都怪怪的有點好笑XDDD

螳賽好萌,但身邊人好多都討厭九把刀我很早就放棄推廣了。

大概是去年寫的文?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