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獵命師 螳賽】互利/不言愛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我先自首,我在寫這一篇的時候很想寫廢話,所以廢話很多。然後招式都亂編的。


  螳螂的馬尾被扯的鬆了開來,兩三捋黑髮糾纏在賽門貓指尖,剩下全披散在他的背部和肩膀——他就是因為髮量多,馬尾才會長年處於爆炸狀態,當然不愛整理也是原因之一——繫髮的紅繩落在床上,而螳螂的手則環在賽門的腰上。

  緊貼在一起的雙唇慢慢分開,賽門貓半睜著眼,表情有點恍惚。

  「Fuck……」他低聲說,「太久了。」

  「我覺得還不夠。」螳螂微笑,「肺活量還得多練練,老友。」

  賽門貓將之視為一種挑釁,然後兩人又打架打了一下午。

  說實話,賽門貓很滿足於現狀,這當然不是指他滿意越來越說越高的物價或失業率、又或者日本圈養派的勢力逐漸擴大……云云,他滿意的是因吸血鬼身份日益強勁的身手、上官組的夥伴,還有與螳螂曖昧不明的情感關係。

  雖然他們從不說愛,但賽門覺得這樣挺好,就算在一起並不僅僅為了生理上的滿足,或許真有那麼一點喜歡對方好了,但若哪天誰終於厭煩誰,從未有過約定也比較好解決。不麻煩。

  他發現自己總給自己先鋪好退路,這究竟是不是好事他也說不上來,他想大概是特警的過去給他的影響——沒準備第二把刀的人有極大的機率失敗,就算是吸血鬼也一樣。


  螳螂抄起鬼魅一般的快拳,忽東忽西、時上時下;賽門貓循著一種無聲的節奏快速移動,如歌般行板,螳螂甚至認為他即便閉上眼睛、也能繼續他無聲的樂曲。不明究理的人見著了大概會以為他們在跳雙人舞,拳路都走以快致勝的步數,但你來我往卻誰也沒打著誰。

  但兩人身上卻都掛了彩,為何?事實上他們現在已是放慢速度相互配合,真正見血見傷的對決剛剛早已打過數場,目前的過招並非對決,或許稱作「磨招」會更為恰當一點。身為現代的武林高手,他們自然都看過金庸的武俠小說,神鵰俠侶裡洪七公和歐陽鋒也曾有過類似的打法,純然比招術精妙,而非熟練度、內力或速度。螳螂和賽門貓還沒辦法達到真正的「磨」,捨棄不了速度,但他們至少能做到一來一往。

  另外,兩人也不侷限在自己本派的螳螂拳與截拳,反而更偏向隨機應變,說高明點是自創新招,直白說來就是普通的打架。

  一肘擋下膝擊,螳螂揚起笑,兩個後空翻然後單手倒立地看著賽門貓,「真不錯,到現在都還沒分出勝負。」

  「不,」賽門貓一腿掃向螳螂支撐地面的手,然後一收一放,鎖住螳螂的喉嚨,「是我贏了。」

  幸好身高差不多。螳螂這麼想,然後偏過頭,吻了一下按住他要害的男人。

  他知道賽門貓就跟貓一樣潔癖嚴重,沾著汗水的親吻或許會讓對方生氣也不一定,但他一向是個直來直往的人,隱藏心意是什麼他根本不想懂,要說理由他也能說看到賽門的襯衫要掉不掉的第二顆鈕扣太誘人,又或著因為他是那麼喜歡對方滴著汗水的紅髮。

  他的心告訴自己,啊,這麼做挺不錯,然後他就會去做。他就是一直這樣活著,以後大概也不會改變。

  賽門貓放開架在螳螂身上的手,後者還未結束這個吻,而前者也沒有推開他。沒有遵守接吻要閉眼的不成文規定,他深深看進螳螂的眼睛,螳螂覺得他在尋找著什麼,又或者說,在確定什麼。

  但他知道自己的腦袋太簡單,根本無法從賽門貓的眼中解讀出什麼。

  姑且歸納為,徬徨吧。

  螳螂做了一個夢,夢裡面的他站在陽光下,空氣中有暖暖的曬棉被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在做夢,而且能推測這大概是個傻兮兮的夢。

  然後他看見年輕的賽門貓向他走來,大約十五、六歲——他想這畢竟是他的夢,賽門在那個年紀大概是不會染頭髮的,但他夢裡的賽門還是一頭的紅。他有些沒法想像不是紅髮的賽門會是什麼樣——穿著白襯衫,衣襬沒紮進褲子裡,似乎也沒繫皮帶。耳上帶著的耳機連到塞在襯衫口袋裡的MP3,他猜想賽門是在聽"It's my life",不知道為何他就是這麼認為。然後當年輕的賽門貓經過他身邊時,他真的聽見瓊·邦喬飛的歌聲。

  他覺得,夢裡賽門貓的眼神很不一樣。毫不猶豫的看著前方,他所前進的方向。

  「我愛你。」

  夢裡的螳螂這樣說了,然後賽門貓停下腳步,望向明媚的太陽。

  今天天氣真好。

  螳螂猜賽門大概在心裡這麼想。

  「今天天氣真好。」

  夢裡的賽門貓說,露出微笑。

  過去的賽門或許有勇氣說愛,但螳螂永遠不可能遇上過去的賽門貓。

  現在的螳螂或許試圖說過愛,但他知道現在的賽門沒有勇氣接受愛。

  他們說著互利,有時坦白這是種陪伴,但從不言愛。

fin

這篇有用到暗殺教室和冥府狩獵者的梗,就是「第二把刀」還有「如歌般行板」那裏,特此說明。

兩年前寫的文。

、五、、七、八、九、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