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獵命師 螳賽】印記/夜不笙歌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螳賽十題之三。

 

  今夜的上官組,似乎異常有幹勁。

  張熙熙畫好底妝,在臉頰、鼻樑兩側和眉骨下方打上陰影,讓端正的五官看起來更為深邃;接著細細描繪精緻的眼線,眼尾一勾,帶出貓樣的慵懶與魅惑;淡紫、深紫,最後渲染一點奢華的金,整體裝面呈現一種神秘且迷人的氛圍,如同黑夜。

  阿海豎起長風衣的領子,將稚氣的臉遮掩在陰影下,只露出一對老成的眼睛;頭髮用髮膠抓亂,帶點叛逆不羈的氣質。

  佳芸也把她那頭短髮重新抓過,噴了兩三種亮眼的顏色;素著一張臉,只擦了點粉橘色的唇膏,就讓她顯得容光煥發。她身穿某不知名地下樂團的紀念T恤,和七分運動短褲,腳踏一雙慢跑鞋——明明是極為簡單樸素的穿著,卻意外凸顯女孩若有似無的性感。

  上官依舊穿得一身黑,亂糟糟的瀏海掩著的青疤和一對銳利雙眼,就足以讓他成為人群焦點;要說他今夜有什麼特別之處,大概就屬他腳上那雙黑色軍靴,踏實而筆挺,撐起更為隱晦的凌厲。

  賽門貓也屬於沒什麼變化的那一類,他穿著黑西裝,領口翻出不會太過花俏的花紋襯衫,沒打領帶,紅髮如火,好看的雙眼遮在墨鏡下,嘴角噙著淡淡的、嘲諷似的笑意。

  張熙熙打量了他一眼,走上前扣上他襯衫第二個扣子,又把領口合壟一點,「這樣好多了。」她滿意地點點頭,「瞬間從夜店玩咖升級為雅痞。」

  「並沒有差到哪去好嗎。」賽門貓微怒地反駁。

  張熙熙閉起一隻眼睛,「不不不,這你就不懂了,我們要追求的是一種神秘感……啊,剛好,聖耀你過來一下。」她朝剛換好衣服的大男孩招招手。

  「我、我都找不到適合去夜店的衣服,可不可以不去了?」順從地朝張熙熙走了過去,聖耀帶著困擾的表情說到。他穿著簡單的白襯衫和牛仔褲,看起來就像過於普通的大學生。

  張熙熙沒有回答,只是伸手把聖耀的頭髮撥亂,解開他襯衫的兩個扣子,然後不知從哪裡變出一條墜著銀色十字架的項鍊,掛在聖耀頸上。

  「哇……」佳芸驚呼,「感覺突然不太一樣了,嗯,就感覺,這個人不太普通喔。這樣。」她努力的揀選形容詞。

  「看似乖巧,卻又不知為何放浪形骸的憂鬱少年嗎?張熙熙,真有妳的。」

  阿海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像在調侃,但張熙熙卻揚起一個促狹的笑,拍了拍聖耀的背,「看到了吧賽門,這就是神祕感。張熙熙的化腐朽為神奇。」

  「原來我是腐朽嗎……」聖耀的雙眼放空。吸血鬼帶十字架,再怎麼想都有點怪怪的。

  「要吸引人,就要帶有故事性,使人有探索的慾望。」張熙熙微笑,「就你的氣質而言,『讓人想解開釦子』跟『已經解開釦子』比起來,總是前者比較有吸引力啊。」

  賽門貓嘆了口氣,不想在這個莫名其妙的話題上多做爭辯。

  「嗯,螳螂呢?」也同樣放棄思考吸血鬼與十字架的相容性的聖耀猛然抬頭,他想起他們還有一個同伴沒有到場。

  「他不去。」賽門貓簡短回答。

  「咦……」張熙熙輕呼表達驚訝,其實她還挺想知道螳螂的那身唐裝能不能吸引到夜店咖們的青睞。

  「好像是說不習慣年輕人的夜生活吧。他怕吵。」阿海說罷,連自己都覺得好笑。

  「他自己就吵得要死了,怕吵?」賽門貓嗤笑。

  「大家一起去比較好吧。不然我再去問螳螂看看?」從小與孤獨共存的聖耀並不想拋下任何一個同伴,即使是到夜店把馬子。

  啊,這樣說還挺讓人不好意思的呢。

  賽門貓打開螳螂的房門。

  螳螂坐在窗邊,微微面向半開的窗,膝上放了本書,專注閱讀的面容給人一種寧靜平和的氛圍。一身藏綠色唐裝依舊,大約是剛洗過澡,黑髮濕漉漉的批著,白毛巾掛在肩上。

  真讓人無法想像他是個超級話嘮。

  「還沒出門?」螳螂抬頭。

  「聖耀問你要不要一起去?」賽門貓朝門的方向歪了歪頭,「另外轉達張熙熙的話:『你要眼睜睜的看著賽門拋下你去把馬子嗎?』,嗯?」似乎察覺某種惡質的興味,他說完後還彎了彎嘴角。 

  「哈哈,的確有些困擾。」闔上書,螳螂朝賽門貓的方向勾了勾手指,「不過我剛才倒是想到一個好方法,你要不要聽聽?」

  「這麼神秘?」

  「大概就像私人祕方這種感覺吧。」

  縱使打從心底認為螳螂在說瞎話,賽門還是依言走近綠衣男子,然後低下頭。

  「說吧……等、等等,你幹嘛——?!」

  柔軟的觸感貼上敏感的頸部肌膚,然後是略為濕潤的齒與舌主演的場合,雖不特別疼痛卻讓人無法忽視的麻癢感,與其說是啃咬還不如形容為吸允。螳螂的手側壓著賽門貓的頭,另一手環在他的腰上——只要是他碰觸到的地方,都有著不正常的灼熱。

  「好啦,打上我專門的印記了,看誰還敢碰就等著吃生鮮螳螂拳。」螳螂露出得意的笑容,望著眼前因為驚嚇、連瞪他都忘記的賽門貓。雖然這樣形容一個成年男子似乎並不恰當,但是,有點可愛。

  「好了嗎?大家要走了喔!」門外傳來佳芸可愛的呼喊聲。

  「螳螂要一起去嗎?」聖耀也跟著喊。

  「……」賽門貓咬咬牙,終於記起瞪螳螂一眼,一邊往外走一邊揉著頸側的紅印子,冷冷的說,「那傢伙決定死在家裡,我們走。」

  後來,具眾人轉述,當夜全夜店的女性(或許還有些男性)的注意力幾乎都集中在尚帶著怒氣的賽門身上。被搭訕率高居上官組的第一名。

  有很大的可能,是因為那枚吻痕。

  張熙熙的「神秘感等於吸引力」論點大獲全勝,她得意的表示,「俗話說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FIN

兩年前寫的文。

、三、、七、八、九、十。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