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獵命師 螳賽】原因/無須理由

※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延伸文,CP為螳螂×賽門貓。

※螳賽十題之一。

  「我實在很想看看,鍛鍊五百年後的螳螂拳,會強的多麼驚天動地。」

  那名永遠保持從容微笑的男人,是這樣說的。

  是夜,城市一盞一盞滅了光明,大多數良民都走入睡眠。還睜著眼的只剩下電視電腦前的夜貓子、號稱到半夜才會被靈感大神寵召的作家,還有蠢蠢欲動的犯罪者。

  而最理所當然的存在,就是夜的居民。

  吸血鬼

  賽門貓在高高低低的屋頂上跳躍移動,目光如電地緊盯跑在前頭的目標。

  跑了十五分鐘,兩人的速度仍未減緩。

  今夜他的狀況很好,說不定,有贏的機會。

  想到這裡,他猛地加快速度,無趣的追逐戰即將結束,在前者回頭的那一刻,戰鬥立即開始。

  著!

  「我以為你想整夜追著我跑。」顯眼的藏綠色反手一擋,隨即向後躍上高出一截的水塔,「這次的訓練內容,是練習應付只守不攻、深藏巨大情報的敵人啊。」

  「哼,無趣。」眼神透露著「不想死就別廢話」的強烈情緒,賽門貓的截拳處處擊往要害。

  腎臟、頸部、胸口、下陰……無一中地!

  但對手卻沒有使出任何一招攻勢,僅是一招不漏地,擋下賽門貓的所有攻擊。

  雖然不願承認,但螳螂這傢伙,的確越變越強了。

  「是不怎麼有趣,但我可不想又把你打的昏個三天兩夜。」螳螂沒有挑釁的意思,只是平淡的陳述事實——在他逐漸適應吸血鬼的「異變」、並逐步激發出原有的內力後,賽門貓可是一次也沒打贏他——反手一格,他感到賽門貓施加的拳力陡然暴增數倍,不禁失笑,「有了可以打架的對手,獨自鍛鍊的日子就稍嫌那麼點平淡。」

  賽門貓沒有回話,一閃身往螳螂的後腰一踢,卻仍被輕鬆避開。

  「不過,一想到很快就能對上強者,就不由的想將自己砥礪的更強。」螳螂雙手縮進寬袖中,裝模作樣的作揖,實則是巧妙躲開賽門貓削過腦袋的凌厲側劈,「上官無筵,行走的無敵,究竟能厲害到什麼地不……不,大概是『厲害』兩字無法形容的。」

  「你不專心。」他沈聲低吼。

  螳螂仍沒有使出攻招,只是一味的防守,就算賽門貓理智上知道對方式規矩的執行「訓練內容」,但心理層面仍有種令人咬碎牙的不甘心。

  「我沒有輕視你,別想太多。」輕鬆寫意的迴身,卻是足以堵塞五招連環攻勢的守招。

  賽門貓向上躍起,吸血鬼橫霸的肌力使他的跳躍逼近三尺半。

  然後拳鋒如箭一般垂直落下——!

  「不攻擊,就抬頭仰望死亡吧。」

  ※

  賽門貓的墨鏡落在地上,碎了一半的鏡片。

  賽門貓疲憊的躺在地上,折了垂軟的右手。

  「……我又輸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答者雲淡風清。

  「喂,能問個問題嗎?」賽門貓閉上雙眼,清晰感受血族強韌的復原力在全身作用。

  「當然。」螳螂一向很隨性大方。

  「為什麼我非得枕在你腿上不可?我認為我的頸骨狀況還不錯。」

  如果沒有好的理由……他的青筋已經暴起。

  「不覺得這個位置,看星星特別漂亮嗎?」語氣認真,螳螂還舉高一隻手,指往黑而漠然的夜空,「看,北極星。」

  「……星你個大頭鬼。」嘴上罵著,但他倒也沒有力氣爬起來了,睜眼後,靜靜望著天空。

  再過十年、百年、千年,這片星空或許仍會是這個樣子,至少,看起來就是這樣的。

  過去的人,現在的人,將來的人,都望著同一片星空點點。

  有點感慨。

  凝視著星空,星空也正凝視著自己。

  在一瞬間,臥底任務、或與上官交手的未定數,都突然變的一點也不重要。

  「北極星,很美。」

  良久以後,賽門貓才緩緩加上一句。

  北極星很美。

  「為了報仇。」

  紅髮如火,男子拿下墨鏡,露出毫不掩飾殺氣的誠實眼睛。

  「也為了看看,所謂了不起的東西。」

  他們兩個,一起成為了吸血鬼。

FIN

兩年前寫的文。

一、、七、八、九、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