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魔禁 通行禁止】腦洞關鍵字三則

※本文CP為《魔法禁書目錄》中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


1-初次約會


  最後之作不是能隨心所欲出遊的孩子,這個世界對她而言太危險。

  光是單純解剖她的身體就能得到近百種機密的研究資料,遑論她所掌控卻又不能完全由她掌控的、龐大的御坂網路。

  「御坂不是能隨心所欲出遊的孩子。御坂御坂懂事的回答。」穿著水藍白點洋裝的女孩抱膝坐在沙發上,舉手發言,「但這不是普通的出遊!御坂御坂再次強調,這是約會!」

  歡迎來到黃泉川宅的家庭會議,與會者五人,討論議題是全世界只有最後之作承認的初次約會。

  目前面臨的狀況是,是否該讓剛從俄羅斯歸來的她與一方通行單獨出門,在這麼敏感的時刻。

  贊同者一人(最後之作),反對者三人(黃泉川、方川和一臉嫌麻煩的一方通行),不表態者則翹著腳最在一旁,賊笑著問雙方願意用什麼好處拉攏她。

  「就算不拉攏,還是我們反對方贏。」黃泉川下了結論,「就算要約會也不要選這個時候,就算是單純的出門,對你們而言都太危險了。」她柔柔最後之作的頭髮,本來一臉氣憤的最後之作慢慢軟化下來,像貓一樣舒服地瞇起眼睛,「乖嘛,聽話。」

  「御坂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才不會屈服於這種小伎倆……嗚,頭髮都亂了啦,討厭。御坂御坂口是心非的抱怨。」到最後小小少女簡直是蹭到黃泉川身上了。

  黃泉川喜歡小孩子,雖然口裡不說,但她總覺得一方通行、最後之作和番外之作都是上天給她的禮物——因為沒有降生在「正常」的標準內,而被惡待的、可愛又可憐的孩子們。

  後來他們的家庭會議就強制終止了,最後之作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吵著要出遠門,直到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餘波全都結束,連番外之作都被送去體驗校園生活,小小少女仍未再提起她渴望的約會。


  「好無聊……御坂御坂在沙發上滾動著抱怨。」

  「那麼無聊,去樓下幫我買咖啡。」一方通行坐在電腦前,雙手在鍵盤上快速敲打,一整串繁雜的英數字顯示在螢幕上——這是他最近的興趣和工作,除了強大的能力以外,他能做到的事。

  「陪御坂去嘛。御坂御坂提議。兩個人去比較不會無聊啊。」最後之作咚咚咚的跑到一方通行身旁,扯扯他的衣袖。

  「無聊的是妳又不是我,諾,錢包。」

  「御坂要的是陪伴!御坂御坂義正嚴詞的宣示!」


  最後一方通行還是屈服了,讓滿臉幸福的最後之作牽著他的手到樓下買咖啡。

  雖然一路上他們還是吵嘴吵個不停,但最後之作很開心、非常開心。

  「御坂發現,只要御坂和一方通行在一起,就是約會了呢。御坂御坂恍然大悟。」她說,「為了要紀念初次約會,御坂決定買巧克力來犒賞自己……啊,怎麼又彈御坂額頭!」

  「嘖。」

  條條大路通羅馬,雖然地球上只有一個羅馬,但每個人心中都有專屬於自己的羅馬(注一);世界上有千百種戀愛模式,但最後之作所認知的愛情,也只有一方通行給她的那一種而已。

FIN   

注一:原句「條條道路通羅馬。地球上只有一個羅馬,但每個人心中都各有他的羅馬;只有你的興趣所在,才是你的羅馬——你可以抵達的羅馬。」出自王益嘉先生。


靈感來自始得西山宴遊記(?)


2-依存癥


  全世界只有一方通行知道——並不是最後之作依賴他,而是他依賴最後之作——雖然他不可能坦承。

  凌晨三點多,他迷迷糊糊的拍了拍身旁的床位,發現那個每天都會蹭到他床上的傻小鬼不見了。

  一方通行驚醒,然後他房間的門被打開,拎著枕頭的最後之作迷迷糊糊的走進來,說她剛才到廁所去了。

  「一方通行……過去一點,御坂御坂試著闡明自己沒地方睡的窘境。」最後之作推著他的背,一邊試圖爬上床。

  「黃泉川明明有給妳準備房間,滾回去。」可能是因為困倦,一方通行的語氣並沒有像字面上那麼兇狠,他下床,要最後之作睡靠牆的那一側。

  免得妳睡一睡又滾下去。他說。

  最後之作知道一方通行從沒有完全接受過她,她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親近對方,然後被推開。

  幸好她是小孩子。她告訴自己。她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去攻略一方通行。

  雖然這樣的想法已經完全不像個孩子了,但,那又怎麼樣呢?

  早餐時黃泉川和芳川都已經出門了,桌上留了錢和幾點歸宅的字條,於是寄住在這個家的兩個孩子便只好出門覓食。

  最後之作把黃泉川家的門卡用線纏了纏,掛在脖子上,說她擁有的資料告訴她這就是鑰匙兒童。

  「是門卡兒童。」一方通行一臉無聊的反駁。「鑰匙兒童掛的是自己家的鑰匙,妳認定那是妳家?」

  「是。」最後之作難得如此簡短回答,足見她的堅定。

  一方通行愣了愣,率先向前走,「抱歉啦,我可不這麼認為。」


  他從小到大,寄住過無數的研究中心、實驗室和各種名義不同的宿舍。

  像無法感知季節的候鳥,不斷遷徙,卻不知溫暖的歸屬在何方。

  他想,他會在天空漫無目的的飛翔,直到死亡使他墜落。


  早餐過後兩人又回到屋內,開始他們閒閒沒事做的一天。

  一方通行開了電視轉來轉去,找不到有趣的節目,最後只好看起午間新聞;最後之作跪在地上堆積木。這是一座城堡。她說,可以住進很多狠多人的家。

  家。那是一方通行所陌生的詞彙。

  「住在裡面,什麼都不用擔心,因為牆壁很堅硬,門鎖也很牢固。」她歌唱一般地介紹,「御坂御坂就在這裡替你守門,什麼都不用擔心。」

  一方通行覺得這是最後之作式的安慰。

  他不知為何煩躁起來,起身走到城堡旁,想一腳踢倒最後之作替他搭建的壁壘——但他最後還是沒有這麼做,最後之作抬頭望著他,眼神平和寧靜。

  接著最後之作笑了起來,把城堡推倒,向他張開雙臂,「只要御坂在,就會給一方通行一個家。御坂御坂保證。」


  這就是他最擔心的事。

  他不能依賴任何人,不能在乎任何人。

  若他習慣了那種溫暖,當失去之時,他會——

  但他卻患上了、難以治癒的依存癥。

FIN

3-背後突襲


  「御坂,最喜歡你——!御坂御坂用行動表達自己的愛意。」

  「嗚呃!」

  撐著拐杖的白髮少年差點被女孩推倒在地,他揉著被撞痛的腰,轉身用他那雙赤紅色的眼睛瞪了女孩一眼。


  「御坂……最喜歡你了。」

  「吵死了,睡覺。」

  穿著睡衣的小小少女從背後抱住白髮少年,把整張臉埋進他的衣服裡。


  「御坂,最喜歡你,全世界最喜歡。」

  「嘖。」

  白髮少年一如往常的無視少女的告白,逕自往歸家的路走去。少女一蹦一跳的跟上去,從後面抱住他,沒有被推開。


  「……最喜歡你了,御坂御坂試著擦乾你的眼淚。永遠不要為御坂掉淚。」

  「很後悔呢,如果當初從正面抱一方通行你……」她閉上眼睛,微笑,「你一定,會回抱御坂吧……」

  不。

  最後悔的,該是一次也沒有回應過對方愛意的他。 


FIN


遇到不好的事了,但這一篇並不是完全的悲劇。一方通行一定會扭轉結局的。(←自己說


題目來源:今天為通行禁止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初次約會②依存癥③背後突襲

http://t.cn/8FGpYYy


去年寫的文。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