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魔禁 通行禁止】未說出口的話

※本文CP為《魔法禁書目錄》中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不喜勿入。

※日記體、略矯情與OOC慎入,自創配角有。


 ——本文BGM為楊丞琳的《重新認識我》。


第一天 X年X月X日


  今天是聖誕節,班上同學辦了個簡單的慶祝會,買了蛋糕和披薩在放學後在教室唱了一小時的歌,最後還交換禮物。

  早就在一個禮拜前說好要買三百日圓以上的禮物了,但許多男同學還是買一整包糖果餅乾湊數,都是學員都市販賣機投出來的那種怪怪口味的零食。我很不幸也抽到這樣的禮物,熱帶水果巧克力和乾燥蔬菜餅乾的組合讓我有點失望,說實話我本來還有點期待會收到物超所值的禮物呢。

  我精挑細選的兔子玩偶被美祝收到了,見她似乎很開心,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告訴她那是我的禮物時她還一把抱住我——她就是這樣熱情的女孩子,雖然我跟她並不是什麼摯友關係。 

  這樣想想,雖然同學們一致認為我活潑開朗過頭,但事實上卻沒有誰真正跟我是「摯友」。 

  我有點知道原因是什麼,但總覺得探究「為什麼」,對我而言似乎並不是那麼重要。 

  補充一下,在散會時另一個男同學跑過來問我能不能跟他互換禮物,他抽到一本看起來相當精美的筆記本,水藍色圓點的,但他說他寫字如果寫在這麼「正式」的地方總會感到很彆扭,還不如零食來的實用。  

  我跟他交換了,所以我才會開始寫日記。  

  就由這篇日記開始,記錄點什麼吧。 


第二天 X年X月X日 


  美祝今天跟我一起走回家,她寄住在隔壁班的導師家,我則和我們班的導師同住。照美祝的說法,這就是緣分。雖然我很想告訴她我從十歲就和黃泉川同住了,但說了似乎會引發很多後續問題,所以我還是選擇性閉嘴。

  我——我現在已經會以「我」而非「御坂」做為自稱了呢——雖然仍常被批評為口無遮攔,但至少也是高中生了,我想現在的自己至少能分辨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御坂御坂感到驕傲的揮手。 

  啊啊,這樣的話也好久沒說了。御坂御坂,御坂御坂…… 

  御坂御坂很懊悔,有很多該說的話從未說出口。


第三天 X年X月X日 

 

  寫了兩天的日記我就開始詞窮了,寫作文時好像也會面臨這樣的狀況,不知道該寫什麼好,老師的評語常常是:「重點在哪呢?」 

  不過我的數理很好,體育也不差,按芳川的說法是「和兩個擁有教師執照的人住在一起,功課也很難差吧。」

  不過我國小時還跟學員都市計算能力第一的傢伙睡在一起呢,怎麼成績也沒有厲害到哪去呢? 

  這真有點奇怪。 

  來說說今天的晚餐好了。 

  黃泉川(在學校要叫老師,在家隨便)今晚煮了滿滿一桌菜,說是要補慶祝聖誕節,番外之作最近也迷上烹飪,不僅特地提早下班,實驗袍還套著就興致勃勃的跑進廚房幫忙。我從國中那次不小心燒破湯鍋後就被勒令禁入廚房,只好拿著數學作業找芳川討論。 

  我說過我的數學很好,但每次作業老師都會莫名扣分,問過芳川後她認為這是因為我常不寫計算過程的緣故。

  我不用計算過程也算的出來啊!這樣隨便扣分讓我有點不平衡。 

  但芳川說因為有能力者是主攻計算方面的能力,在學科上使用能力很不公平,再加上如果有人直接抄答案,全抄對了、老師就給滿分,這樣也不對,所以依計算過程打分數也挺有道理的。 

  可是那個人算數學時都直接寫答案。我悶悶的反駁。 

  芳川想了一下才弄清楚我說的「那個人」是誰,這讓我有點傷心。芳川最後說,他是不同的。 

  與你我都不同的。 

  『但御坂好想站在與你相同的高度,看看你所見到的風景。御坂御坂不甘心的拉拉你的袖子。』 

  這也是我該說,卻從未說出口的話。 

  PS:晚餐非常美味,但看到番外之作一臉驕傲的樣子,我就故意只稱讚黃泉川。 

 

第四天 X年X月X日 

 

  今天美祝也跟我一起走回家,路途上,她告訴我她喜歡島村賜明——就是聖誕節那天與我互換禮物的男同學——美祝說島村最近常常來找她聊天,人又長的帥(其實我覺得還好),聲音有如天籟(天籟是什麼我也沒聽過呀……),個性溫柔又聰明,所以她從開學起就很欣賞島村,再加上最近島村頻繁的找她聊天,讓她認定島村與她是互相有好感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我和她也才認識不到幾天,就分享這種秘密……),只好對她說聲,「加油吧,戀愛是很美好的事。」

  然後美祝竟然問我是不是有戀愛過! 

  ……我、我最後告訴她我有過喜歡的人。 

  原本以為這樣的回答就足夠了,但沒想到美祝還不滿意,一直追問那個Someone是怎麼樣的人。我只好告訴她,我的Someone是個脾氣暴躁、嗓音有點沙啞,而且也沒有像加入棒球隊的島村那麼健壯的男性。

  「那妳為什麼喜歡他啊?」 

  美祝這樣問我,我倒是一點也沒猶豫的回答了:因為我的Someone很溫柔。 

  溫柔到,連對自己溫柔的人都要驅趕,生怕如同「怪物」的他會不小心傷害到這些他喜愛的人們。雖然,雖然他連喜愛人的想法都不敢承認。 

  『一方通行才不是怪物呢,是世界上最溫柔的人。』 

  又是一句我未說出口的話。 

 

第五天 X年X月X日 

 

  上次寫的作文今天發下來了,我很訝異自己竟然得到滿分!

  老師的評語說是我這次有寫出重點,而且情感真摯,讓人動容……呃,但我左看右看也只是為了應付作業而寫出的文字堆砌罷了。 

  這次的題目是「我最想感謝的人」,我寫了上条先生,本來在下筆前有很多人選的,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全體御坂都很感謝的上条當麻。 

  因為他是改變了我身邊所有重要的人的恩人。雖然他並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偉大的事,但無論是御坂們、姊姊大人、番外個體,又或者芳川、那個人還有我,都因為他而發現世界上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如果不想這樣的生活,就去改變吧;如果不願重視的人受到傷害,就伸出拯救的手吧。 

  常常被說成笨蛋又很倒楣的上条先生是這樣說的。 

  我突然想把這篇作文寄給正在國外處理不知到哪個魔法師叛變或科學勢力衝突……諸如此類的麻煩事的上条先生,順到一提,姊姊一定也跟他在一起。 

  PS:剛才御坂10032傳來訊息說她撿到一隻小貓,決定現在去她的寵物店看看。 

 

第六天 X年X月X日 


  我收養了白貓先生。 

  白貓先生就是御坂10032昨天撿到的小貓,雖然有漂亮的白毛,但全身瘦巴巴的似乎餓了很久。御坂10032雖然想收養(她想給她的狗/德川家康/薛丁格找個朋友),但白貓先生似乎非常排斥御坂10032身上的微電氣,一直縮在牆角不願靠近,當我走進店內時,突然跳進我懷裡。 

  等等,突然想到我身上的微電氣應該更強(因為我是等級三能力者),看著舒舒服服躺在我膝蓋上的白貓先生,我……我想白貓先生是喜歡我吧。 

  突然覺得好開心。 

  對了,白貓先生有雙紅紅亮亮的眼睛。就像一方通行一樣呢,雖然當他眼睛閃爍起來時通常是在憤怒(或是看到肉),但我還是最喜歡他的眼睛了。 

  『被你注視著時,我總是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人……這種感覺,很幸福。』 

  我沒說出口過。 


第七天 X年X月X日 


  結果偷偷收養的白貓先生今早被黃泉川發現了!御坂明明說要尊重御坂的隱私權的,御坂御坂嚴正抗議——啊,太激動了,連以前說話的習慣都跑出來了…… 

  黃泉川說她只是想幫我收房間,沒想到一開門就被白貓先生攻擊。她還把手上的傷秀給我看。 

  我心想完蛋了,啊,我難到才高中就必須像壞孩子一樣離家出走了嗎?該借住小萌老師家還是御坂10032的寵物店呢……當我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時,黃泉川又跟我說,「我可以讓妳養寵物喔。」 

  咦咦咦咦——!真的嗎?我開心的都要跳起舞了,可是番外個體一臉嘲笑的表情(她最愛說我是平胸小鬼了,討厭!)讓我只能點點頭(我覺得自己越來越穩重了,不愧是御坂我),壓著白貓先生就要道謝。 

  「可是——」黃泉川在這時突然提出但書,我頓時全身緊繃了起來,然後她舉起一根手指,說,「貓咪的所有事都由你負責,可別到時候又變成我或芳川在養。」 

  芳川是連自己都養不好的豆芽菜,怎麼可能幫我養貓嘛。我很快的回答,攤攤手。 

  然後我就被芳川用原子筆戳了一下額頭,她還說「妳和所有妹妹都是我養大的!」。 

  「她一點都不大。」番外個體又嘲笑我! 

  這時黃泉川突然說,她還有一個條件。 

  她要我去見一個人。 

  我馬上就知道她在指誰,立刻搖頭拒絕了,但黃泉川看看我又看看白貓先生,說我不答應就要把白貓扔到大街上。 

  最後我答應了。但直到現在寫下這篇日記,我的心情還是很低落……因為我還沒有資格去見那個人,我還不夠勇敢。

  直到我能真正微笑時,我才擁有與那個人見面的資格,我不想再讓他擔心了。 

  『讓你擔心著的我,總是任性的感到幸福呢。』

  又是一句想告訴你的話。 

 

第八天 X年X月X日 


  今天美祝跟我走回家時,跟我說島村賜明有喜歡的人了。美祝說她鼓起勇氣跟島村告白,得到的就是這樣的答案。她說著說著,就哭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拉她坐在人行道兩旁的椅子上,替她擦眼淚。 

  「戀愛根本就不是美好的事,我現在覺得……痛苦的好想死。」 

  美祝這樣哭喊著,其實我很困惑,因為美祝喜歡島村至今大概也只有一個半月,為了喜歡一個半月的人想死,好像有點不值得。但我並沒有暗戀過誰,或許,這樣的感情我還無法體會吧。 

  可是我還是覺的戀愛是美好的事。我安慰了她很久,雖然怕這樣回答會再度讓她掉眼淚,但還是忍不住說了。

  無論對方喜不喜歡自己,只要看他每天好好的,就會覺得開心吧。我這樣跟美祝說。 

  「可是我想跟他在一起!」 

  美祝這樣回答,我望著面前雙眼紅通通的女孩子,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對不起,我忘記了…… 

  我突然的道歉讓美祝嚇了一跳,連哭都忘了,淚水掛在眼角。 

  我忘記那種強烈的想跟Someone在一起的感覺了。 

  我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他能一直好好的,永遠平平安安。 

  美祝沒有回答我,只是拉著我的手,像是了解了什麼,一邊掉眼淚一邊說她不哭了。 

  她叫了我現在的名字,雖然我仍不習慣那個在我身分證上的名字,畢竟我已被稱呼為Last Order太久。 

  美祝說,我真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後認定我為她最好的朋友的,但我還是對她笑了。 

 

第九天 X年X月X日 

 

  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島村賜名今天跟我告白了。 

  在午餐時間島村忽然塞給我字條,要我到頂樓上找他——當下我想,該不會是想找我單挑吧?御坂我可是很強的喔。不過想想又覺得不可能,或許是要我這個「好朋友」安慰失戀的美祝吧,所以我就赴約了。

  然後島村一見到我,就結結巴巴的說,他喜歡活潑開朗偶爾又會露出憂鬱眼神的御坂同學。 

  他說,他從開學第一眼見到望著窗外的我,就喜歡上我了。 

  我很努力的想了想,當初的我好像是因為老師講的話無聊得不得了,才看著天空猜想午餐的菜色吧。 

  島村同學喜歡看著窗外的人嗎?我試探性的問。然後他馬上搖頭搖到脖子像要斷了一樣,讓我好擔心。 

  「我喜歡的是御坂同學的眼睛。」他這樣回答我﹐「好像正在想很多事情,讓人想……想好好保護的眼神。」

  不知道如果島村得知世界上至少有兩萬零二個人長著跟我一樣的眼睛,會露出什麼表情呢……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對不起。」 

  我這樣告訴他,但島村同學似乎早有準備,想了一下之後才用有點憂鬱的語氣說,他早就猜到了。 

  為什麼呢?我問,很驚訝。 

  島村同學聳聳肩,說,「不知道,一種感覺吧。御坂同學似乎有很重要的人的……這樣的感覺。」 

  然後他問我,我喜歡的人現在跟我在一起嗎? 

  「分手了。」 

  「啊……抱歉。」 

  他低下頭,像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氣氛很尷尬。我為了舒緩這樣的尷尬,只好謝謝他跟我交換筆記本。 

  「不會,我才要謝謝妳願意給我那些糖呢。熱帶水果巧克力超好吃。」 

  然後我告訴島村,我現在正用那本筆記本寫日記。他似乎很高興的樣子,問我能不能跟他做朋友。 

  「雖然御坂同學有喜歡的人了,但我還是想跟我欣賞的御坂同學交朋友。」他的眼神很真誠,而我當然爽快的答應了。然後他又問我日記的事,說我寫日記是為了要培養恆心嗎? 

  「不是的,我只是在重新認識自己喔。」我笑著回答,然後蹦蹦蹦的跑下樓。留下滿臉問號卻來不及開口的島村同學。 

  『我還未重新認識自己,我認識的只有,與你在一起的那個我而已。』 

  有時我會產生極端懊悔的感覺,對於我沒說出口的那些話。 


第十天 X年X月X日 

 

  我依約定和黃泉川一起去見那個人了,芳川和番外個體沒有同行,連黃泉川都只陪我走了一段路就叫我自己進去,我扯著她的的運動服下襬要她跟我去,但她只是摸摸我的頭說要成熟。 

  御坂很成熟,御坂御坂生氣的反駁。 

  「再吵就把妳那隻貪吃貓丟出去。」 

  威脅是不好的行為!雖然滿腹抱怨,但一想到白貓先生才沒幾天就從瘦巴巴的小貓像吹氣球一般的膨脹,也找不到話反駁了。 

  我走著一個人的路,將日記本壓在胸前,感覺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的很快,像是在抗拒、又像在期待著什麼。 

  我就要再次見到那個人了,縱使我還沒辦法真心的笑,就像黃泉川說的,我還不能成熟的面對分別。 

  我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跟那個人講,該講的、不該講的,我想全部跟那個人說,直到他一如往常的嫌我囉嗦、要我安靜坐著,我才會跟他要抱抱。 

  要御坂安靜,可是有交換條件的啊。 

  心臟真的跳的好快,可是我還是勉強自己繼續走了。 

  最後我在一方通行的墓寫下今天的日記,等等就要燒掉這時天的紀錄。我想,這些沒對你說的話,用這樣的方式應該能傳達到吧。 

  御坂我還是幸運的,因為我在最後有對那個人說「我愛你」了。 

  雖然他回答,分手吧。  

  他是用非常微弱的聲音在我耳邊吐息的,繃帶下是為了保護御坂所受的傷,那大片大片滲血的傷。世界上有很多意外,不要太難過。倚在病房門口的番外個體跑了出去,雖然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是黃泉川事後告訴我的。 

  分手吧,所以,我們是有交往過的喔。 

  希望你看到我的日記,不要忌妒我被告白了喔,御坂可是行情很好的呢……不過我還是最喜歡你了。

  希望你一直好好的。 

FIN


 在寫的時候,我很任性的把這篇文當成另一個架空世界,因為我還是認定通行禁止會有快樂的結局。

  這篇文的最後之作已經是高中生了,一方通行大約是在她十二、三歲時去世,所以也過了一段時間了。最後之作在我心目中是很堅強的孩子,我相信她還是能好好過下去,只是她也畢竟只是個孩子,還是常常會難過、也會恐懼與人深交後的離別(也因此日記中提到沒有摯友)。

  這十天的日記算是記錄她的改變吧,終於願意面對一方通行的死亡,並且交到了朋友、和對白貓先生付出溫柔。

  我想她還是會繼續寫日記,也會繼續往光明的地方走下去的。

  然後會寫這篇文就是因為聽了楊丞琳的《重新認識我》,雖然歌詞指的應該是分手,但會讓一方通行真正離開最後之作的,大概只有死亡吧。所以就寫下了這篇文章。

  請多指教了:)

20121212


三年前的文。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