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魔禁 通行禁止】十六歲的三題

※本文CP為《魔法禁書目錄》中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

※本文的最後之作已經十六歲,就讀高中,仍和黃泉川、芳川桔梗和一方通行同住。


1-半生不熟


  一方通行不止一次嘲笑最後之作故做成熟的留了垂至腰被的長髮——這並不是一概而論的說所有留長髮者全故作成熟,而是最後之作傳達出的意識即為清楚。用少女的話來說,就是「御坂要足以與一方通行並肩同行的立場。御坂御坂……」——但他仍時常在少女與永遠寫不完的高中作業奮戰時,扯起她褐色的柔軟長髮不屑地笑。

  御坂御坂受不了你的幼稚了。最後之作有時會頂著黑眼圈用筆桿戳他的手背,她習慣一放學就洗澡,因此只要靠近她一點就能嗅到軟軟的香味。一方通行總冷冷的哼,拇指和食指輕輕撫摸掠起的那撮長髮。

  然後最後之作會繼續寫她暗無天日的作業,據她的說法,就算像她這樣聰明厲害(一方通行嘲笑般的嗤了一聲)的御坂網路控制台(翻外之作狂妄地大笑,說總有一天會取而代之),面臨太過大量的資訊處理也會吃不消——但實際情況大概是活潑好動如她,難以忍受乖乖坐在書桌前長時間書寫——一方通行握著她的髮,一陣子,接著不耐的開始批評她這裡寫錯、那裡也寫錯,字太歪扭全部給他擦掉重寫。

  一方通行太嚴格了!御坂御坂嚴正抗議。如果一方通行能把學員都市第一的腦袋讓給御坂,御坂做什麼事都能很輕鬆了!什麼?不行的話就不要苛責御坂啊!御坂御坂……

  最後之作的嗓音雖然經過年歲增長,比起御坂美琴卻還是偏高。

  最後之作圓亮的眼睛在激動之餘仍透露著孩子氣,像是在撒嬌一樣。睫毛長長。

  抱怨到最後,最後之作總會突然回過頭,然後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

  你就是不成熟,裝什麼裝……

  害臊地移開目光,一方通行的結論還是千篇一律。

FIN


2-面寒心暖


  『我喜歡學長,請、請跟我交往好嗎?』

  『渡道同學,妳……』


  「哇啊,御坂御坂的臉好燙……」

  電視正上演羅曼蒂克的戀愛劇情,穿著學生制服的少女深深被吸引,乾脆站在電視所有者的麵包店前面,還不時發出小小的驚呼聲。

  「同學,要不要進來看呢?外面很冷吧。」麵包店老闆忽然推開玻璃門,滿臉笑容的招呼少女。

  「咦咦?真的可以嗎?」

  「可以喔,進來吧。」

  麵包店老闆是位年輕少婦,約略三十到三十五歲的年紀,在少女感激道謝並快步走入店內後,還搬了張木椅讓她坐下。

  「不必客氣,妳也有在追這部偶像劇嗎?」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少婦溫柔的微笑。

  「沒有,不過放學的時候經過阿姨您的店,就忍不住看了起來。御坂御坂訕訕的解釋。」仰起臉,少女摸了摸頭髮,「御坂叫阿姨會不會叫的太老了?還是要叫姊姊呢?御坂御坂有些傷腦筋……」

  「唉呀,我早就已經是阿姨的年紀了,怎麼能叫姊姊呢?」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少婦仍很開心的笑了起來,「不過如果妳要看完這一集,可能要待到七點,會不會讓家裡的人擔心呢?」

  「唔……我家裡每個人都很忙,當老師的每天都在和調皮學生戰鬥;作前‧研究員的常埋頭躲在房間好幾天都不出來;剩下的那個總是趁御坂不注意就消失到很遠的地方,回來的時候有時常帶著傷,真讓人放心不下……」少女似乎真的很煩惱,唉聲嘆氣了一陣才重新將目光移回電視螢幕。少婦望著她微微皺起的眉,輕笑並搖搖頭,逕自走入店面後方的廚房。


  『我只要和長橋學長在一起,就覺得很開心……心情輕鬆的像是要飛起來……』電視裡少女輕輕拉住少年的袖口,雙頰紅的像熟蘋果,『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

  『渡道同學……』少年愣了一下,扯回自己的袖子,在少女還來不及露出失望表情時,便握住她的手,『我、我也一樣……』


  「御坂御坂……哇……」坐在麵包店內的少女捧住臉頰,睜著眼睛微微地笑,「為什麼御坂跟一方通行這樣說,都不能得到這樣的效果呢?」少女喃喃的抱怨起來。啊啊,她也跟那個人說過「御坂只要跟一方通行在一起,就覺得很開心喔。御坂御坂揮舞雙手表達自己的決心!就像要飛起來一樣,御坂要飛起來了!」

  然後那個人僵硬了三秒,連頭都不回地丟下一句「那就快點飛走吧。」又繼續忙東忙西。

  「為什麼不能成功呢……」

  「什麼成功?阿姨能幫忙嗎?」

  「啊!」

  小小的被嚇了一跳,少女回過頭,正好與從廚房中走出來的少婦對上眼。不等她發問,少婦就在她的手中塞了一個暖呼呼的馬克杯,「是熱巧克力,天氣很冷,喝一點讓身體暖和起來吧?」

  「謝、謝謝!御坂御坂感激的說。」

  啜了一口,濃濃的甜味在舌尖擴散,少女露出幸福的笑容,瞇起眼睛。

  「看妳好像沒什麼精神的樣子……回家以後,試著好好跟家人們講講話吧?」少婦說著,一邊輕撫少女的頭,「阿姨會不會太多管閒事了呢?不過啊,我最近也遇到了和家人相處不合的問題呢。」

  「御坂沒有跟家人不合……呃,好像有一點點……」想起「那就快點飛走吧。」,少女無奈的飲下一口巧克力,「阿姨,妳遇到什麼事呢?或許御坂能幫上忙喔。」

  「啊……說來真不好意思,就是因為這部偶像劇。」少婦似乎沒料到少女會發問,稍稍吃驚後才解釋到,「因為播放時間和開店時間衝突,所以我只好把電視搬來店裡。家人都說我太入迷了,年紀也不小卻還是喜歡這種愛來愛去的東西……」

  「御坂不覺得喜歡偶像劇有什麼不對!」

  「哎?」

  「最近御坂的姊姊推薦御坂看一部動畫,裡面主角說過一句很有道理的話。」忽然激動起來的少女雙手捧著馬克杯,望入少婦的眼睛,「『知道嗎?所謂的愛……是和神明一樣的存在。』[1]」

  「彰顯這種神聖情感的戲劇,御坂覺得很好。無論年紀多大,都還是需要愛啊。」少女的眼神沈了下來,活潑的星點落入黑陌陌的夜,剎那間她竟不像個十幾歲的少女。她繼續說道,「御坂們……不對,御坂我,也是過了很久才懂得這個道理——只要有人愛著我們,我們就必須頑強的繼續活下去。」

  「我……」

  「所以阿姨,喜歡偶像劇,真的沒什麼不對喔。」少女偏頭笑了起來。這時候她又像個高中生了。

  少婦無聲的說了些什麼,接著趕忙轉過身拭去眼淚。她想起家裡為研究而忙得不可開交的丈夫,和雖有等級四大能力、卻冷漠疏遠的資優生兒子。

  一切的問題本來都不是偶像劇。

  而是他們根本不會注意到她正做些什麼,喜歡什麼。

  「阿姨,回家以後,試著好好跟家人們講講話,好嗎?」少女起身,笑著握著少婦的手。體溫比常人還高了一點。她緩緩的說道,「愛是和神明一樣的存在,但所愛的人,可是比神明還重要的存在啊。」

  少婦的眼眶又濕潤起來。

  「雖然御坂愛的人很冷漠,但只要由御坂發出雙倍的熱情,總會融化他的。御坂御坂就是這麼想的。」鬆開手,少女提起書包,「御坂該回家了……啊,下次,還能來看電視嗎?」

  「好,當然可以。」少婦朝走到門邊的少女揮了揮手,「下次還要來陪阿姨看電視喔!」

  「嗯,約定好了!」

FIN

[1]「知道嗎?所謂的爱……是和神明一樣的存在。」:結城新十郎,出自《UN-GO》。


3-強者為王


  「一方通行,御坂喜歡你。」少女的眼神堅定不移,「就算海枯石爛,天殘地破,御坂對你的喜歡還是不會變——嗚噗,為什麼要打御坂?御坂御坂嚴正表達自己的不滿。御坂這是在告白欸!」

  「嗤。」白髮男子不屑的笑了笑。

  「給御坂說清楚!不然御坂就咬你喔!御坂御坂努力壓抑自己的憤怒……」

  「第一,我沒看過有人告白台詞這麼土氣。第二,妳以為妳在演戲嗎?為什麼要拉長音調?」

  「唔……」可惡。她竟然沒辦法反駁,因為她的告白台詞就是從電視上學來的。

  「第三嘛……」白髮男子整整白袍,他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他現在的職業就是他最討厭的研究員。雖然是電腦而非超能力方面。

  「妳根本搞不懂『喜歡』是什麼吧?」伸出修長的手指,用力戳少女的額頭,「只不過是偶像劇看多了,就學起別人告白啦?就說妳還是小鬼……」

  「御坂才不是小鬼!而且御坂也知道喜歡是什麼!」少女睜大眼睛抗議,見眼前人不置可否的模樣,不禁氣的扯住他的領口。

  「小鬼,做什麼?」男子皺眉問道,因為少女身高的緣故,就算被扯住領口也只是那一塊布料被捏著,倒沒有多不舒服。

  「御坂已經長高到可以拉住你的領子了喔,所以不可以看不起御坂。御坂御坂做出警告。」少女露出勝利的笑容,「御坂可是很清楚喜歡是什麼……說不定一方通行還比御坂不成熟!哈哈,你是才不知道什麼是喜歡的小鬼吧——」

  看了好幾年的熟悉臉龐,略嫌蒼白的肌膚,鮮紅瞳孔……在少女眼前放大數倍。

  軟軟的東西貼上雙唇。

  「哼,連接吻都沒有過還談什麼喜歡?」

  拉開兩人距離後,男子如是說。然後……然後少女大大的笑開了,「哇……雖然小時候有趁你睡夢中親吻你的經驗,但一方通行主動還是第一次啊!」

  「什、什麼?」

  「你的臉紅了喔。御坂御坂試著表現出『我瞭解你』的表情。」少女向男子走近一步。

  「等一下,我說……」

  「就是御坂會向你負責一樣,你也必須向御坂負責。說好了喔。」少女又向前走了一步,偏著頭微笑。

  「還要再親一次嗎?御坂御坂心情愉快的說道。」

  白髮男子落荒而逃。

FIN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