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魔禁 通行禁止&翻外】連結

※完全是為了自我滿足而寫出來的東西,設定Bug與OOC抱歉了。


  這「報酬」未免太隨便了。

  少女懶散的趴在沙發上,或許是因為夏天的緣故,她全身上下只著了一件寬鬆的短袖T恤,配色是近幾年很流行的草綠與淡紫,再加上少女一頭褐色的俏麗短髮,儼然就是隨處可見的女高中生的模樣。

  「……御坂可是……殺手啊。」瞳孔淡然的望向遠方,少女口中喃喃唸著絕對會令聽者大吃一驚的話語,接著她挪動手腳,換了個較舒服的姿勢。

  是的,就如少女所說,她不僅僅是為殺手,還是學園都市中第三名的LV5,御坂美琴的克隆體,擁有LV4電擊能力的超能力殺手。

  因為是預定外的第三次製造,因此少女的代號是聽起來很神秘的「翻外之作」。

  那又怎麼樣?她沒形象的撇撇嘴,望向正趴在地上畫圖的嬌小少女,又大聲的嘆了口氣。

  最後之作這小鬼今天還挺安分的,或許是經過黃泉川警告「如果吵架的話今晚就沒有漢堡肉吃了喔。」,才決定與她休戰,否則天生不合拍的兩人——雖然無論長相、興趣甚至基因都完全相同——一定會把平靜的假日變成戰場。

  她今天的工作是顧小孩,是吧、是吧,真的很不符合御坂的風格吧。翻外之作在心裡自言自語,潔白的手指煩躁地按著遙控器。而且啊,與這孩子獨處半天的報酬竟然是超商送的蛙太吊飾!真、真的很不值得……御坂才沒有口是心非。

  「怎麼都沒有好看的節目啊……」

  「節目表上說今天早上會有魔法禁書目錄的重播喔。御坂御坂眨著眼睛提醒你。」嬌小少女砰的一聲跳起來,身上穿著淡綠粉色的圓點睡衣,歪頭盯著翻外之作。

  「你的Q版大頭擋到御坂看電視了。」翻外之作揮揮手要對方讓開,「還有,那個重播早就結束了,御坂覺得沒什麼意思。假日的節目就是無趣。」

  「御坂才不是什麼Q版!御坂御坂揮動雙手抗議。如果覺得無聊就陪御坂畫畫嘛。御坂御坂嘗試提出自己的意見。」最後之作拿起方才的塗鴉——或許那已經不能以「塗鴉」來形容了,畫面上的男孩女孩都是已極為精準的正圓與等腰三角這些幾何圖形拼湊而成,做落在草地上的小房子也是以專業的立體透試圖繪製而成,怎麼看都是相當了不起的「塗鴉」。

  「怎麼了?御坂御坂看著妳問到,御坂畫的很不錯吧?」

  「醜死了。」

  「咦——御坂御坂感到吃驚和不解,嚇得說不出任何話……」小小少女抱著圖畫紙倒在地上滾來滾去,發出意味不明的抱怨。翻外之作坐在沙發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嘿,這就是御坂的優越感嘛。

  心情好像好了一點,瞇起雙眼的翻外之作笑得很惡劣,蹲在最後之作身前並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肚子,「哎,御坂我真的覺得你畫的很難看,上面這些人到底是誰啊?攻擊攻擊攻擊……」

  「噗嗚,啊哈哈哈……這樣犯規啦,御坂御坂利用身體靈敏的優勢試圖逃跑……好癢好癢!」最後之作滾了好幾圈終於逃過搔癢攻擊,「蹦」的跳了起來露出開朗的笑容,「御坂看不出來嗎?御坂畫的是住在這屋子裡的所有人喔!御坂御坂貼心的介紹。這個藍色頭髮的是黃泉川,穿白袍的是芳川,全身灰灰白白的是一方通行,穿圓點點裙子的是御坂,還有這個是御坂你喔。」

  「御坂已經被一大堆的御坂搞糊塗了……雖然御坂不認為替每一個御坂取名字是有意義的事,但你能不能稍微區別一下啊?」

  「嗯?御坂御坂不解的歪頭……」

  「御坂的意思是……算了,跟笨蛋解釋是浪費時間。」煩躁地坐回沙發上,翻外個體突然覺得很累,渾身懶洋洋的……嗚哇,這就是作為一個和平笨蛋所付出的代價嗎?打了一個哈欠,少女閉上眼,打算小歇片刻。

  雖說不打算完全淪陷在過於平和的生活中,但現下會危及最後之作安危的狀況尚未出現,還不如養精蓄銳。

  小笨蛋現在在做什麼呢,意外的安靜……

  翻外個體張開眼睛,「喂,妳在——」她驟然停口。

  筆直立於她眼前的柔軟少女無神地睜著茶褐色的雙眼,圓圓亮亮的瞳孔少了光點,神色冷漠平靜。翻外之作在瞬間感到全身悚然,開玩笑的吧?若最後之作有個三長兩短,那她的護衛工作不就失敗了!

  「喂!沒事吧?御坂該不該拿點水潑醒妳……到底怎麼了啊?」靈敏地跳起身,翻外之作雙手搭在小少女纖瘦的肩上搖晃著,很勉強地抑止臉上流露出的擔心。

  御坂並沒有「擔心」這種偽善的情緒,從一開始被製造出來時就沒有內建了。

  初始即無,此刻亦不會有。

  只是怕被一方通行那傢伙嘲笑而已,他一定會說,哈,這麼一點小事都做不好——

  「怎麼了嗎?御坂御坂有些不解的看著妳。為什麼渾身僵硬呢?御坂御坂試著把手放在妳的胸口御坂妳,測量體內電流……」小小的手輕觸翻外之作,讓翻外之作猛然回神,快速抽回放在對方肩上的雙手,接著,端正的面容扭曲起來,「哼哼,御坂本來想趁妳毫無防備時毀掉妳這個無用的控制台呢,看來暫時沒機會了。」

  「妳到底為什麼這麼討厭御坂嘛。御坂御坂氣鼓鼓的問到。」收回放在對方胸前的手,最後之作簡單的檢測結果僅是她的心跳有些緒亂,但在片刻後就恢復正常。好奇怪呀。然後她像想起什麼一樣抬起頭,「啊,御坂剛才是在進行御坂網路的每日匯報,交換訊息或訓練成果之類的。御坂御坂解釋到。」她偏偏頭,「嗯?該不會是進入御坂網路的狀態讓妳嚇到了吧?御坂御坂心細膽大的猜測?」

  「哈哈,御坂該嘲笑你的幼稚無禮嗎?還是說妳在暗諷御坂無法連結那愚蠢的御坂網路?」翻外之作揚起臉嘲諷道,「驚嚇這樣的情緒只會出現在安逸的和平傻瓜身上,因為過得太平靜,僅是顆小小石子投入水中都會嚇得跳起來。」

  「是、是這樣嗎?御坂御坂對自己的不通人事感到困窘,一邊在心中偷偷批評口無遮攔的妳……」

  「沒錯啊笨蛋,接受大人世界殘酷的事實吧,哈哈哈哈。」為了自己精神上的勝利得意忘形起來,少女坐回沙發上,翹起腳,「知道的話就臣服在御坂腳邊吧。」

  「唉呀,雖然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樣的狀況,但御坂御坂經過詢問御坂10032號的意見後決定嘗試轉移話題策略。」最後之作雙手捏著衣擺,眨了眨雙眼,「意料之外的御坂,妳知道御坂網路的訊息交換是什麼嗎?御坂御坂詢問。」

  「誰是『意料之外』的呀?真令人不滿的稱呼……」

  「嗯?御坂用錯形容詞了嗎?御坂御坂不解的歪頭……重點不是這個啦!難道妳不想知道嗎?不想知道嗎?御坂們平常的交流、跟進入御坂網路的狀態是完全不一樣的喔。御坂御坂試圖激發你的好奇心。」

  「呿,無聊。」少女翻翻眼皮,準備繼續她未完的歇息,但在見到眼前人不滿的表情時,個性惡質的那一部份忽然被撩了起來,「不過為了嘲笑妳即將的出糗,御坂還是花一點自己寶貴的時間聽聽吧。話說妳這個控制台就是個『未完成個體』,該不會連語言系統都還未完成吧。御坂御坂御坂——」她模仿小小少女的語調,嘲弄地笑了起來。

  「不要再說了啦!御坂御坂……呃,說話的習慣是不容許人嘲笑的!御坂御坂據理力爭!」

  「快說啊,看能不能說動御坂,讓我對那個御坂網路有些興趣……」她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脹紅小臉的最終信號竟然愣了一下,然後訝異地問到,「御坂你已經知道御坂的說服計畫了?御坂御坂感到吃驚,這麼說來妳的答案呢?」

  「啊?」事情的發展有些超脫翻外個體的預期了,天,她本來的目的只是要滿足自己的惡趣味罷了。她眼前的嬌小少女並不等她回神,逕自說到,「說在前頭,以下要說的無關御坂的個人好惡,御坂只是試圖盡『控制台』的責任。御坂御坂嘗試說明。」

  「什……麼?」

  「嗯,這是御坂全體經由討論後的提案。」嬌小的少女仰起臉,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與她面容相似的翻外之作,語氣平淡,「妳想連結御坂網路嗎?在技術方面不成問題,我們已經向擁有『冥土追魂』稱號的醫生詢問過了,他願意動這項手術。以下是御坂們的提議。御坂御坂望著妳試圖從妳臉上讀出情緒。」

  御坂網路是由個體組成的整體,每個御坂都很重要。在少年少女努力抗爭後,她們開始瞭解這個道理。

  雖然還有些困惑,但是,御坂們想要……彌補過錯。

  「御坂們之間的溝通是由電波的形式喔,御坂御坂向一言不發的妳描述。但御坂網路中,每個御坂都有自己的儲存空間,可以上鎖。御坂御坂為這個精細的設計感到自豪,但絕對不會坦白身為控制台有瀏覽所有御坂空間的能力。」小小少女的面無表情像融化般消失了,笑容如陽,「成為我們的一部份吧,御坂御坂誠懇的邀請妳。御坂御坂伸出手,躊躇不安著……」

  都知道的喔,御坂身為控制台,是擁有最完整記憶的個體呢。有時會想,若御坂能有成熟的身體,或許也能保護「那個人」了吧?御坂御坂靜靜地想。御坂知道每位御坂的痛苦,而身為負面情感集合體的妳,又擁有多少御坂無法瞭解的痛楚呢?

  御坂御坂也是「一個」人,是人啊,就是自私的。自私的會將重要之人放在首位,例如一方通行,例如黃泉川和芳川,當然還有翻外個體。雖然她曾經想毀了御坂最重要的那個人。

  但還是很重要喔。御坂御坂是這樣想的,是非常真誠的這樣想的喔。

  「……哈?」各種惡毒的嘲諷在腦海中快速閃過,翻外個體終於發出了一個單音,鮮白的手指顫了顫,然後輕輕撫過自己的手臂。

  即便很隱約,還是能感受到覆蓋在柔嫩肌膚底下的晶片,凹凸不平。

  那是為了抗拒最後之作的強制命令而被迫植入的、在她稚嫩無知如同嬰兒般時,最苦痛的回憶。

  「御坂是不會答應的。」表情未變,她冷硬的回答,「想要解釋?和平傻瓜不會懂,支持御坂活下去的才不是什麼光明的夢想或甜絲絲的未來,而是仇恨與不甘心。」她怎麼可能會懂?有些氣憤地咬緊牙,翻外個體又補上一句,「御坂是負面情感的集合體哦,人格特質中強化惡意和不善的一側哦。與這樣的御坂連結,是想要引起所有御坂的全體反抗嗎?真有趣呀,沒想到小小的控制台也會有這麼居心叵測的一面,哼哼。」

  「不、不是的。」

  「不是?那麼御坂更不可能答應了。若妳的理由是為了讓御坂們得到惡的那一部份而完整,御坂我會摸摸妳的頭稱讚妳好聰明呀,讓所有能武裝起來的Lv3能力者們除掉整個討厭的學園都市吧……然後呢?不是?那麼妳還有什麼理由說服我?」語氣充滿厭棄,嘴角勾起一抹令人膽寒的冷笑。在少女端正清秀的臉上形成極大的反差。

  「不是的……」最後之作似乎正在構築字句,雙拳握了握,才又開口,「……御坂御坂努力打起精神。請相信御坂,也請相信身為御坂的妳。就算旅途再漫長,御坂還是會褪變,成為真實。這是御坂10032的留言。這是那位少年少女用贈送給我們的禮物。御坂15533在培養液中感受到一瞬間的溫暖,這是幸福嗎?御坂御坂抬起頭看著妳,替她問到。」

  小小少女頓了頓,又再度問到,「終於瞭解御坂並非消滅也不足惜的存在,終於瞭解御坂在這世界上能踩下足夠堅定的腳步,這就是幸福嗎?御坂御坂試著望進妳的眼睛。」

  很幸福啊,好想在世界的尖端大聲宣告,雖然她們身為需隱瞞的實驗克隆體身份不能讓她們完全走在陽光下,但那滿懷的溫暖已經足夠了。

  有時候御坂10777會羨慕在學員都市中的妹妹們,能這麼接近上条當麻;有時候御坂10032會抱怨,最後之作身為妹妹們的控制台實在太煩人啦;也有的時候,最後之作會生氣那個人常常莫名其妙的不見蹤影,然後帶著一身血、和若無其事的表情回到家,連「我回來了」都不懂的說。討厭,御坂御坂要重新教育他的禮貌啦。

  這些小小、小小的煩惱,也讓她們更像一個「人」喔。

  所以,也想將這份溫暖分享給同樣身為御坂的妳。

  「所以說——」

  「唉,想籠絡御坂可不是這麼簡單,誰希罕與妳們連結?」漠然地打斷最後之作的話頭,翻外個體不耐煩的翻身,「不要再說了,御坂厭煩了。」然後她發出小小的嘟囊聲,呼吸漸穩,在最後之作垂頭喪氣的去替一方通行開門時,早已經沈沈睡去。

  所以說,御坂可是殺手啊……

  她如此呢喃。

  「嗚、咳呃……御坂我、御坂我……」

  「夠了,妳的眼淚把我的衣服弄得濕答答的了!臭小鬼……」

  一方通行無奈的想把懷中的少女拉開,但在聽到對方哽咽的抱怨後,他僅是揉揉太陽穴,然後小心翼翼地,將手放到她柔軟的背上。

  「……然後御坂啊,就跟御坂講解與御坂連結的好處,御坂御坂沒辦法停下眼淚。但是御坂被御坂拒絕了,御坂御坂,嗝、嗝……」最後之作越說越小聲,然後不止的打嗝。一方通行一臉麻煩的拍著她的背,用他學園都市第一計算能力的腦袋轉過那些由御坂御坂御坂組合而成的字句。

  「這種無聊事有什麼好哭的?小鬼的想法真難以瞭解。」煩躁地抓抓一頭白髮,一方通行啐了一聲,又說,「我告訴你,那傢伙跟我一樣都是個惡黨——就心態上言是,但身為惡黨的實力她半點也沒有。」只會說一堆蠢話嚇唬人而已,自己竟然被這樣的笨蛋差點打敗,想想就很不甘心,「惡黨不需要光明世界的協助,那只會絆手絆腳。懂嗎……別、別再哭了!妳把我的衣服當成毛巾用嗎?」

  「這代表、咳,翻外個體不需要御坂嗎?連一點點連結都不願意搭起來嗎?御坂御坂……嗝、咳咳……」

  「當一個人需要另一個人,這就是一種軟弱。」一方通行回答,片刻之後,又輕聲補上一句,「但這種軟弱,不太討厭啊……」

  存在於世上開始有了需求,也被人所需要,而這種需要並不是搭建在利益之上,而是心靈上的聯繫……呿,他大概是安逸太久了,才會有這種蠢想法。

  但是,不討厭。

  「翻外個體害怕自己……軟弱嗎?御坂御坂好不容易停下眼淚,抬起頭看著似乎有些無奈的你……」

  「廢話!我怎麼可能不無奈,衣服擰一擰都能擠出半噸水了!」

  「一方通行還沒有回答御坂,御坂御坂秉持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最後之作從一方通行的懷中爬了出來,改坐上對方的腿,「所以翻外個體拒絕與御坂們連結,是害怕自己軟弱嗎?是嗎是嗎?」

  「妳才不可能懂咧,臭小鬼。」

  「說說看嘛,說不定御坂的聰明能讓御坂瞭解啊?御坂御坂要求。」

  望著眼前鼓著臉的小小少女,一方通行如往常一樣無奈地嘆氣。這是在光明世界生活應該付出的代價吧,愚蠢的煩惱和無趣的麻煩事。

  但屬於他的陽光很暖。

  「告訴你,臭小鬼,連結可不只有一種形式的啊。」他瞅了一眼最後之作不解的臉,「就知道你不懂,笨蛋。」

  然後他露出一個難以察覺的溫柔笑容。

FIN

三年前寫的文。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