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魔禁 通行禁止】十題之三‧姊姊

※本文CP為《魔法禁書目錄》中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


  她其實很希望姊姊能開心,身為御坂網路的一員,喜歡她們的美琴姊姊是御坂們共有的感情,再加上她並不像其他妹妹們那樣,對美琴有種愛情上的競爭心,因此單純的希望姊姊開心,似乎就是最後之作表達「喜歡」的唯一方式。

  在咖啡廳裡看著不怎麼感興趣的流行雜誌,最後之作斷斷續續的聽到陰錯陽差與自己交換身體的一方通行在解釋剛才發生的事情,口氣極差地,或許是因為聆聽者是御坂美琴?答案大概是不言而明的。

  姊姊好像……不太高興呢。

  最後之作稍微調整刻意壓低的鴨舌帽,抬起頭偷偷觀察御坂美琴的表情——嘴角下彎,眉頭微蹙,平日溢著活力的明亮眼睛也看不見光彩——然後傷腦筋的偏了偏頭,闔上無趣的雜誌。

  「所以說,你懷疑有人幕後操作?」御坂美琴壓低音量,交疊在桌上的雙手莊嚴慎重,「但從一開始只是場相撞的意外,牽扯到陰謀論實在太……」她像是驀然想起什麼似的不再說下去,或許是想起她過去現在甚至未來尚沒能擺脫的那場陰謀。

  「巧合?那不正代表陰謀的成立機率更大了?」一方通行不屑地冷哼,在他的立場而言,與御坂美琴平心靜氣的對桌交談,是一件非常荒謬的事。御坂美琴是共犯,與他一起殺害一萬名妹妹們的共犯,雖然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無疑是試圖將罪孽分擔給另一人背負,但他認為兩人都有贖罪的責任。

  見眼前人沒有回答,一方通行又道,「我不相信世界上有巧合,特別是壞事。」

  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他也覺得那種高高在上的傢伙一定只願意碰觸良善乾淨的純白色,如同潔癖者;而他這樣的惡黨,完全出自個人意願的向下俯衝反而比什麼「被命運抓弄」如此不負責任的態度更容易令人接受。

  「……現在最重要的是,該怎麼變回來。」御坂美琴有些蹩扭的使用「變」這個動詞。

  「誰知道,說不定還要看那位『幕後操縱者』的心情。」語氣雖輕蔑,但一方通行其實也隱隱擔心著。

  兩人頓時沈默下來。

  「御坂的茶喝完了,還可以再點嗎?御坂御坂適時的插話。」

  「呃、當然沒問題,妳想喝什麼?」似乎不太習慣面對「一方通行」那張過於蒼白的面容,御坂美琴移開目光,招手請服務生過來。

  「御坂想要試試看薰衣草奶茶!」

  「好啊,會餓嗎?這家咖啡廳也有很不錯的蛋糕呢。」見最後之作這麼開心,原先相當拘謹的少女也露出淺淺的笑意,「難得見面……雖然是在這種糟糕的情況啦,不過,妳想吃什麼就儘管說,我請客。」說著,她遞過印著精美照片的蛋糕DM,停滯了一下的手好像是想拍拍最終訊號的頭,但卻又很快地縮了回去。

  大概是因為外表的關係。一方通行注意到她的動作,想著。

  「嗯,謝謝姊姊。御坂御坂感到非常幸福。」放下還帶溫度的白瓷茶杯,最後之作藏在帽沿下、屬於一方通行的臉綻開笑容。

  坐在她身旁的女孩滿臉不耐,粗暴的扯起掛在脖子上的串珠錢包,扔給最後之作。

  「諾,別那麼自然的亂花別人的錢,臭小鬼。」

  「姊姊大人又不是別人!」

  「不要用我的外表稱呼那女人『姊姊大人』!光是叫姊姊我就已經很勉強了……」

  「啊……」御坂美琴端起自己因光顧著談話而半口都沒喝的茶啜了一口,看到眼前一大一小吵鬧的樣子,真不知該說他們相處融洽還是幼稚。

  回憶起第一次與最後之作見面的場景,對照眼前所見她仍覺得不可思議。那天她無事在路上閒逛,與最後之作和一方通行巧遇時全身的血液彷彿瞬間凍結,在惶恐於「等級六能力者」計畫或許又開始實行的同時,她自知對上一方通行沒有勝算,不過,讓那個嬌小的妹妹逃跑卻是有機會的,於是她便俯衝上前試圖搶得攻擊先機。

  然後,御坂美琴被溫暖的身軀用力撞上。

  『呀,竟然在這裡碰見姊姊!御坂御坂興奮的抱住妳表達與妳見面的喜悅之情!』女孩柔軟的小手緊緊抱住她的肚子,在她尚未反應過來前,站在一旁的一方通行嫌麻煩般的皺了皺眉,逕自離開,臨走前還丟下一句『臭小鬼在晚飯前要記得回來。』

  然後最後之作——這個名字美琴是在之後才知道的——還熱情地對一方通行的背影揮手,說道,『路上小心喔!御坂御坂期待和你的晚餐約會。』

  御坂美琴注意到學員都市最強能力者在聽到這句話後似乎跌了一下,大概是她的錯覺。

  後來她從那有些囉唆的嬌小少女口中,大概清楚一方通行後來發生的事。雖然這並不代表什麼,但她卻有種被救贖的輕鬆感,儘管只持續很短的一段時間。

  因為他們都是罪人。

  她輕輕放下茶杯,嘴角上揚的弧度彷彿正嗤笑自己的愚蠢。

  他們背負著一萬名妹妹們的性命苟活在世上,就算痛苦難忍仍必須匍匐前行,如同吸毒成癮一般不斷求取以救贖為名的毒品,而這稱之為贖罪。

  最後之作也是妹妹之一啊……如果她的想法是這樣,或許、或許其他的妹妹們也是這樣想的——不會怨恨她。

  雖然這樣的想法很天真。

  真的真的太過天真了。

  她的薰衣草奶茶終於端上桌了!愉悅地用雙手包覆茶杯,最後之作很喜歡掌心溫暖的感覺,因為自從她和一方通行交換身體後,讓她最不能習慣的就是過低的體溫,雖然沒有到冰冷那麼誇張,但那種微涼的感覺總是不斷提醒著這身體不屬於她。

  雖然常常想和一方通行融為一體、永遠不分開,但願望這樣實現也太不正常了……

  剛才還在和她鬥嘴的一方通行又開始與美琴交談,協議好只針對解決方案、而不探討幕後主使者後,兩人很快的運用起豐富知識激烈的討論起來。

  「我覺得你提到的『窗的幻象』很有可能發生,如果從這一點下去看又會延伸出幾個大方向。」御坂美琴從口袋裡取出一枝筆,一邊說著一邊在餐巾紙上條列,「第一,要製造出這樣的幻象,包括精神系能力者、光學能力者和精密科學儀器都有可能做到。」她頓了頓,又補上一句,「但科學儀器要精準捕捉到移動的人體、並流暢運作,可能性實在太小,先排除不論。」

  「能力者的可能性也很小。」一方通行接話,「精神系能力者之中有可能做到的只有食蜂操祈,但我想不到她這樣做的理由。」

  「我也想不到……我覺得她很可怕。」她小聲說道,然後又很快的接下一句,「但你們沒有和她見過面,應該也不會被她控制吧。」

  「就算見過,她也可以抹消所有記憶,不是嗎?」話雖這麼說,他卻不覺得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會是食蜂操祈,或許這樣的想法只是「第六感」,但他內心卻不停浮現一個模糊不清的答案。

  該死的他就是看不清那答案是什麼。

  煩躁感升起,他喝了一大口御坂美琴替他點的黑咖啡,胡亂猜測,「在相撞的同時啟動幻象……嘖,該不會是魔法。」

  「魔法?」雖然說的很小聲,還是讓她聽到了,「那種不切實際的東西……」

  「哼,是不切實際,但這小鬼的命就是魔法救回來的。」不願多談,一方通行很快的回到原本的話題,「如果是超能力那就好辦,去找上条當麻那傢伙吧。」

  「咦咦?你是說上条當麻?唔……」

  「有什麼問題嗎?」一方通行不耐煩的看著眼前人。

  少女面色慌張,雙頰還浮起了淡淡的紅暈,「啊、那個,那個笨蛋最近都跑得不見人影,我都找不到人……我、我可沒有特別去找他,不過是碰巧……」聲音越來越小。

  「麻煩……」

  喃喃自語著,一方通行扯了扯屬於小小少女的栗色髮絲,希望藉由痛覺來使腦袋清醒。

  「要試試看薰衣草奶茶嗎?」

  「不要。」

  「咦咦,為什麼呢?御坂御坂抱持著有福同享的心情……」

  「呿……」

  最後之作滿臉失望的表情讓他覺得很煩躁,一方通行又揉了揉頭髮後決定順從對方、喝一口奶茶了事。

  首先流入口中的感覺是液體的溫潤,然後讓他皺眉的甜香緩緩散開,薰衣草的安眠效果或許並非誇大,他一直紛亂不安、轟炸一般的思緒好像突然安靜了下來。

  最後之作對他綻開笑容,拿回杯子後也喝了一口。

  「這是間接接吻耶……」

  「囉唆。」

  最後仍沒有討論出一個結論,在御坂美琴第二十一次打不通上条當麻的電話並發火二十一次後,三人終於決定離開咖啡館。

  走在街道上,並行的三人默默無語,御坂美琴和一方通行當然不可能愉快的閒聊,就連活潑的最後之作也低頭不語避免引起別人注意。

  氣氛好僵。

  像是難以忍受這種尷尬,最後之作一下一下的踢著地上的小石子,憑借微弱電氣計算有幾輛汽車來來去去。

  「我有一個提議。」御坂美琴停下腳步,「讓最後之作跟我回去吧,至少在交換回來前我能保護她。」

  「哦?」一方通行瞇起眼,一直默默跟在他身旁的最後之作驀然感到一股沈烈的情緒,說不上是憤怒抑或殺氣,但在某方面對一方通行相當熟悉的她卻能「看見」那是濃稠巨大的負面,黑色的。

  「我知道最後之作有其他保護者,所以,她的身體交由你保護……」

  「那如果一直變不回來呢?她必須維持妳最痛恨的『一方通行』的模樣一生呢?」態度咄咄逼人。

  「就我而言還是內在比較重要,我會保護她,一直一直保護我的妹妹們……」少女欲言又止,最後才低聲說道,「這是我一生的心願,我必須以生命去守護的重要之人。」

  姊姊又露出難過的表情了。

  最後之作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心中難受的感覺卻不斷膨脹,她並非如她小女孩的外表那樣天真單純,那些殺戮、血腥、傷痛……她都明白,也深陷其中。

  能守護重要之人,明明應該是件無比欣喜的事,但姊姊的笑容下卻常出現掩不住的陰鬱。姊姊不可能討厭她們,這點最後之作明白,但自責的感覺或許還是重重壓在姊姊的肩上吧……

  她希望姊姊能開心,她最喜歡、最喜歡的美琴姊姊。

  「御坂想跟一方通行回家。」她的嗓音平靜的讓自己也感到驚訝,「御坂御坂試著表達自己的想法。」

  「為、為什麼呢……」御坂美琴看起來大受打擊。

  「對不起呢,御坂御坂彎腰表達歉意,雖然這樣的決定很任性,但御坂還是想跟一方通行在一起。」她歉然的笑了笑,又說,「御坂希望,姊姊能開心。」

  緩緩吐氣,御坂美琴努力平靜心情,儘管她心裡好像響起一個隱約的聲音,但理智卻阻止她聽清,「我……我很開心啊,怎麼會這麼說呢?」

  「……姊姊只要看到御坂們,就會一直想起Sisters計畫,怎麼可能開心呢?」

  靜靜佇在一旁的一方通行聽見最後之作的話,別過臉去。

  他永遠不能理解那小鬼。

  「雖然發生過的事不可能被抹滅,可是,時間會讓一切淡去。御坂御坂是這麼認為的。」慢慢伸出手,如同在試探水溫一般,最後之作將掌心貼上美琴的,「御坂願意陪姊姊等待,所以,請不要勉強自己好嗎?御坂御坂偏著御坂的頭,期待姊姊答應——」

  「那輛車失控了!」

  不遠處有人突然尖叫起來,在三人還未反應過來前,一輛貼著黑色遮陽紙的轎車就像發了瘋似的朝人行道衝來。

  「最後之作!快躲開!」話才說到一半,一方通行就下意識衝往最後之作身前,張開雙臂,眼中唯一的景象是朝他飛速奔來的車。

  對了……他失去保護那小鬼的能力了。

  這樣的話……

  轟然巨響,一枚電流包裹的硬幣將轎車炸翻到空中,但落地時車體爆炸的衝擊力卻將一方通行和最後之作吹到遠處。

  「糟糕了……」

  御坂美琴一拍額頭,她當下決定跑向離破碎車體較遠的一方通行,這決定是為了最後之作的身體。

  幸好沒有受傷。美琴想著,一邊扶起嬌小少女,「沒受傷吧?真是的,竟然那麼莽撞的衝過去,嚇死我了。」

  「姊……姊?」

  ※

  「請、請求支援,超電磁砲不知道為什麼也在這裡……總之請快點支援!」男人捏著無線電通訊器大吼,他的下半身被夾在撞扁的駕駛座中,額頭上也不停的流血。一抬頭,男人恐懼的發現那傳說中的最強能力者竟站在他的身旁,帶著冷漠的表情舉起手。

  按下頸邊的開關。

  男人冷汗直流,發了瘋一般拉扯動彈不得的下肢,「不、不是說一方通行已經沒辦法反抗了嗎?為什麼!」

  「啊,是啊,究竟是為什麼呢……」

  當他伸出手時不意外地看見那熟悉的純白,屬於他一方通行的,他咧開一個狂暴的笑,不作任何考慮即如同撕紙般扯開汽車鐵板,「昆蟲,猜到自己的下場了嗎?」他拉出不斷顫抖求饒的男人,驀然感到強烈的厭惡,啐了口唾沫,將男人擲到一旁。

  接著,他轉頭望向被棄置在車座椅上的通訊器,目光漸沉如乾涸血液。

  『一方通行,好久不見了。』

  無限通訊器發出微弱的雜音後重新傳出聲音——是男人也是女人,是老人也是小孩,是聖人也是罪人——「人類」亞雷斯塔,用溫和卻不帶感情的嗓音說道,『我發明的新遊戲,玩得開心嗎?』

  「……我早該想到是你。」

  『其實你早就想到了,只是畏懼接受。』

  「嗤,我不會愚蠢到問你目的,但如果你再做出可能危害那小鬼的事,我……」

  『這就是你的弱點嗎?就算我把你變成毫無人性的機器,你仍會在那女孩面前掉淚,是嗎?』通訊器的那一邊似乎傳來笑聲,『你們都很有趣,無論是「幻想殺手」、「超電磁砲」,還是你。』

  「在你的概念裡,我們只是一個代稱,一堆數據。」

  『不是的。』

  雜音不斷。

  『你們……都是……人類啊……』

  通話中斷。

  「人類嗎……呿,真是浪費時間又讓人疲憊的『遊戲』。」自語道,一方通行關掉能力模式,往最後之作和御坂美琴的方向走去,「……別忘了我說的,如果敢危害最後之作,我……」說到最後,他的聲音細微到連自己都聽不見了。他低聲發笑。

  「一方通行!御坂御坂發現人生就是一場奇蹟!竟然撞一下又變回來了,太神奇了!御坂御坂感到興奮莫名。」最後之作套在洋裝外的男用襯衫裂了一條大縫,右邊的袖子軟軟垂下,露出肩膀的肌膚,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沒有受傷。少女往一方通行奔了過來,然後遭到一記手刀攻擊,「嗚喔喔喔,御坂御坂竟然被你偷襲了!御坂——」

  「回家了。」他平淡的說,瞅了一眼站在數步之遙、和最後之作外表相仿的少女。

  最後之作的那個要求,御坂美琴答應了嗎?

  哈,管這麼多做什麼呢。

  純白色的少年逕自向前走去,水藍洋裝白襯衫的少女快步跟上前,很自動的牽起他的手,背景是冒煙的汽車殘骸和破敗的街道。

  非常的突兀,卻又如此和諧的景象……御坂美琴想著,表情顯得有些落寞。

  他們大概會像這樣不斷走下去吧。

  「姊姊!」

  最後之作突然回過頭,圈起雙手大喊。

  「下次還要和御坂一起喝茶吃點心喔!」

  美琴睜大雙眼,像是突然理解什麼似的露出笑容,舉起手揮舞。

  「好,約定好了喔!」


  他們會像這樣,不斷不斷走下去。

  而她願守護兩人行走的路。

FIN

三年前寫的文。

十題之一‧惡夢

十題之二‧交換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