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瑜、紅蝴蝶與大魚先生

頭像感謝蒼蒼。
大家好,這裡是小瑜兒。
主文字創作。最近主刷MHA(麥相麥、心尾心)、寶石之國、來自深淵、APH。
主推→戰勇/APH/全職(興欣藍雨,鄭軒、一帆、袁柏清)/暗殺(前磯)/銀魂/LL(花推主凜花)/家教/林綠/蝴蝶Seba/Charlotte
本命→巴吉爾/山崎退/馬修/希歐/亞努阿/田沼要/折紙旋風/熊耳

歡迎搭訕,請多多指教:)

【魔禁 通行禁止】十題之二‧交換

※本文CP為《魔法禁書目錄》中的一方通行×最後之作。

※一貫的流水帳無文風OOC,身體交換劇情雷者慎入,謝謝。


  「明明天空如此蔚藍,御坂的心裡卻籠罩著沈重的烏雲,御坂御坂捧著心口……老天爺怎麼對御坂這麼殘忍呢?御坂御坂忍不住往難以挽回的糟糕局面想像。」

  「哈,如果妳不要用我的臉做出那種蠢表情的話,或許妳還有救。」

  「咦?這是御坂的招牌表情啊?御坂御坂溫柔對你笑了唷,嘻——」

  「妳這小鬼難道忘記我們交換身體的局面了嗎!」嬌小的少女露出與可愛五官不符的猙獰表情,握緊拳頭狠狠敲打學員都市No.1,一方通行的腦袋,「該死的老天爺怎麼這麼愛開玩笑,哼哼,就算敲妳的頭痛的還是我的身體啊!徒勞無功的感覺真差!」

  「好痛、好痛啦!御坂御坂為自己失去可愛的優勢感到驚慌,一邊逃離你的攻擊,嘿呀——」Level5超能力者的形象崩潰的一塌糊塗、慘不忍睹、一敗塗地……呃,總之「他」正抱著頭在柔軟的大床上滾來滾去,名為最後之作的「少女」正霸道的坐在「他」的肚子上,以訓練有素的攻擊技巧掐「他」的臉頰。

  真是災難。

  ※

  這一切災難都要從早晨那場意外開始說起。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早上七點三十二分。

  「嗚,好痛……妳這小鬼又把我踢下床了!喂喂喂,給我醒來!」一方通行從地板上爬起身,揉著因撞擊而疼痛不堪的腰,並不耐的踢掉纏繞腳部的薄被,「是誰說要替我驅逐惡夢的?我現在終於認清妳才是我真正的惡夢……」

  嘟囊的說完,一方通行拎起還睡眼惺忪的最後之作,突然覺得自己變成囉哩吧唆的老媽子——他為這個想像感到惡寒。

  「一定要起來嗎……御坂御坂的眼睛睜不開,陽光好亮喔……」少女揉了揉眼睛,不情願的跪坐在床上。

  一方通行伸出兩隻手指彈她額頭,「黃泉川說今天的早餐是漢堡排。」

  「漢堡排!」最後之作兩眼放光,像隻興奮的幼貓一樣發出意味不明的咕嚕聲,「蹦」的一聲就跳下床往門口跑去。

  「妳好歹給我換下睡衣再走。」

  「耶……可是御坂想快點吃到美味的漢堡排嘛。御坂御坂一意孤行。」用了連自己也不懂的成語。

  聞者煩躁的扯了扯白髮,一拐一拐的朝門口走去——他覺得自己若再為小鬼的事管東管西,一點會腦溢血而早死……嘛,不過他也不認為自己有可能長命百歲。

  站在門邊的最後之作猛然回頭。

  「一方通行行行行行——!」

  「啥?」

  「有蟑螂嗚哇哇哇哇哇——」

  在一方通行反應過來前,身為全數御坂「控制台」的少女已用極大的力道朝他飛撲而來。

  身為控制台的人這麼莽撞真的可以嗎——連這種問題都來不及細想——一方通行就狠狠的往後倒去。

  一陣難以忍受的暈眩,看來是自己多災多難的腦袋又受到撞擊了。一方通行並不馬上起身,因為最後之作還趴在他的身上,雖然孩童的身體並沒有太多重量,但仍給一方通行帶來很大的負擔。

  暈眩伴隨著閉眼也無法消除的旋轉,不斷地、不斷地,然後是剎那間的意識喪失……

  「……起來。」清脆的少女嗓音。他猛然一愣。

  「御坂好痛……你不要壓在我身上啦。御坂御坂——」猛然停口,最後之作似乎也意識到哪裡出現了問題。

  短暫沈默。

  「哎呀,一大早就在玩這麼勁爆的遊戲嗎?再不出來御坂我可要把你們的早餐全部吃、光、光喔——☆」翻外個體推門進來,堆著滿臉不懷好意的笑,「無話可說?那就是默認了喔,那麼御坂就要用吃掉早餐計畫,作為取代上位個體的第一部唷!」

  「不要吃掉御坂的漢堡排!御坂御坂對翻外個體的行為……」

  「臭小鬼不要講話!」

  翻外之作興趣盎然的偏了偏頭,此刻出現在她眼前的光景,是最後之作趴在一方通行身上、用雙手堵住他的嘴。分析數秒,她大概釐清了目前的狀況,「沒想到這種不科學的事也會出現在學員都市?」頓了頓,她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御坂我單純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就不打擾你們囉。」

  然後翻外之作就關上門走了。

  門外還傳來黃泉川說「他們怎麼還不來吃早餐啊?」的聲音,然後翻外之作壞笑了一陣,以「他們在打情罵俏。」胡亂回答。

  「該死的……」「變成」少女的一方通行憤恨的罵道。

  ※

  時間回到現在。

  「別再掐御坂的臉頰了,御坂御坂揮舞雙手大聲抗議。」

  「看到自己做出這麼愚蠢的舉動真的超級不爽,快點給我停止!」

  又打打鬧鬧地混亂了好一陣子,兩人總算面對面坐在地上,開始解決眼下的巨大危機。

  一方通行——兩人討論後決定用內在而非軀殼來決定身份——煩躁的拉扯水藍色的兔子睡衣,嚴肅的表情在他面上停滯,不過數秒,他想到了重要的關鍵點,「有件事很奇怪,我認為這不是單純意義上的交換……雖然腦是相同的,但『屬於自我的現實』卻不可能相同,所以我無法使用妳『缺陷電氣』的能力,反之亦然。」

  「但是御坂沒有失去語言和計算能力,御坂御坂為這點感到慶幸和驚奇。」最終訊號的表情也轉為淡漠,這讓她和妹妹們更為相似,雖然此刻面孔是完全不同,「如果御坂的靈魂……大概是靈魂吧?現在是在一方通行的身體裡,卻沒有得到你的計算能力,那大腦的缺陷勢必會造成影響吧?御坂御坂舉起一隻手指頭。這一點真的很奇怪……御坂也同意你說的——不是單純意義上的交換。」

  一方通行微微點頭,「或許這是一種『窗的幻象』。」

  「窗?」

  「意思就是說,我們並沒有發生什麼靈魂交換、或意識跑位的靈異情況,而是向外望的視點交換了。這是我統整身體目前的狀況,得出來最有可能的結論。」

  更簡單一點來說,即為兩人真正交換的只有雙眼——這並非現實意義上的「眼睛」,而是如移步走向另一扇窗,觀看者沒有任何變化,但所見的風景卻已大大的改變了——而身體的觸感或許能歸類為一種錯覺。

  但未免也太精緻了,這個幻象。一方通行暗想。光就他能完全控制最後之作身體的這一點來看,他方才的推論就能被全數推翻。

  但目前也只能這樣猜測了。

  而其他更複雜的問題,包括能恢復與否、或是否有幕後主使者……等等,他不願深想。

  像是一切都在一瞬間改變了。

  「哇,你的體溫真的好低呢……」最後之作似乎還未搞清楚狀況,用兩手包裹住屬於少女的小手,接著驚嘆於兩人的體溫差。

  「哼,我就說過小孩子的高體溫很討厭了。」

  帶著冷笑回答,一方通行望著那雙屬於嬌小少女、細緻白晰的雙手,突然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


  至少,他保護少女的心願,是不可能改變的。


  ※

  「要去哪裡呢?御坂御坂偏著御坂的腦袋問你……啊,現在應該用『妳』了,御坂御坂嚴謹的訂正。」

  「去找芳川,她在之前廢棄的研究所,呿,真是太不巧了,偏偏挑今天去找什麼鬼勞子資料。」有些艱難地穿上水藍色白點點洋裝,並學最後之作平日那樣套了見寬大的男用襯衫,一方通行不耐的解釋道,「至少她也是個研究人員,雖然不知道管不管用,至少向她諮詢一下意見……喂,小鬼,我自己去就好了,不准跟。」


  「為什麼?御坂御坂也要去嘛!」

  「妳現在長了一張人人喊打的臉,讓妳跟著我們都會陷入危險。」再加上兩人目前都失去了超能力,就更不可能讓「一方通行」出門了。

  「可是一方通行自己出去也很危險吶,那棟研究所離這裡很遠的!御坂御坂努力勸你打消心願,帶御坂去吧,御坂會用布遮住臉的。」最後之作正經的表情顯示她並沒有開玩笑,「還是說,你其實……很討厭跟御坂出門啊……」

  她有些喪氣的垂下頭。

  「不要,我可以坐計程車。」雖然嘴上拒絕,但其實一方通行也有點動搖了。或許兩人一起去找芳川是必須的?畢竟問題是同時牽涉到兩人的。一方通行習慣性的揉了揉額角,又再度開口,「算了,妳給我好好跟著,不准亂跑。」

  「耶!御坂御坂揮舞雙手表達自己的開心。」

  「不准給我笑,不准亂動,不准走兩步跳一步——!」

  看來,災難還在繼續擴大……

  ※

  或許是因為今天是上學日的關係,兩人走了很久都未見到計程車,雖然考慮過巴士,但卻因為不熟悉巴士路線圖而作罷。

  剛才應該趁黃泉川還沒出門時就像她求助的。一方通行有點懊悔的想著,雖然他一向很討厭在那女人面前示弱,但如果讓黃泉川開車帶他們去就方便多了;還有,芳川桔梗什麼時候才學的會解除手機靜音啊?就算研究得再認真,也不該摒除外在到這種地步吧?

  他為困擾這些瑣碎小事的自己感到厭惡。

  最後之作倒是安靜的走著,她帶著一頂鴨舌帽遮住顯眼的白髮,低著頭不像往日一樣好奇的轉著她那對靈活的大眼睛。

  「如果真的不行,去找青蛙臉醫生也是另一個方法。」雖然不太想再欠他人情。

  「嗯,御坂也希望趕快回到正常的生活。」最後之作低聲回話。

  「正常的生活啊,哈,那可能有點難度。」一方通行笑道,那對他們倆來說是夢想中的天堂。

  「一方通行。」

  「啊?」

  「有人一直在盯著御坂看,御坂御坂感到不安。」最後之作焦急的用眼神示意,一方通行也順著看了過去——的確,前方的暗巷口聚集了幾個衣著隨便的年輕人,手中握著棍棒甚至是槍械,一看就像小混混,他們全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盯著兩人,還不停低聲交換意見。

  「繞路。」他當機立斷的決定,扯著最後之作的袖子就往回走,但那些年輕人也快步跟在他們後面,似乎不願放棄盯上的目標。

  「御坂沒辦法聯絡妹妹們支援,御坂御坂……」

  「我知道,快點。」

  一個壯碩的男子擋兩人的路。

  「你們要到哪裡去啊?借點錢來花花嘛。」輕挑的說道,其餘人也拿著棍棒包圍上來,並緩緩將兩人逼至方才的暗巷中,「哼哼,太小氣可是會被女孩子討厭的喔。」

  「全部的錢都給你。」扯下串珠錢包往前一扔,一方通行雖然非常不滿,但目前的情況他也無法反擊,只求趕緊脫身。

  「那是一方通行送給御坂的,呃……」少女在反應過來前已脫口說出不該說的話,雖然趕緊用雙手摀住嘴巴,但卻來不及了。

  「你就是一方通行?」持棒球棍的男子好鬥的咧開嘴。

  「哈哈,那麼只要由我們Skill Out打敗你,不就證明無能力者強過超能力者了?」領頭的壯碩男子摩拳擦掌,雙目充滿興奮的神色。

  狀況不妙。

  「我、我不是一方通行,請讓御坂、不對,請讓我們離開。」最後之作結結巴巴的回答——這對她來說已經相當勇敢了——但Skill Out們卻聽不進她的解釋,僅是將包圍的圈子又縮小了一點。

  「妳快跑……嘖,但小鬼的身體又會……」真是糟糕透了。一方通行攢緊拳,對下一步該怎麼做猶豫不決。

  難道,真的要祈求所謂虛無飄渺的神蹟嗎?


  他第一次正視自己的恐懼——若失去能力,他也可能失去最重要的少女。

  他無法想像這樣的未來。

  就連想像的可能也必須扼殺!


  僅在一瞬間,一方通行驅動嬌小少女的身體,往離自己最近的男子一踩——會這樣選擇,是因為男子手上拿著的,是槍。


  伴隨著最後之作的驚叫聲,他快速閃過男子吃痛後揮出的拳頭,繞道其身後搶過手槍,射擊。

  肩部開了一個血洞。

  碰、碰、碰、碰碰——!

  五人負傷倒下。

  憤怒的吼聲響起,自稱Skill Out的成員朝一方通行衝了過去,個個雙眼充血,完全不顧慮他們將攻擊的僅是一名年約十歲的小孩。

  「別開玩笑了,只有這點能耐嗎?」還是忍不住出言挑釁,一方通行扯開一個扭曲的笑容。雖然雙手因為槍枝的後作力疼痛不已,他仍毫不猶豫地不停按下扳機。

  那小鬼沒有逃走。

  當他抬起頭呼呼喘氣時,看到的就是最後之作站在透光的巷口,滿臉擔心的景象。

  原來自己的面容,也能擺出這麼良善的表情嗎?原來自己的雙眼,也能透露出如此透明的光輝嗎?一方通行的思慮停滯數秒,接著,在一片夾雜爆破聲的閃電光芒中,四周的人突然全部倒下。

  只餘下他獨自站立。

  「這是,屬於惡黨的奇蹟嗎?」他低聲嗤笑,如同僵硬的人偶一般充滿痛苦摩擦聲地轉身,那名為御坂美琴的少女正冒著微弱的電氣像他奔來。

  「不,這一定是給那小鬼的吧。」


  世界永遠不會捨棄她,這是他的唯一願望。

  為此,他願意捨棄全世界。

FIN

三年前寫的文。

十題之一‧惡夢

十題之三‧姊姊

评论
热度(9)